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篇 13:1 ~ 6

13:1 耶和華啊,你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嗎?你掩面不顧我要到幾時呢?
13:2 我心裏籌算,終日愁苦,要到幾時呢?我的仇敵升高壓制我,要到幾時呢?
13:3 耶和華─我的 神啊,求你看顧我,應允我!使我眼目光明,免得我沉睡至死;
13:4 免得我的仇敵說:我勝了他;免得我的敵人在我搖動的時候喜樂。
13:5 但我倚靠你的慈愛;我的心因你的救恩快樂。
13:6 我要向耶和華歌唱,因他用厚恩待我。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詩13:3 耶和華─我的 神啊,求你看顧我,應允我!使我眼目光明,免得我沉睡至死。
13:5 但我倚靠你的慈愛;我的心因你的救恩快樂。
13:6 我要向耶和華歌唱,因他用厚恩待我。

 

3.默想經文
(1)大衛的禱告,總是能夠深刻反應出我們一般人的心聲,因為大衛在神面前非常的「真實」、「敞開」、「透明」,他對神毫無保留,傾心吐意,卻是蒙神悅納。詩篇是神記下大衛許多的禱告詞,傳頌至今,成為聖經經典,要世人研讀、流傳、學習,效法大衛如何成為一位貼心的孩子,「合神心意」的人。

v1~2大衛向神禱告,一口氣講了4次:「要到幾時呢?」:「你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嗎?你掩面不顧我要到幾時呢?我心裏籌算,終日愁苦,要到幾時呢?我的仇敵升高壓制我,要到幾時呢?」顯然在這裏,大衛遭受仇敵的攻擊、升高壓制,使他愁苦,甚至不斷費心籌算尋找出路,要逃避仇敵…。漫漫長夜、無數個日子,生活不能安定,環境極其艱難…這樣的日子,「要到幾時呢?」我們知道大衛從年輕開始就逃亡躲避掃羅王的追殺10多年;亞伯拉罕等待生子的應許,一等就等了25年;摩西逃亡與在曠野牧羊,有40年;約瑟被出賣、陷害、遺忘…,也至少有13年…。這些人都是信靠上帝的人,問題是,神在那裏?神忘了嗎?我們受苦、被欺壓,要到何時呢?整本聖經很誠實的寫出人的苦境,沒有畫大餅幫神說話,告訴人信上帝有多好的祝福,而是要我們讀聖經學習面對「生命成長的功課」。

人一切的苦,都是從看得到的「環境」、「他人」而來,但是我們信靠的神卻是「看不到的」。人的本性,就是一直在追求「趨吉」:我想要什麼好處?與「避凶」:求神把惡劣糟糕的環境拿走…。人的焦點,都是在環境上、眼見上、物質上打轉,但神的想法卻不是這樣。正所謂「皇帝不急、急死太監」,我們已經急到受不了了,神一樣「老神在在」,不為所動,人的指望在那裏?禱告有什麼用?

(2)v3「耶和華─我的 神啊,求你看顧我,應允我!使我眼目光明,免得我沉睡至死。」人一直用肉體的感覺去回應環境,就會一直陷在痛苦之中、無法休息、無法好好睡覺、終日愁煩…。但是大衛的眼目從環境轉向神,從肉眼轉向靈眼、從世界轉向靈性:「使我眼目光明,免得我沉睡至死。」這就像詩23:3「祂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大衛教導我們,問題不在肉眼所看到的世界與環境,最大的問題是「我們屬靈的眼睛瞎了、我們的靈性死了、睡了。我們沒有用信心回應神,卻一味用肉體回應世界」,所以神允許興起仇敵、環境,來逼迫訓練我們,從肉體轉向靈性,從肉眼轉向靈眼,從仇敵轉向神。神一直都在,一直都在我們身旁,一直都在「萬事互相效力」的訓練我們、熬煉我們,不是把問題拿走,而是讓我們靈性甦醒,靈性復興,躲在上帝翅膀的蔭下,躲在基督裏,得享安息。靈性不要沈睡、要甦醒,我們的肉體才會有真平安、真喜樂,才會安然入睡。神故意興起環境來訓練大衛、摩西、約瑟、亞伯拉罕…,也在訓練我們每一個人。

v5~6 每當大衛轉向神,從肉體轉向靈性,從環境轉向上帝,靈性甦醒,他便能發出感謝讚美的聲音:「但我倚靠你的慈愛;我的心因你的救恩快樂。我要向耶和華歌唱,因他用厚恩待我。」環境並沒有過去、問題同樣存在,但不一樣的是我們的靈性甦醒了,我們的信心成長了,我們遇見神了。一個人的禱告,如果沒有真實的遇見神,就會變成抱怨,因為一直看環境,就會覺得神忘了我,神不聽禱告,惡者比神厲害,我真是苦啊!但是當我們遇見神,我們就看見大海泛濫之時,有耶穌在我的船上,有耶和華坐著為王,我還懼怕什麼呢?基督徒跟世人不同,世人追求環境與物質,基督徒追求的是屬靈生命的成長、結出信心愛心盼望的果子,與神同活同行度過每一天,至於環境上的風浪攻擊,在神面前,都算不得什麼!

 

4.今天的回應
我去年有一個異夢,我們睡在床上,結果大海漫過每一個人的家庭,進入家中,把我們的床都漂流在海面上。世界已經沒有陸地,我們都在海面上,等待救援。那時候疫情不嚴重,我已為是亂夢一場,但是到了今年,我發現情況已經證明是如此了。台灣疫苗不足,我們都被困在家中,那裏都動彈不得,但是我心裏一直有平安,因為知道神允許這事發生,神會來救援我們,我們只要在信心、盼望、愛心中繼續信靠與等待。世界的逼迫患難,正好是操練我們回到靈裏、靈眼開啟、靈魂甦醒,在基督裏平安喜樂,多結聖靈的果子。神製造環境與機會,我們要把握機會,不要錯過生命塑造的良機,白白受苦,那就更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