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約翰福音第四章:13~14

耶穌回答說: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

約翰福音第四章:7-42

    有一個撒瑪利亞的婦人來打水。耶穌對他說:請你給我水喝。(那時門徒進城買食物去了。)撒瑪利亞的婦人對他說:你既猶太人,怎麼向我一個撒瑪利亞婦人要水喝呢?原來猶太人和撒瑪利亞人沒有來往。耶穌回答說:你若知道神的恩賜,和對你說給我水喝的是誰,你必早求他,他也必早給了你活水。婦人說:先生,沒有打水的器具,井又深,你從哪裡得活水呢?我們的祖宗雅各將這井留給我們,他自己和兒子並牲畜也都喝這井裡的水,難道你比他還大嗎?耶穌回答說: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婦人說:先生,請把這水賜給我,叫我不渴,也不用來這麼遠打水。耶穌說:你去叫你丈夫也到這裡來。婦人說:我沒有丈夫。耶穌說:你說沒有丈夫是不錯的。你已經有五個丈夫,你現在有的並不是你的丈夫。你這話是真的。婦人說: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們的祖宗在這山上禮拜,你們倒說,應當禮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耶穌說:婦人,你當信我。時候將到,你們拜父,也不在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你們所拜的,你們不知道;我們所拜的,我們知道,因為救恩是從猶太人出來的。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他,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他。神是個靈(或無個字),所以拜他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他。婦人說:我知道彌賽亞(就是那稱為基督的)要來;他來了,必將一切的事都告訴我們。耶穌說:這和你說話的就是他!當下門徒回來,就希奇耶穌和一個婦人說話;

只是沒有人說:你是要什麼?或說:你為什麼和他說話?那婦人就留下水罐子,往城裡去,對眾人說:你們來看!有一個人將我素來所行的一切事都給我說出來了,莫非這就是基督嗎?眾人就出城,往耶穌那裡去。這其間,門徒對耶穌說:拉比,請吃。耶穌說:我有食物吃,是你們不知道的。門徒就彼此對問說:莫非有人拿什麼給他吃嗎?耶穌說: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來者的旨意,做成他的工。你們豈不說到收割的時候還有四個月嗎?我告訴你們,舉目向田觀看,莊稼已經熟了(原文是發白),可以收割了。收割的人得工價,積蓄五穀到永生,叫撒種的和收割的一同快樂。俗語說:那人撒種,這人收割,這話可見是真的。我差你們去收你們所沒有勞苦的;別人勞苦,你們享受他們所勞苦的。那城裡有好些撒瑪利亞人信了耶穌,因為那婦人作見證說:他將我素來所行的一切事都我說出來了。於是撒瑪利亞人來見耶穌,求他在他們那裡住下,他便在那裡住了兩天。因耶穌的話,信的人就更多了,便對婦人說:現在我們信,不是因為你的話,是我們親自聽見了,知道這真是救世主。

    這個撒馬利亞婦人會有六個男人是因為她心裡面不滿足,因為她一直在找男人,當女人找男人;男人就會找錢。男人犯罪的咒詛:第一個是汗流滿面才能糊口,所以男人要不斷的工作賺錢工作賺錢,那女人的咒詛是要找一個男人依靠,所以男人的工作不是他的主人;女人的丈夫也不是他的主人,我們的主人乃是「神」,當你把神放在第一位的時候,工作就是用來享受用來賺錢而不是用來奴役你的,男人就是被工作所奴役;丈夫也不是拿來奴役老婆的,因為女人要把上帝當作我們的主人,當我們把上帝當作主人的時候,男人就是用來愛妳的,而不是來奴役妳的,所以這個世界顛倒了,當我們犯罪時,我們把神當神,工作及丈夫變成我們的主人,這次序就顛倒了,所以當我們離棄神的時候,心裡面就充滿了乾渴,這時候就會找很多的滿足、人、環境及事情來充滿自己的心,讓自己乾渴的心可以因此得到滿足,有人用錢來滿足,但是錢永遠賺不夠;抑或學問,有人讀到碩士、博士,這樣的學位來滿足自己;還有人用宗教,這個拜那個也拜,到最後就會因為害怕沒有拜到而心裡充滿恐懼,所以人心裡面沒有滿足,就用各種方式得到滿足、安全感,但是人越這樣就會發現心越乾渴。

影片中提到,現代關於上癮的研究理論源自於20世紀一系列的研究結果,研究的方式是將老鼠關進一個只有2罐水瓶的籠子裡,一瓶摻有古柯鹼或海洛因,另一瓶只是單純的水。然而,老鼠卻選擇喝裝有毒品的水,最終中毒身亡。但在1970年代,有位名叫布魯斯‧亞歷山大的心理學教授發現這實驗的怪異之處-「老鼠除了吸毒還能做什麼?」在這籠子裡牠根本沒有選擇,於是他打造了一個「老鼠樂園」,裡面有同伴、球、還有隧道,應有盡有,堪稱「老鼠天堂」,最後同樣放進兩瓶水後發現:「裝有毒品的水根本沒有老鼠去喝」。同樣的實驗,放在人身上也是如此。越戰期間,美軍有2成的士兵因為要對抗極大的戰爭壓力,必須吸食大量的海洛英。許多美國民眾擔心這群士兵回國後,恐淪為一群「毒蟲」;但事實卻相反,越戰士兵回國後,95%的人都不用進到戒毒所,甚至連「戒」癮的動作都用不上。

其實,美國大兵被丟到一個「浴血叢林」中,就跟被關在籠子裡的老鼠一樣-「除了吸毒還能做什麼?」但當重回家人、朋友們的溫暖懷抱之中後,大部分的人根本不會想要再吸毒。所以問題不在「毒品」而是「籠子」。選擇「吸毒」與否,會因環境而有所不同。

現代人「上癮」的真相 來自與「人」趨少的連結互動

影片中談到,「建立連結」是人與生俱來的能力。當人們過得快樂時,便會與周遭的「人」建立連結,但當遭受挫折、被孤立,或甚至心靈受創時,便開始想要與一些能夠帶來「某種解脫的東西」建立連結,這些東西可能是色情片、電玩、手機、賭博甚至毒品。所以,如果想要遠離這些東西帶來的「癮」,最好的方式就是與人產生更多連結。但自1950年起,美國平均好友人數不斷下降,人們重視物質勝於人際關係,更糟糕的是,對於吸毒者的處置方式卻是「關進牢籠裡」,不但沒有幫助它們回到社會反而更被趕出社會,丟進艱難的處境。

「一直以來,我們只關注社會的個體如何走出毒癮。現在是時候,把焦點放在整個社會,因為我們這整個群體中,存在某些問題。」

我們生活中是否也存在這些「癮」 甚至害人上癮

作者約翰‧海利在演講上表示,我們不該毒癮者「唱戰歌」,我們要對他們唱的是「情歌」。因為成癮的反面不是戒斷,而是關係的建立。「我們常常在討論每個人戒癮的治療 討論是對的 但是我們更需要的是社會的治療 誰發生不好的事 這不只是他的問題而是整個群體 我們所創造出的社會體系 對大部分人來說 這個社會就像是一個獨立的牢籠。」

這部影片的內容其實出自《Chasing the Scream: The First and Last Days of the War on Drugs》(暫譯:追逐吶喊:戒毒戰爭中的第一天與最後一天)這本書,作者是約翰‧海利(Johann Hari)。他曾在演講中提及,自身家族曾集體吸毒成癮,他不斷思索如何幫助他們,卻不知從何下手,於是走訪世界各地尋找答案,最終卻是在大麻至古柯鹼都合法的國家「葡萄牙」得到靈感。葡萄牙曾是歐洲毒品最氾濫的國家,吸食海洛因人口達全國人口的1%。但自2000年起,國家改變政策,開始提供染毒者大量不同的職缺,提供微型貸款給他們創業;甚至雇用他們工作的一年中,政府還會支付一半的薪資,讓每位葡萄牙的染毒者,每天的生活充滿動力。15年後的現今,吸毒人口因而下降50%。

撒瑪利亞有六個男人還不知足,是因為他心裡面空虛、乾渴,她真正需要的滿足,男人無法給他,他需要一個愛的環境,因為男人都利用她。耶利米書第二章:13因為我的百姓做了兩件惡事,就是離棄我這活水的泉源,為自己鑿出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

這是百姓犯罪,上帝就審判他們,興起仇敵來攻打他們。我們人最討厭別人犯行為上的罪,如果你的小孩偷東西、說謊、作弊,你一定會很生氣,如果教會的弟兄姊妹說謊、偷東西也一樣會很生氣,我們就是這樣很討厭別人犯行為上的罪,上帝當然也討厭,但是,上帝恨的不是你行為上的罪,而是你離棄了祂。為什麼人會犯這些行為上的罪?因為我們離棄神,當人離開神百分之百就是會犯罪,人沒有辦法靠自己不犯罪,當我們離家出走當自己的神,自己作主時,你就只能夠繼續活在罪惡當中。當我們離開神,我們心裡就很空虛,所以就開始用很多很多方法來滿足我們的空虛,最後我們就會發現,一離開神我們心裡就破洞了,怎麼填都填不滿,所以這就是個破裂的池子,人心乾渴,當你賺了一萬就會想繼續賺一百萬,一百萬之後就是兩百萬再來就是一千萬,永遠無法止住貪婪的慾望,當你有一個老公就會想要有第二個、第三個,我們心裡是空虛的,當你考試考第一,就會開始擔心哪天考第二、第三被人追去了,人追求這一些是永遠無法填補這心裡面的空洞,因為離開神。

撒上第八章:8

自從我領他們出埃及到如今,他們常常離棄我,事奉別神。

現在他們向你所行的,是照他們素來所行的。

事奉別神不見得是拜偶像,事奉別神包括瑪門、毒品、金錢、工作、自己、老闆,只要不是神就是偶像(別神),當你離開神你就一定會追求別神,可能是賺錢、可能是工作、可能是學業、可能是學問、可能是婚姻、可能是感情,這些都是別神,因為你沒有把神當作神,你離棄神就開始事奉別神,你心裡有很大的破洞,那個破洞是填不滿的,我們的一生從出生到老到死都在追求很多東西,停不下來的追求,但還是擺脫不了。

以賽亞書58~14

禍哉!那些以房接房,以地連地,以致不留餘地的,只顧自己獨居境內。我耳聞萬軍之耶和華說:必有許多又大又美的房屋成為荒涼,無人居住。三十畝葡萄園只出一罷特酒;一賀梅珥穀種只結一伊法糧食。禍哉!那些清早起來追求濃酒,留連到夜深,甚至因酒發燒的人。他們在筵席上彈琴,鼓瑟,擊鼓,吹笛,飲酒,卻不顧念耶和華的作為,也不留心他手所做的。所以,我的百姓因無知就被擄去;他們的尊貴人甚是飢餓,群眾極其乾渴。故此,陰間擴張其欲,開了無限量的口;他們的榮耀、群眾、繁華,並快樂的人都落在其中。

那些不斷在貪婪別人的土地,把別人的土地、房子佔為己有,因為以色列的律法是不能這樣買別人的房屋及土地,但有些人就是欺壓窮人買他們的土地,以至於當上土財主,不顧別人一直佔據別人房屋及田地的這些人只顧自己,但上帝說這些房屋及田地必成為荒涼、無人居住,那些清早起來喝濃酒流連到夜深心裡空虛的有錢人,因無知就被奪去,他們的尊貴甚是飢餓 、信念極其乾渴,他們用這樣的方式過日子是因為她們的心飢餓、極為乾渴。陰間是沒有止境的慾望,是填不滿的無底洞,到最後那些不信主的都要被丟到無底洞去,當人離開神,人心裡面就有陰間,人就會變得極其乾渴,我們要用很多東西去填那個無底洞,不斷的追求,永遠追求不完的。

神學家奧古斯丁曾說道:上帝造人時,在人的靈魂留下一個缺口,這缺口只有當人找到上帝時,方可彌補心靈的空虛。當我們接觸到神,我們心裡面就有活水的泉源,我們心裡面就不會再要去享受這些罪中之樂,但是當我們離棄神,我們心裡面就有陰間的缺口,陰間的無底洞,我們心裡面就極其的乾渴、飢渴,而且填不完。

剛剛講到那些人因為心裡乾渴,所以吸毒,就算被放出來,他們還是會回去找這些東西,因為他裡面是乾渴的。前陣子同性戀從教會裡面大出走,因為基督教反對同性戀的一些政策,他們覺得教會都排斥他們,而有一部份留在教會的人呢,因為他沒有讓人知道他是同性戀,所以他就繼續隱藏在教會裡面,但是有些公開的就離開了教會,不過這樣的事情值得我們思考:難道我們把同性戀趕出教會,他們就會變好嗎?這樣並不會因此讓他們變好之後再回到教會,我們說因為上帝恨這些罪、罪人,所以你們把自己搞乾淨再進來,這些同性戀並沒有能力把自己變回一個好人嗎?那他就不需要上帝,因為他自己就是上帝了!我們常常忘記耶穌來這世上是為了找這些罪人。聖經裡面有幾個人我很喜歡,其中一個是撒該,他個子很矮,是個稅吏長,每個人都討厭他,因為他貪財訛詐別人,但是有一天,大家喜歡的耶穌竟然對他說:「我要去你家住。」,耶穌並沒有對撒該說,欸!你搞清楚喔,你是個罪人,而我是神的兒子,我今天要去你家住,你要先悔改,要先把錢拿出來,我才願意去你家住,耶穌去他家住時,從頭到尾什麼話都沒有講,就直接去他家住,耶穌從沒有說:你那麼犯罪、那麼骯髒、這麼貪婪、敗壞,你是個罪人,我沒辦法去你家住!但是撒該自己講話了,我訛詐誰我就十倍還他們,我財產一半奉獻出去,撒該看見耶穌就悔改了,很少人像撒該生命這麼大的翻轉,只因為撒該感覺到被愛,之前撒該為了讓人看得起他,就變成大財主,因為大家都不喜歡他,所以他只有繼續犯罪,用這樣的方式犯罪,最後他發現有一個人愛他,他就可以不想犯罪了,他知道他原來是可以被愛的,當他被愛就離開了罪中之樂。

有一次,耶穌去一個法利賽人的座席,有人請祂吃飯,他帶了門徒,結果在吃的途中,有一個女人跑進來,躲在耶穌的腳下哭,把耶穌的腳哭濕了,便用頭髮擦乾,並用香膏擦耶穌的腳,法利賽人西門就在旁邊看,因為西門認識那個女人,那個女人是一個有罪的女人,她對耶穌做了這些動作,耶穌一句話都不講,西門想說耶穌到底知不知道這個女人是一個罪人,怎麼可以讓他在這裡做這些很噁心的動作,這時候耶穌說:「我來這裡,你沒用水給我洗腳,也沒用嘴跟我問安,這個女人不但替我洗腳又擦乾淨,又用膏膏我,這個女人許多的罪都被赦免了。」這些法利賽人也有罪,那個女人也有罪,對神來說每個人都是罪人,為什麼只有這個女人感覺到被赦免,其他人卻沒有,因為其他人沒有感覺被愛,因為法利賽人認為我有每天讀經、禱告、聚會、奉獻、傳福音,就認為自己是個好人,所以若要祝福祢一定會祝福我,因為我不像妓女、稅吏,我是個好人,這樣的人絕對不會感覺被愛,因為他覺得自己很好,那些知道自己是罪人的人才會感覺被愛,當有一個人愛我的時候,我就發現我被愛,大家都不喜歡我,但是有一個人喜歡我,在耶穌的面前他感覺被愛、被接納,所以才會甘心樂意對耶穌做洗腳的動作,這是為了表達他內心的感恩,這種人的生命才會完全改變,反而是那些門徒、那些法利賽人、那些文士,永遠都不改變,因為他們覺得他們自己是好人,我們也是如此,你會用你自認為的「不錯」跟神邀功,這樣你就很難感覺到被愛,其實,我們在上帝面前都是一樣的人,當我們覺得自己很好,是因為我們把自己包裝得很好,但是當你赤裸敞開的時候,你發現我們在神面前都站立不住,我發現我裡面人心比萬物詭詐,我發現我裡面這麼壞上帝怎麼可以這麼愛我,這樣的人就會感覺到被愛,這樣的人就會真正的改變,當我們心裡面知道自己乾渴、需要愛,我們就會改變,而不是用好行為一直包裝自己,讓自己變得更好,告訴自己我不需要愛,因為我很不錯。無論是撒馬利亞婦人、撒該以及這個女人,他們都被世界所棄絕,沒有人愛他,結果有一個人愛他之後就大大滿足了,他的生命徹底改變,他們三個都是知道自己很差勁、很糟糕、不被愛,但是耶穌愛他們,他們心裡面那個空缺被活水的江河填滿了。耶穌說:「我是活水江河,我要在裡面充滿你,你需要這個活水讓你能夠離棄罪惡、讓你能夠擁抱永生。」只有我們領這個活水的時後,才不會再去找那些滿足、刺激、情慾的東西、外面的罪中之樂,因為這些都變得不需要了,你已經被最大的愛給充滿了,就是上帝自己。

約翰福音第十五章:4~5

你們要常在我裏面,我也常在你們裏面。枝子若不常在葡萄樹上,自己就不能結果子;你們若不常在我裏面,也是這樣。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常在我裏面的,我也常在他裏面,這人就多結果子;因為離了我,你們就不能做甚麼。

    我們人跟神是分不開的,他是葡萄樹我們是枝子,當枝子不連葡萄樹就會變成一個屍體,因為沒有活水沒有養分,聖經上說唯有上帝是一切美善的源頭,是眾光之父,一切的美善都在神裡面,當我們離開神我們裡面就沒有一點點良善,有人說我不信神,看到慈濟的、佛教的他們行善比基督徒還好,他們雖然離棄神卻也是行善,世人不管你信主不信主,裡面都有良心,上帝給每個人都有良心,良心就像一個準則,什麼是該做什麼事不該做,只是看你要不要照著良心做事,但這些都只是表面,他們心裡面沒有源頭,今天我們信耶穌的人,我不但有良心、有耶穌、有聖靈的活水江河,我們跟不信主的人不一樣的是,我們是靠聖靈的力量,不過有些基督徒雖然信了主也受洗了,但他照樣離棄神,他只是來做禮拜,他也讀聖經也禱告,但他跟神沒有關係,這樣還是離棄神的人,就跟文士及法利賽人一樣他只是做一些宗教行為,他心裡面還是離棄神,沒有跟神連結,他還是靠自己。很多基督徒照樣來做禮拜、奉獻、服事,但回到家後做很多不該做的事、看不該看的、碰不該碰的,只因為他離棄神,所以心裡面還是乾渴,不是我們來到教會就是靠近神、讀聖經不等於靠近神、禱告也不等於靠近神,因為這些事情文士及法利賽人也都會做,你做一切宗教的行為,並不表示你靠近神。

       當你在神的面前有很大的滿足感、安全感,不想要再追求那些外面的東西時,就找到神了!另外,你發現在神裡面,有完全的安全感,有很大的飽足感,你不想再去找那些刺激、享受及罪中之樂,這就代表你以連結於神了。所以,我們能不能結出果子?我們裡面有沒有喜樂、仁愛、和平、恩慈、良善?不是因為你有沒有做這些宗教活動,而是因為你心裡面有沒有跟神靠近,就像撒該一樣,撒該也沒讀什麼聖經、也沒有跟隨主,但是他感覺到被愛,他裡面的乾渴領受到活水江河而被改變;那個有罪的女人也是一樣,她也沒有做什麼特別的動作,就只是覺得乾渴,需要主來充滿她,她領受到就改變了;撒瑪利亞婦人他有六個男人,她心理極其乾渴,但她遇見主了,她就把水桶一丟,也不顧自己的羞恥跑去跟別人說她遇見神了。這些人他們全部不要面子了,當你遇見神的時候,你是不要面子的、是瘋狂的、是滿足的,因為你會發現有主就好了,那些其他的都是垃圾,保羅也是一樣,看萬事為糞土,錢是糞土、感情是糞土、工作是糞土,因為基督實在太美好。我們都信主太久了,但是我們裡面對神的渴慕、神的愛還太少,我們做很多宗教行為,參加很多聚會、活動,但是我們領受活水只有一點點,像細流一樣完全不能填滿我們,我們每次來到神面前就領受幾滴水,然後再去外面找滿足、再去追求這些不該追求的,因為太渴了,在神那裡沒有得到活水江河,就必須自己努力,自己努力就成為了無底洞,而這個無底洞只有神能夠填滿,其他東西都填不滿。

 以賽亞書第二十九章:13

主說:因為這百姓親近我,用嘴唇尊敬我,心卻遠離我;他們敬畏我,不過是領受人的吩咐。   

阿摩司書第八章:11

人飢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

    我們離棄神,我們心裡面充滿乾渴,我們就算來聚會也是乾渴,當你沒有遇到真正的神,你還是乾渴,讀完聖經、禱告完心裡還是乾的,你沒有遇到神,憂慮時禱告神還是憂慮,我們裡頭沒有得到釋放,一個得到釋放的人,憂慮時讀經、禱告完應該就是喜樂的,一定要放掉憂慮,不然這些宗教行為都是徒然的,屬於交差了事,並沒有真正遇見神。求主幫助我們知道,我們絕對不能夠離開神,全世界只有地獄是完全沒有神的,當我們完全沒有神,我們就會像在地獄一樣,覺得乾渴到極點,那是徹底離棄神的地方,現在那些未信主的人,耶穌也是照樣看顧他,雖然很多人不信主,但是心裡面還是有主的,重點不是我們外面做什麼,或是你有沒有做一些事情,而是你心裡面有沒有緊緊抓住神,有沒有緊緊連結於神,有沒有對神有一種渴慕,對主說:「主啊!我要你,離了祢我就死定了。」、「主啊!我裡面極其敗壞,沒有你我怎麼可以?」、「主啊!我裡面極其乾渴,我不要再靠外面那些來滿足我。」、「主啊!我只要祢。」這些人就有救了。剛剛小孩子來到神面前禱告,小孩子就是單純一群人,耶穌說在天國的都要像小孩子一樣單純、依靠、謙卑,因為他們沒辦法靠自己,他們只好求爸爸媽媽幫幫我,這就是神要的,神要我們向她學習成人,我如果靠自己,我裡面就會極其飢渴,像無底洞一樣,我們只能夠靠主,我們不管信主多久,我們都要像小孩子一樣單純抓住神,只有神可以滿足我,我不要只是讀經,我要讀經讀到遇見祢,我不要只是禱告,我要禱告直到我被神滿足,我不要我只是做做樣子,我要知道我做這些事情我心裡面是滿溢的、喜樂的,在神面前我不需要戴面具,我在神面前是完全釋放的,因為我感受到神極大的愛,所以保羅說,我向著神是癲狂的,因為神太愛保羅了,所以祂遇見神,祂就發瘋了,弟兄姊妹,我們有這種瘋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