馬可福音5:21~43

5:21 耶穌坐船又渡到那邊去,就有許多人到他那裏聚集;他正在海邊上。

5:22 有一個管會堂的人,名叫睚魯,來見耶穌,就俯伏在他腳前,

5:23 再三地求他,說:「我的小女兒快要死了,求你去按手在她身上,使她痊癒,得以活了。」

5:24 耶穌就和他同去。有許多人跟隨擁擠他。

5:25 有一個女人,患了十二年的血漏,

5:26 在好些醫生手裏受了許多的苦,又花盡了她所有的,一點也不見好,病勢反倒更重了。

5:27 她聽見耶穌的事,就從後頭來,雜在眾人中間,摸耶穌的衣裳,

5:28 意思說:「我只摸他的衣裳,就必痊癒。」

5:29 於是她血漏的源頭立刻乾了;她便覺得身上的災病好了。

5:30 耶穌頓時心裏覺得有能力從自己身上出去,就在眾人中間轉過來,說:「誰摸我的衣裳?」

5:31 門徒對他說:「你看眾人擁擠你,還說『誰摸我』嗎?」

5:32 耶穌周圍觀看,要見做這事的女人。

5:33 那女人知道在自己身上所成的事,就恐懼戰兢,來俯伏在耶穌跟前,將實情全告訴他。

5:34 耶穌對她說:「女兒,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地回去吧!你的災病痊癒了。」

5:35 還說話的時候,有人從管會堂的家裏來,說:「你的女兒死了,何必還勞動先生呢?」

5:36 耶穌聽見所說的話,就對管會堂的說:「不要怕,只要信!」

5:37 於是帶著彼得、雅各、和雅各的兄弟約翰同去,不許別人跟隨他。

5:38 他們來到管會堂的家裏;耶穌看見那裏亂嚷,並有人大大地哭泣哀號,

5:39 進到裏面,就對他們說:「為甚麼亂嚷哭泣呢?孩子不是死了,是睡著了。」

5:40 他們就嗤笑耶穌。耶穌把他們都攆出去,就帶著孩子的父母和跟隨的人進了孩子所在的地方,

5:41 就拉著孩子的手,對她說:「大利大,古米!」(翻出來就是說:「閨女,我吩咐你起來!」)

5:42 那閨女立時起來走。他們就大大地驚奇;閨女已經十二歲了。

5:43 耶穌切切地囑咐他們,不要叫人知道這事,又吩咐給她東西吃。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可5:34 耶穌對她說:女兒,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地回去吧!你的災病痊癒了。
5:36 耶穌聽見所說的話,就對管會堂的說:不要怕,只要信!

 

3.默想分享
(1)耶穌從格拉森拯救一個被鬼附的人才回來,在岸上就有許多人聚集等候祂。我們若看整個四福音,其實有許多被記載下來的見證,是屬於耶穌被動的服事,就是經常耶穌是被有需要的人「打斷祂既定的行程」,然後發展出另一個支線的劇情,帶出許多有信心的神蹟。今天的劇情就是這樣,管會堂的睚魯突然來找耶穌醫治他快死的12歲女兒,然後中途又殺出一個程咬金「患了12年血漏的婦人」發展出另一個信心得醫治的劇情。結果後來醫病變成叫死人復活。在耶穌的服事中,充滿許多的不確定性,許多的即興演出,許多的意外挿曲,根本不太像是一個偉大名人該有的「凡事按照日程計畫安排」,反而像是無數個挿入的意外驚喜,卻反而是讓這些挿曲變成了主角,成為新約聖經的活教材。計畫趕不上變化,每天的「意外」,都在上帝掌管的旨意之中。我個人認為對神的信心,就是某些人願意主動以一種近乎死纏爛打,不近人情,情詞迫切的態度來「糾纏」耶穌,但到後來反而都被耶穌誇獎他們的「信心」,也得到了他們所祈求的醫治或趕鬼。

血漏的婦人,是一個很特別的神蹟,就是耶穌完全處於被動狀態,不是主動去醫治她,而是這婦人去觸摸耶穌就得到醫治,反過來耶穌才開始找她,而且耶穌還感覺到有「能力流出」,這又是另一種我們不常經歷的神蹟,好像聖經上也有手帕、影子能夠治人的一樣。我覺得我們要學習的重點不是方法,而是「信心」。今天睚魯和血漏的婦人都遇到了一種情況,就是都已經「走頭無路」了,靠自己、靠別人,都已經無路可走,他們聽到了耶穌所行的神蹟,抱持了最後的信心來找耶穌。對神的信心一般有三個過程:第一個就是「人走到盡頭」,也就是很多人經常要用盡方法,走頭無路,才會徹底死心的來找耶穌。第二個就是對神有一種近乎死纏爛打的精神,像雅各說的:「祢不給我祝福,我就不讓祢走」的這種纏磨。但是我認為還有第三個更重要的重點,就是我們要真正的(在靈裏)遇見耶穌,聽見神的聲音。而不是活在老我、自我的層面裏面運作,是真正的在靈裏「遇見耶穌、聽見耶穌」。

(2)眾人擁擠耶穌身,得醫治的僅一人。這麼多人都擠著耶穌,好像前陣子選舉很多人擁擠著某位候選人想要摸他一樣。耶穌在世時身邊要擁擠的人一直都很多,有各種需要的人,但真正被記載留在聖經中的,其實並不多。所以我認為每個人對神的信心,對神的認識,其實有非常多不同的層次的。就像有一個外邦羅馬的百夫長,就認為耶穌不必到場,只要講一句話病就會好了,這是連耶穌都驚訝的偉大信心。幾乎我們看見從神得醫治、得釋放,最重要的關鍵,耶穌都是說:「你的信救了你」、「不要怕,只要信」,信心是從神得祝福最重要的關鍵鑰匙。

但我還是要說,第一個,就算是得神蹟、得醫治,得釋放,固然難得可貴,但這究竟不是耶穌來到世上的使命。我們講過,耶穌不要為了要醫病、趕鬼來到世上的,而是要拯救世人脫離罪惡與老我,能夠與神關係真正的和好。耶穌的使命是要傳講神的國來到了,天父的旨意與生命要進到罪人的生命中完全掌權了,所以人必須真正的悔改,開始過一個「以神為中心」的生活方式。至於醫病、趕鬼、死人復活,都只是「副加價值」,而且就算有人得醫治、從死裏復活,在聖經中也都算是「特例」。聖經記載耶穌只讓三個人從死裏復活,而不是天天都有人復活。耶穌也沒有打算開個醫院要醫好所有的病人,因為祂真正想要醫治的是罪人悖逆的心。所以我們不要高舉神蹟 ,神蹟只是「配角」,是上帝旨意的引路者,神蹟引導我們到「神的話語、神的旨意」,去順服、去遵行。許多人把神蹟當作神,我想到今天異教徒當中,就像「妙○法師」也有許多粉絲群眾,也有許多神蹟發生,但又如何?如果我們把神蹟當作神,那麼我們就會走偏走錯,因為我們的心不正,不明白上帝的旨意。

(3)第二個,聖經上記載的神蹟,不管是醫病、趕鬼、死人復活…,都是一個人生活最基本的需求。但是今天的基督徒已經無限上綱,追求的神蹟有許多是「財富、婚姻、事業、學業…」然後教會推動許多的教導的鼓勵就是要信心宣告、要多多奉獻、多多的服事…,上帝一定會樂於賜福的。我不是說這不對,但是我覺得太多是人的私慾攙雜,假借信心與神的名義追求個人私慾。我過去也相信這一套,也盲目追求許多年許多時日,但是看見許多無知的群眾大多數到最後都軟弱跌倒甚至不信了。我驚覺許多時候我們帶著一個「強大的老我」在禱告、在讀經、在追求神,而不是靠聖靈治死老我,不是真正遇見神,不是真正明白神的旨意。許多基督徒的老我十分膨脹,外表十分熱心,裏面十分的自我中心,我認為我們不明白真理,走偏了路。老我的慾望無窮無盡,沒有真正滿足的一天,老我永遠都想要當主當王,永遠不願意被治死謙卑下來。

今天的故事,不管是睚魯,或是血漏的婦人,他們的時空背景很特別,因為他們是真正的面對面遇見了耶穌,聽見了耶穌說話。雖然我們說當時世代耶穌身邊有許多人,但是真正「進到靈裏或是活在真信心層面的人」,少得可憐。很多人「用外貌認人」,把耶穌當作先知,他們只想得到一點點,而不是得到整個耶穌。就像睚魯的女兒,死裏復活又如何?血漏的婦人,病好了又如何?我們欣賞他們超凡的信心,但是最終我們還是要問,每個人都還是會死,還是要面對審判,我們到底要一時的神蹟,還是要得到神自己,在永恆中永遠與神同在?在今天這個世代中,耶穌已經升天了,賜下保惠師聖靈住在我們心中。我看見也聽見太多教會與基督徒,把慾望當作信心、把聚會當作功德、把人數當作績效、把宣告當作秘訣,但如果我們沒有真正在靈裏「遇見聖靈,聽到聖靈的聲音」,恐怕我們一切都只是在老我的層面中運作,都在患養一個老我的偶像與巨人,卻不自知,如同我自己一樣。

 

4.今天的回應
我過去在教會中同事過的一位牧師,他年輕時母親罹癌,醫生判定只能再活三個月。這位牧師當時候每天早晨5點鐘起來方言禱告,跟神哭求,也帶領母親參加特會。直到有一天,他說在靈裏聽見神的聲音,你母親會好,結果後來他的禱告變成感恩讚美,直到今天他的母親依然健在,全然康復。我去年為一個代禱事項一個小男孩溺水昏迷,大家一起禱告求神救他。我禱告時卻看見他很快樂的在一個樂園中跑跳玩耍,好像被主接到樂園中了。我仔細問過卻發現這男孩家人不信主,而且處在官司的糾紛爭鬧當中。我禱告的領受是神要把孩子接走了,活在喜樂的神國,但是周圍的聲音都是求神讓孩子醒過來,而且我想這孩子如果不信主也不可能到樂園,所以我的領受可能是有問題的。不過後來聽說有基督徒的親友為孩子禱告時要孩子安心跟著耶穌走,結果當時在昏迷中的孩子當下流下眼淚,最後果然離世了。經過許多事,我目前對禱告與神蹟的看法,就是禱告不是用老我意志力或是老我情緒理性的堅持,甚至把宣告當作秘方,這都是許多靈恩派教會在高舉的教導,但我認為充滿爭議與問題。我個人認為禱告最大的重點,是要進到靈裏真實的遇見神,聽見神的聲音,讓神的旨意作王掌權,讓自我在神的面前降服謙卑,這才是禱告的基礎與開端。我覺得禱告最重要的不是我們禱告的事情,而是我這個人,先在禱告中,在神的同在與旨意中,先成為一個對的人,而不是專注在我的需要上。這是我目前的領受,也是我不斷追求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