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林多前書9:19 ~ 27
9:19我雖是自由的,無人轄管;然而我甘心作了眾人的僕人,為要多得人。
9:20向猶太人,我就作猶太人,為要得猶太人;向律法以下的人,我雖不在律法以下,還是作律法以下的人,為要得律法以下的人。
9:21向沒有律法的人,我就作沒有律法的人,為要得沒有律法的人;其實我在神面前,不是沒有律法;在基督面前,正在律法之下。
9:22向軟弱的人,我就作軟弱的人,為要得軟弱的人。向什麼樣的人,我就作什麼樣的人。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
9:23凡我所行的,都是為福音的緣故,為要與人同得這福音的好處。
9:24豈不知在場上賽跑的都跑,但得獎賞的只有一人?你們也當這樣跑,好叫你們得著獎賞。
9:25凡較力爭勝的,諸事都有節制,他們不過是要得能壞的冠冕;我們卻是要得不能壞的冠冕。
9:26所以,我奔跑不像無定向的;我鬥拳不像打空氣的。
9:27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傳福音給別
人,自己反被棄絕了。

 

1.經文3遍 (哥林多前書9:19 ~ 27)

 

2.今天默想經文
林前9:23凡我所行的,都是為福音的緣故,為要與人同得這福音的好處。
9:26所以,我奔跑不像無定向的;我鬥拳不像打空氣的。
9:27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了。

 

3.默想分享
(1)哥林多教會裏面很多基督徒雖然信主了,甚至開始有方言、預言、醫治、釋放、神蹟、又有知識、口才許多才幹,甚至這也是一個富裕的教會,簡直是得天獨厚。但是保羅責備他們所活出來的,卻是被老我、肉體、私慾所充滿的生命。外面有宗教的形式樣貌,私底下卻進行種種敗壞與罪惡,老我大的不得了,沒有十字架真理的對付,就是指上帝不是他們生命唯一的主宰,他們只是利用上帝的恩賜與恩典,繼續活在自我中心,趁機壯大自己的勢力範圍。他們濫用了「自由」不是對付自己的生命,卻是利用「自由」來放縱情慾,壯大老我(自我中心)。保羅教導他們,保羅有從神而來屬靈的權柄、有合法的自由能夠要求更多,但是保羅卻用權柄來限制自己的自由,是為了愛這個教會,不得不責備與教導他們。保羅在他的服事裏面,拒絕使用權柄、自由、恩賜,來發展自己的利益,圖謀金錢、名聲、地位的好處,他完全沒有私心想要建立一個「保羅幫」的宗派,他只有一心想把哥林多教會的弟兄姊妹帶往真理的道路上,能夠帶到神的面前,與神和好,免去神的忿怒。保羅的愛裏面,有許多的「節制、放棄、忍耐、勇敢、苦勸…」,但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神,也為了愛,保羅的服事裏面看不到他的私心與野心,這是一個得勝老我活出榮耀的生命。

v19~23保羅有極大的權柄,極大的自由,我們之前說過了。但是上帝給我們一切的權柄與自由,完全不是為了要用在圖謀利慾上面,而是用在追求「神的國與神的義」上面,神的國與神的義,就是要看到在每一個人的生命當中,完全是神在掌權,是神的旨意成就,是神的生命從人裏面活出來。保羅不斷謙卑地限制自己的自由,甚至到了一個地步,他好像每一個人的僕人,想盡辦法要低下頭、彎下腰來為人洗腳,謙卑服事,如同耶穌一樣,這一切的目的,就是要「多得人」(v19)、「救些人」(v22)、「與人同得這福音的好處」(v23)。多得人、救些人、同得福音的好處,指的都是為了主的緣故,為了把人帶到神的面前,為了使人與神真正和好,為了主的緣故來服事人,而不是為了「擴展自己的野心、建立自己的王國、賺得自己的好處」,就像哥林多教會的人一樣。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主,把人帶到神的面前,而不是帶到自己的面前、牧師的面前、宗教的面前。沒有一個人可以救人,宗教也不能救人,只有神可以。特別台灣教會的亂象之一,就是人人把牧師當作神一樣,有至高無上的權柄,與神同等,這絕對是拜偶像。每一位神的僕人,最大的職責是把人帶到神的面前,幫助人好好讀聖經、默想、禱告、回應神(都是QT)。我們對任何一位牧者的話,都有責任要去分辨、察驗,至少我們不要先成為另一個瞎子。只要門徒直接連結於神,牧者隨時都可以功成身退,可以把門徒差出去(家庭與職場中),好好去影響世界。

(2)V22「向什麼樣的人,我就作什麼樣的人。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要小心這裏的應用,絕對不是變成跟對方一模一樣的人,他喝酒所以我也必須開始學習喝酒、他抽煙我也必須學會抽煙,以為這樣才能救他,這些還都是無知。我們要救人幫人,絕對不能失去真理的立場,不能落入惡者的網羅或是引發犯罪,不然不但救不了任何一個人,連我們自己都被棄絕了。(v27)向什麼人做什麼人,在不影響真理的原則之下,我們可以在許多文化、作法、生活上有許多的彈性與應用。例如當初宣教士來中國宣教,就像戴德生也一樣,留長髮、穿中國人的長袍馬掛,可以減少文化的衝擊,讓人更容易貼近福音的好處。也有許多宣教士來台灣,就先學台語,因為講台語的人見面就三分情。我過去曾在某一個教會傳道,教會有許多都是軍公教與知識份子背景,我就必須穿西裝打領帶,用比較理性的方式來跟弟兄姊妹分享真理。但同時我也受邀每週一次去到伊甸基金會,去對一群腦性發展遲緩的青少年講道,將近一年的時間,我就必須變成小孩子的樣子,講話要生動有趣,動作很大,講話放慢,帶動遊戲、戲劇、故事等生動活潑的方式來講聖經故事,而不能堅持用「我的自由」講高深的學問,這就是保羅的意思。

但要留心重點,我們限制自己的自由,與人親近,最主要的目的是要「救些人、為主得人、讓他們得福音的好處」。很多人做了很多的義工、社會福利,但是都帶不到福音的層面,這個是很可惜的事,好像作事作一半。當然愛人很重要,但是只要福音能夠真正的救人靈魂,有善行沒有福音,沒有改變人的生命,有可能只會讓人變得更加自我中心,因為沒有進到悔改的生命。另一個要小心的是,基督徒講的福音絕對不能講成耶穌是小弟、是神燈,只要信耶穌禱告,要什麼有什麼,這不是福音,是禍音,不能救人,只會害人,這種講別人喜歡聽的道理,到最後是餵養人的自我中心,把耶穌當小弟,自己當主人,包括我過去,我看過太多基督徒都是活在這種錯誤的真理之中。真正的福音,只有十字架,也一定是十字架,一定是捨己,放下老我,尊主為大,跟隨基督、活出生命與見證。這些不好講,不容易講,人不喜歡聽,但是我們不能因此就不講。福音本是神的大能,信主是聖靈的工作,不是人的作為。但是我們絕對不能講攙水的福音來討好人,要有智慧、循序漸近,把救人靈魂的真理講的清楚明白。

(3)v24~27這裏保羅換用運動場上的例子來講,賽跑、鬥拳…,好像是要跟別人比賽,為要得獎賞。我借康來昌牧師的光來解釋,這裏要競爭的對象,絕不應該是指別人,否則又犯了競爭比較的罪了。而應該是指我們每個人都必須跟我們的「老我」天天來爭戰,所以v27才說「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我們之前講過,老我跟新造的人差別就是老我是過去還沒信主的那個犯罪的舊人,老我會犯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自我中心,老我的意思就是堅持自己當神、當王、當主。而新造的人則是我們因接受耶穌的寶血救贖而得救,讓聖靈內住,不但內住,而且是聖靈完全掌管治理。不再是我當主,不再是自己的人,而是主的人,是完全順服主、歸於主。但是信主後老我和新造的人天天在爭戰較勁,一個是天天要讓老我繼續當主,繼續自我中心,一個是聖靈要掌權,要把我們的身體心靈奉獻給主。所以保羅在這裏說,我們有一個責任,就是天天要靠聖靈的幫助活出自律、節制、專注、目標,就是不能天天都放縱自己的身體與思想心情活在自我中心卻敵擋神的生命裏面,反而是天天要克服身體的懶惰軟弱、天天要約束我們的思想心情,讓聖靈與神的話來改變我們的思想情緒,而不是讓我們的私慾與心情天天放縱作大,不服約束。當我們天天這樣要求自己的身體心靈順服主、降服於主,我們到最後得到的就是「天上永恆不能朽壞的冠冕」(v25)。但萬一我們天天放縱、天天自我中心,恐怕到最後我們雖然向別人傳福音,但到最後自己被神棄絕了。信耶穌受洗不是等著進天國,而是操練與爭戰的開始。天天自律鍛鍊身心靈讓神掌權,以致於我們不僅真正得救,而且是活出得勝。信耶穌的信心,不是頭腦上的了解,而是因為相信而活出真理,信心與行為是分不開的。

 

4.今天的回應
我過去傳福音,主要強調耶穌是救主,因為祂流出寶血能夠洗淨我們一切的罪惡。但越明白真理,我就在受洗之前教導耶穌不但是「拯救罪惡的救主」,祂更是要在我們人生中「一生掌權的主宰」。因為如果耶穌不是主宰,那就變成還是我們是主,意思是我們繼續天天還在犯罪,只是帶著宗教面具私下犯罪而已,因為自我中心是所有罪惡裏面最大的罪惡。這也就是我為什麼這麼討厭世俗化的成功神學哲學,因為許多教會從來不講十字架、不講捨己、不講順服、不講跟隨,卻專講更多的聚會、服事、奉獻,上帝一定會大大在世上祝福。我信主這麼多年,曾經在教堂裏面忠心又拼命,卻從來沒有得到任何世上想要的成功發達。反倒是我更多放下自我,更多學習讀經與聆聽、更多順服與跟隨(永遠都要學習進步)的時候,先求神的國與神的義,我經歷在經濟上、家人信主上、服事上許多的神蹟與見證,都是神做的,而不是我做的。反而我看許多專講成功神學的教會,弟兄姊妹又忙、又累、心靈卻軟弱、肉體也疲乏,甚至信主沒有幾年就開始遊走各教會之間,不斷想要重新尋找成功的秘笈偏方,生命沒有穩定的根基,讓人驚訝的是,很多人是從來沒有好好讀過整本聖經的。求主幫助我的服事,不發展我的王國,沒有個人的野心,只有單純把人帶到神的面前,讀經、默想、回應,直接面對神,我們要認識,就要認識一位在生活中,可以經歷到真實與親密的神自己,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