腓利門書  1:1 ~ 14
1:1為基督耶穌被囚的保羅,同兄弟提摩太寫信給我們所親愛的同工腓利門,

1:2和妹子亞腓亞並與我們同當兵的亞基布,以及在你家的教會。

1:3願恩惠、平安從神我們的父和主耶穌基督歸與你們!

1:4我禱告的時候提到你,常為你感謝我的神;

1:5因聽說你的愛心並你向主耶穌和眾聖徒的信心(或作:因聽說你向主耶穌和眾聖徒有愛心有信心)。

1:6願你與人所同有的信心顯出功效,使人知道你們各樣善事都是為基督做的。

1:7兄弟啊,我為你的愛心,大有快樂,大得安慰,因眾聖徒的心從你得了暢快。

1:8我雖然靠著基督能放膽吩咐你合宜的事;

1:9然而像我這有年紀的保羅,現在又是為基督耶穌被囚的,寧可憑著愛心求你,

1:10就是為我在捆鎖中所生的兒子阿尼西母(就是有益處的意思)求你。

1:11他從前於你沒有益處,但如今於你我都有益處。

1:12我現在打發他親自回你那裡去,他是我心上的人。

1:13我本來有意將他留下,在我為福音所受的捆鎖中替你伺候我。

1:14但不知道你的意思,我就不願意這樣行,叫你的善行不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

 

 1.經文3遍 (腓利門書  1:1 ~ 14)

 

2.今天默想經文
門1:8我雖然靠著基督能放膽吩咐你合宜的事;
1:9然而像我這有年紀的保羅,現在又是為基督耶穌被囚的,寧可憑著愛心求你,
1:14但不知道你的意思,我就不願意這樣行,叫你的善行不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

 

3.默想分享
經文背景:腓利門是教會的領袖,阿尼西母是他的奴隸,大概是阿尼西母偷了腓利門的東西然後逃亡,後來碰到了被軟禁的保羅(說被軟禁是因為保羅還有相當的自由可以傳福音給阿尼西母),阿尼西母就悔改信了主。保羅勸他回腓利門那裡,然後寫了這封信,請腓利門接受阿尼西母。

(1)v2這裏提到腓利門的家就是教會(你家的教會),另外羅16:5「又問在他們家中的教會安」,事實上初代教會教會多是以「家庭教會」的型態出現的,就像今天的中國大陸、回教國家一樣。家職場教會絕不是另一種衍生的型態,反而是回到聖經初代教會從耶穌服事發展出來的主要型態,反而今天的大教堂式的聚集,是從羅馬皇帝設立國教之後發展出來的「宗教模式」。但是不管用什麼「模式」,信仰應該落實在「家庭」、「職場」、「日常生活」、「每一天」、「隨時隨地」、「身邊的人」,「信仰生活化、生活信仰化」是絕對不容曲解變質的。

(2)耶穌在世上時就有了奴隸制度,奴隸制度是不人性、不人道,顯出人性醜陋敗壞的一面,但是耶穌來到世上並沒有推翻這個制度,因為耶穌主要使命不是改革社會、政治、經濟,而是拯救靈魂,拯救人心。到今天我們教會,我們基督徒,都很喜歡談論這世上的政治、經濟…,但是我們必須知道,靈魂若不得救,一切的改革都是表面的,都是偽善的,因為人心是「壞到極處」。我們真正的使命必須先從拯救靈魂、帶領門徒開始,國家社會才有希望。這靠的是認罪、是悔改。今天同性戀的問題、國際問題、政治、經濟問題,都是源自於人的靈性敗壞,所以耶穌來到世上,最重要的是為世人釘十字架,然後呼召我們接受主過一個不斷悔改跟隨的生活方式。要改變,必須由內而外,由靈性再到行為,這就是神所用的方法。

(3)所以當腓利門的奴隸阿尼西母偷錢逃跑,來找保羅,保羅帶他信主,保羅並沒有說:你信主了,就自由了,不用回去了,好好跟著我來服事主吧?這是一種迷思,我們都認為信主最重要的就是投入宗教事奉,投入宣教事工,但是保羅在這裏說:阿尼西母,你必須回去繼續當你的奴隸,必須服在主人的底下,必須悔改認罪。意思是,信主並不是叫我們脫離我們的生活、我們的處境、我們的崗位、我們的家庭。就像約瑟一樣,約瑟是一個屬神的人,即使他今天是當奴隸,或是坐監牢,他都一樣能夠活出神兒女的生命與見證出來。保羅也是,明明在監牢自身難保,還在關心別人,繼繼服事有需要的人。今天很多基督徒一信主,就用忙碌的服事、裝備課程、宣教事工、聚會小組…,來逃避在家裏做家事,逃避與家人的相處,逃避學校的課業、逃避職場上忠心的工作,還以為這是愛主,簡直是本末倒置。如果我們都不能在日常生活中,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好好忠心做最卑微的事,卻願意在教堂作「屬靈的事奉」,這都是假冒偽善,都是在服事自己的私慾(追求肯定與掌聲),我們必須明白真理,信仰應該是幫助我們面對日常生活,面對我們不喜歡的人,靠主得勝,得勝有餘!

(4)v8~9保羅並沒有使用他屬靈的權柄來壓制腓利門必須「絕對順服」保羅的權柄,命令腓利門一定要聽他的話,不然會遭到審判。保羅這麼偉大的使徒,竟然選擇用最卑微,最低下的口氣,憑著愛心來「懇求」腓利門,接納這個剛成為弟兄的犯罪奴隸,饒恕他,再給他一個機會。而且在v14還強調要腓利門「不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我們今天教會界的領袖,與保羅呈現的榜樣實在相去太遠了,我個人不知道遇到,也聽到有多少牧者傳道公開要求教會信徒是「絕對順服」,甚至不順服會遭到嚴厲的審判與後果。今天教會界用利誘「好好服事奉獻就會有百倍的收成,可以當組長區長區牧」,或是用威脅,用絕對順服,就必蒙福。我個人不認為這些說法全是錯的,但是用的方法卻有爭議,因為不是用神的愛,不是用聖靈對個人的感動,不是讓個人直接對神負責,去尋求神,而是直接用恐嚇、用利誘來達到治理的手段,我個人認為這些牧者的手段是可憎的,已經近似掌控。保羅在這個地方,他事實上有很大的屬靈權柄,可以要求、但是他不想要用人血氣掌控,他選擇謙卑勸說,然後把決定權交由當事人腓利門自己決定,自己向神交帳。這才是真正屬靈的領袖,屬靈的牧者,也是我們每位服事神之人的榜樣。

 

4.今天的回應 
我過去在教堂擔任傳道人,在整個教會推動學習教會增長中,曾經誤信當初某一套教會增長策略,認為一個小組一年沒有增長就是屬靈的「毒瘤」,要把組員解散重組。我過去曾像保羅大發熱心,逼迫基督徒要增長、要委身,在牧師的授權之下,我開始「大刀闊斧」解散了幾個小組,結果是這些組員後來大都心靈受傷離開教會,這件事讓我後來後悔了好多年。這些教會增長策略看重的是績效、是成就、是數字,而不是人的生命、屬靈的健康。看起來冠冕堂皇,但是把人當作工具、業績,而不是一個個被神拯救活生生的靈魂。牧者的角色已經從牧養變成衝刺業績,愛神愛人變成濫用權柄。我為過去服事的野心與無知深深悔改,今天看見保羅不但擁有真理,更有謙卑虛己的屬靈生命,這樣去為一個不起眼的奴隸賣老臉求情,每一個人對保羅而言都是寶貴重要的,而不是服事上的一個數字或成就而已。這就像耶穌為每一個人捨命,是在人還不信祂,還抵擋祂的時候祂就選擇先捨命了,求主今天更新我的服事,第一個,把信仰融入我的家庭生活與工作事奉,第二個,用屬靈的溫柔與愛心勸戒牧養,而不是濫用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