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賽亞書 171 ~ 11

17:1論大馬色的默示:看哪,大馬色已被廢棄,不再為城,必變作亂堆。

17:2亞羅珥的城邑已被撇棄,必成為牧羊之處;羊在那裡躺臥,無人驚嚇。

17:3以法蓮不再有保障;大馬色不再有國權;亞蘭所剩下的必像以色列人的榮耀消滅一樣。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17:4到那日,雅各的榮耀必至枵薄;他肥胖的身體必漸瘦弱。

17:5就必像收割的人收斂禾稼,用手割取穗子,又像人在利乏音谷拾取遺落的穗子。

17:6其間所剩下的不多,好像人打橄欖樹─在儘上的枝梢上只剩兩三個果子;在多果樹的旁枝上只剩四五個果子。這是耶和華─以色列的神說的。

17:7當那日,人必仰望造他們的主,眼目重看以色列的聖者。

17:8他們必不仰望祭壇,就是自己手所築的,也不重看自己指頭所做的,無論是木偶是日像。

17:9在那日,他們的堅固城必像樹林中和山頂上所撇棄的地方,就是從前在以色列人面前被人撇棄的。這樣,地就荒涼了。

17:10因你忘記救你的神,不記念你能力的磐石;所以,你栽上佳美的樹秧子,插上異樣的栽子。

17:11栽種的日子,你周圍圈上籬笆,又到早晨使你所種的開花;但在愁苦極其傷痛的日子,所收割的都飛去了。

 

 

1.經文3遍 以賽亞書161 ~ 14

 

2.今天默想經文
賽17:7當那日,人必仰望造他們的主,眼目重看以色列的聖者。

 

3.默想分享
經文背景:大馬色(即大馬士革)是亞蘭的國都,以賽亞對列邦的第五個預言,對象其物件是亞蘭人建立的敘利亞首都大馬色及聯手攻打兄弟國猶大的北國以色列首都撒瑪利亞。大馬色被大衛征服後,與以色列處於敵對關係。卻在以賽亞時代與以色列聯手入侵南國猶大。本章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宣告結盟攻打兄弟國的以色列與外邦大馬色的滅亡(v1~11)、第二部分論及審判工具亞述終將滅亡(v12~14)。

(1)整個舊約一再的故事重演:v10因為人忘記救我們的神,不記念能力的磐石,在我們的生命中栽種不是神的生命,甚至是摻雜其他的偶像(我們所倚靠的其他對象),我們所努力的一切,全部要轉眼成空、白忙一場、白活一生。連同我們與我們所倚靠的,全部都要被上帝擊打,毀滅(v1~4)。只有剩下不多的餘民(v6)在苦難的煉淨之後,必仰望造他們的主,眼目重看以色列的聖者。人在環境安逸的日子容易忘記主,忘記主曾經拯救我們,曾賜能力幫助我們,反過來倚靠自己或尋求其他幫助,以別神取代耶和華的,他們的愁苦必加增。直到苦難的日子來到,少數人(餘民)才會「仰望造我們的主、重看以色列的聖者」。在安逸中忘記神、在神的管教中轉去倚靠自己或這個世界的幫助,在痛苦中悔改轉向神,又在新的安逸中一再忘記神…,人類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學得會功課呢?我們什麼時候才知道,我們是完全屬神的,不是屬於自己的,不要對神輕慢隨便,趁早回轉,何必白白受苦,何必無知滅亡?

(2)從舊約到新約,都有結果子的觀念。上帝就是葡萄園的主人,我們是上帝的園子。上帝是位勤奮的園丁,從栽種開始怎樣保護、看顧,周圍圈上籬笆(對我們嚴密的保護),而且花了很多功夫。期待有一日「使你所種的開花」(v11),卻沒想到神的百姓卻結不出果子,或是結出別樣果子(不是上帝栽種,而是仇敵偷偷栽種的),以致於上帝要將不結果子的樹砍掉,留下能結果子的樹(餘種)下來,等候這少數的樹能夠再使園子發旺起來。新約耶穌也曾比喻不結果子的樹要砍掉,但是不是馬上砍,而是給他們機會寬容一段時間。主人要求於樹的,就是結出果子,否則就要砍掉。我們不要認為上帝很殘忍,因為這個比喻的重點:

1.我們能夠結果子,是連結於樹的結果,而不是我們靠自己能夠努力生出果子出來。所以結不出果子的問題,並不是證明我們不努力,而是證明我們並沒有連結於神。而是離棄神,堅持倚靠自己過自己的人生,這樣的人,當然不是神所要的。

2.結果子最重要的不是外面的業績,而是我們裏面的生命品格,就像聖靈在我們心裏陶塑的「仁愛、喜樂、和平…」聖靈的果子。我們靠聖靈活出基督的性情,才能在外面的環境中自然結出福音、門徒的果子。今天很多人裏面不連結神、不倚靠聖靈,用血氣肉體的力量來從事外面宗教的活動事奉,卻不是神所紀念的。要結出生命品格的果子,我們就必須與神有正確親密降服的關係。關係不對,也結不出神要的果子,就變成「仇敵所栽種非神栽種的果子」,一樣要被剪除。果子應該是與神親密關係,與倚靠聖靈能力所結出的「自然結果」,而不是用人意用人力所做出的成果。

 

4.今天的回應 
天父是很嚴厲的,因為祂有一天一定要跟我們很仔細的「算帳」。但是天父也是很慈愛的,因為天父要算帳的最大目的,是希望我們與祂之間先有正確的關係,自然會帶出正確的結果。凡事愛神、親近神、忠心順服神的人,都巴不得主耶穌早一點再來迎接我們。對他們而言,天父是非常慈愛的。只有那些活在自我中心,自己掌權、忘記神、不專心倚靠神的人,則巴不得主不要再來,對他們而言,天父是相當嚴厲殘酷的。所以追根究底,一切根基於「我們與天父之間正確的關係」。愛的關係帶出生命成熟的果子,錯誤的關係,帶出宗教或是仇敵栽種的果子。我有很長的時間是活在宗教活動與事工之中,來跟天父建立錯誤的關係。今天我要悔改,先從與神親密入門,先有關係,才能結出果子,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