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篇55:16 ~ 23

55:16至於我,我要求告神;耶和華必拯救我。

55:17我要晚上、早晨、晌午哀聲悲歎;他也必聽我的聲音。

55:18他救贖我命脫離攻擊我的人,使我得享平安,因為與我相爭的人甚多。

55:19那沒有更變、不敬畏神的人,從太古常存的神必聽見而苦待他。

55:20他背了約,伸手攻擊與他和好的人。

55:21他的口如奶油光滑,他的心卻懷著爭戰;他的話比油柔和,其實是拔出來的刀。

55:22你要把你的重擔卸給耶和華,他必撫養你;他永不叫義人動搖。

55:23神啊,你必使惡人下入滅亡的坑;流人血、行詭詐的人必活不到半世,但我要倚靠你。

 

 

1.經文3遍 (詩篇55:16 ~ 23)

 

2.今天默想經文
詩55:16至於我,我要求告神;耶和華必拯救我。至於我,我要求告神;耶和華必拯救我。
55:17我要晚上、早晨、晌午哀聲悲歎;他也必聽我的聲音。

 

3.默想分享
(1)延續昨天的經文。V16~17「至於我,我要求告神;耶和華必拯救我。我要晚上、早晨、晌午哀聲悲歎;他也必聽我的聲音。」大衛討神喜悅,是因為他真的是一位對上帝有信心的人。他不是道德賢人,不是宗教上的屬靈偉人,但卻是上帝所親愛的「密友」(詩25:14)。大衛的信心從那裏表現出來,就是他喜歡一直跟上帝說話:晚上、早晨、晌午。大衛說什麼:跟上帝無話不談,求救、哀聲悲歎、訴苦,甚至咒詛仇敵…。這就好像如果一個孩子找父母無話不談,應該是父母最快樂的事情了。雖然孩子的話語裏面很多情緒,很多傻言傻語,重點是父母都還可以慢慢引導,這種親子關係是親密、健康、連結的。但是如果一個孩子平時有話放在心裏,懶得與父母溝通,碰到父母就挑父母喜歡聽的話說,卻把內心深處的問題掩蓋起來,甚至腐敗發臭,卻假裝一切沒事,這一切都是為了要「討父母的喜悅」,不知道有誰認為這是正常的關係?問題是,前者是大衛與上帝之間的模式,而後者,正是我,與文士、法利賽人,與今天許許多多的宗教徒與上帝建立關係的模式。

大衛的信心,是因為他知道上帝會聽他一切的聲音,而且一定會搭救他,所以大衛才會一直說、不斷說、坦誠無偽的表達,直到上帝出手成就。如果沒有信心的人,根本就懶得講,因為認為講了也沒有用,這就叫作「信心已死」。我有很長的時間,也是很懶得禱告,無心禱告,或是宗教性的膚衍報告,因為不信,也因為懶惰,求主赦免我,跟大衛重新學習信心禱告的功課。

(2)v19「那沒有更變、不敬畏神的人」,以下擷自康來昌牧師講解:
有一點也是很遺憾,我們相信聖靈的工作、聖靈的大能,不管怎麼頑梗的人,神會有豐盛的慈愛領他們悔改。但我們也知道要趁早,最好是一聽到神的話、聖靈的感動臨到,就認罪悔改,越不肯認罪悔改、信靠上帝,下一次認罪悔改、信靠上帝就更難。行善、行惡都是這樣,越靠著主行善,就越能行善;越感恩就越能感恩;越讚美就越能讚美;越柔軟就越能被神改變。但頑固的是也是一樣,越頑固、不信靠上帝,下一次就更難信靠上帝;越剛硬,下一次就越剛硬。我看很多人,神的恩典一直直臨到他,他始終不會把握機會的話,到最後他就不會變了。起碼我們知道在地獄裡是絕對不會變,在世界裡,也是有人經歷這麼多的恩典、福氣,還是不肯信的,會越來越硬;或他始終在反覆的,就會越來越反覆到底;心懷二意,到最後就遠離上帝了。這裡講到惡人「沒有更變」,可能這詩人也看到神在這人身上的恩典,也傳了很多福音給他,但他還是不更變,不敬畏上帝。人頑梗,但有比人更剛硬、堅固的,就是上帝,上帝就終會按著祂的公義來對他。你始終不願意信靠上帝,「從太古常存的神」祂也始終是不變的神,昨日、今日、直到永遠不改變的神。祂的不變就是祂的慈愛不變、公義不變,祂會對那些信靠祂的人施慈愛,會對那些始終不悔改的人「聽見而苦待他」。聽見什麼?17節,聽見這人「哀聲悲歎」的聲音;苦待誰?惡待神僕人的人。

所以求主幫助我們,要趕緊悔改,只有悔改才能讓我們的心保持柔軟,才能被主改變,讓主使用。一點的悖逆就會生出更多的悖逆,一點不順服就會發展出更大的不順服,在神國的好的會更好,壞的會更壞,雖然我們什麼時候悔改都有救。但是越慢悔改,上帝必須管教的程度就必須更大,為了少受點苦,我們還是趁早順服,悔改歸正比較聰明一點。

 

4.今天的回應 
我很喜歡大衛,第一個他實在很人性化,很像是我們一般人,不像離我們遙不可及的聖賢或是屬靈偉人。第二個他讓我見識到了上帝其實也是很人性化,一點都不是道貌岸然,遙不可及的天父,而是天天可以跟我們膩在一起,無話不談,一同面對每一件事,一起過生活的天父。天父也不是隨時隨地等著要修理我們、訓斥我們說錯話、做錯事的神 事實上神更痛恨的是1.我們離棄不找祂、2.我們來找祂卻是帶著虛偽的面具,這大概才是祂最無法忍受的事了。我在教會圈子久了,我發現我跟神的關係其實也是一直很宗教化,很表面化,也很僵化。一點也不生活化、也不親密、也不夠真實。有很多的面具,很多的框架,很多宗教的包袱,我害怕神的太多,敞開信任神的太少。大衛是我很好效法的對象。特別是他很敢認罪,也很願意認罪,很願意悔改,這一切都是為了他很看重與上帝之間的關係。今天求主幫助我效法大衛,更真實、更親密、更敞開、更緊密、更連結、更勇敢、更快點悔改,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