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代志下4章1~5章1節

4:1 他又製造一座銅壇,長二十肘,寬二十肘,高十肘;

4:2 又鑄一個銅海,樣式是圓的,高五肘,徑十肘,圍三十肘;

4:3 海周圍有野瓜(野瓜:原文是牛)的樣式,每肘十瓜,共有兩行,是鑄海的時候鑄上的;

4:4 有十二隻銅牛馱海:三隻向北,三隻向西,三隻向南,三隻向東;海在牛上,牛尾向內;

4:5 海厚一掌,邊如杯邊,又如百合花,可容三千罷特;

4:6 又製造十個盆:五個放在右邊,五個放在左邊,獻燔祭所用之物都洗在其內;但海是為祭司沐浴的。

4:7 他又照所定的樣式造十個金燈臺,放在殿裏:五個在右邊,五個在左邊;

4:8 又造十張桌子放在殿裏:五張在右邊,五張在左邊;又造一百個金碗;

4:9 又建立祭司院和大院,並院門,用銅包裹門扇;

4:10 將海安在殿門的右邊,就是南邊。

4:11 戶蘭又造了盆、鏟、碗。這樣,他為所羅門王做完了 神殿的工。

4:12 所造的就是:兩根柱子和柱上兩個如球的頂,並兩個蓋柱頂的網子

4:13 和四百石榴,安在兩個網子上(每網兩行蓋著兩個柱上如球的頂)。

4:14 盆座和其上的盆,

4:15 海和海下的十二隻牛,

4:16 盆、鏟子、肉鍤子,與耶和華殿裏的一切器皿,都是巧匠戶蘭用光亮的銅為所羅門王造成的,

4:17 是在約旦平原疏割和撒利但中間藉膠泥鑄成的。

4:18 所羅門製造的這一切甚多,銅的輕重無法可查。

4:19 所羅門又造 神殿裏的金壇和陳設餅的桌子,

4:20 並精金的燈臺和燈盞,可以照例點在內殿前。

4:21 燈臺上的花和燈盞,並蠟剪都是金的,且是純金的;

4:22 又用精金製造鑷子、盤子、調羹、火鼎。至於殿門和至聖所的門扇,並殿的門扇,都是金子妝飾的。

5:1 所羅門做完了耶和華殿的一切工,就把他父大衛分別為聖的金銀和器皿都帶來,放在 神殿的府庫裏。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代下4:18 所羅門製造的這一切甚多,銅的輕重無法可查。
5:1 所羅門做完了耶和華殿的一切工,就把他父大衛分別為聖的金銀和器皿都帶來,放在 神殿的府庫裏。

 

3.默想分享
(1)這二天的經文,主要在於敘述聖殿內部各樣器材設施。康來昌牧師說聖殿中利未人有三大本領,第一個是當屠夫,第二個是麵包師傅,第三個是詩班,相當貼切。其中要注意的是v2~4有一個很大的銅海,3000罷特大約6萬公升,也就是60公噸的水,並且用12個銅牛馱海。這銅海在當初摩西會幕裏面並沒有這種東西,所羅門建來用作祭司沐浴之用。它的爭議性在於以後有一些猶太的拉比,或是清教徒式的教會,指出所羅門王的聖殿當中就是有一些像是異教徒的成分在裡面。雖然這是一件可大可小的事,其實這種爭議到今天仍然屢見不鮮。就像是我們今天常過的聖誕節、復活節,其實起源都是來自於慶祝異教神祇的節日流傳而來的。又像是英文的月份與星期的名稱,其實都有希臘神明名字的背景。

我們活在這個由惡者作王的世界裏面,在我們生活周遭有形或無形裏面很難避免都有一些異教的根源或是陰影。我相信神是看內心的,就像保羅講過這種話:「在潔淨的人,凡物都潔淨;在污穢不信的人,什麼都不潔淨,連心地和天良也都污穢了。」(多1:15)我個人覺得自己擁有一個清潔的心是最重要的事,勝過外面的污穢黑暗。最近又常聽說要除掉「當滅之物」,我的看法就是我們盡力做能做的,不要隨便故意去沾染這些污穢。但是千萬不要落入另一個極端變成矯枉過正,整天疑神疑鬼,心神不寧,或是整天拿放大鏡去盯著別人看,也不要沒事接受控告,那就更不好了。所羅門王的聖殿,我認為他有一個愛神的心,就蒙神悅納。

(2)另外經文當中也看見所羅門王使用材料建造聖殿的器物相當奢華,不怕浪費。我們從列王記知道所羅門為自己建造宮室花了13年時間,而建造耶和華聖殿花7年,總共20年,這當中勞民傷財,耗費人力財力,其實多少也有負面的一面,但歷代志中比較強調他對神熱心與慷慨的方面。就像v17「是在約旦平原疏割和撒利但中間藉膠泥鑄成的。」這個意思就像是講到當代的名牌一樣,強調所用的材料是很珍貴的。v18「所羅門製造的這一切甚多,銅的輕重無法可查。」也強調所羅門王花費的大手筆,不計代價,建聖殿就要做到最好。我們可以學到的功課是為神的擺上,應該要大方忠心。雖然我個人對今天教會動輒數以千萬或數億去建造一間教堂有一些意見,但是這裏面若是出於一個純正愛神的心,我相信還是有蒙神紀念的部份。

聖殿裏面所有的器具、功用、與人的工作、本分,都十分講究與周到。物盡其用、人盡其才、一切規規矩矩按著次序行,這就是治理的本分。人是按照神的形象與樣式照的,上帝創造一切都是有目的,有用處的,因此人應該要學會如何來善於治理神所託付給我們的工作、家庭、時間、金錢、一切…,都當分別為聖,獻上為祭,忠心治理。我們真正的身份是管家,不是擁有者,謙卑忠心治理,必蒙神悅納,否則也必接受審判。

 

4.今天的回應
我經常覺得我對自己比較慷慨,比較好一點,對神就經常斤斤計較。而妻子玉雲,反而對神比較慷慨大方,也常在激勵我。神對我的愛是付上生命代價的,有時候我可能太當作理所當然而不知感恩了,求主赦免,願意學習為主獻上一切,因為我永遠無法報答神恩於萬一,求主救我從自我中心的捆綁中釋放出來,求主施恩,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