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代志下11:1~12節

11:1 羅波安來到耶路撒冷,招聚猶大家和便雅憫家,共十八萬人,都是挑選的戰士,要與以色列人爭戰,好將國奪回再歸自己。

11:2 但耶和華的話臨到神人示瑪雅說:

11:3 「你去告訴所羅門的兒子猶大王羅波安和住猶大、便雅憫的以色列眾人說,

11:4 耶和華如此說:『你們不可上去與你們的弟兄爭戰,各歸各家去吧!因為這事出於我。』」眾人就聽從耶和華的話歸回,不去與耶羅波安爭戰。

11:5 羅波安住在耶路撒冷,在猶大地修築城邑,

11:6 為保障修築伯利恆、以坦、提哥亞、

11:7 伯‧夙、梭哥、亞杜蘭、

11:8 迦特、瑪利沙、西弗、

11:9 亞多萊音、拉吉、亞西加、

11:10 瑣拉、亞雅崙、希伯崙。這都是猶大和便雅憫的堅固城。

11:11 羅波安又堅固各處的保障,在其中安置軍長,又預備下糧食、油、酒。

11:12 他在各城裏預備盾牌和槍,且使城極其堅固。猶大和便雅憫都歸了他。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代下11:4 耶和華如此說:你們不可上去與你們的弟兄爭戰,各歸各家去吧!因為這事出於我。眾人就聽從耶和華的話歸回,不去與耶羅波安爭戰。

 

3.默想分享
(1)羅波安看見10個支派的人民要反他,另挺耶羅波安作王,這下急了。集結剩下的2個支派猶大家和便雅憫家,共18萬人,都是挑選的戰士,要去跟兄弟打仗,把國家收回來。幸好上帝差神人傳話:這事出於耶和華!羅波安竟也服的下來,乖乖退兵,開始修築城邑,使城極其堅固,從此南國北國就正式分家了。我們之前看見這事是由於所羅門犯罪上帝的審判,不過後來整個歷代志或列王記都不斷的講到,一個君王的好就帶來整個國家的好,一個君王的敗壞就帶來整個國家人民一同受苦,好像一個人可以影響或決定一個國家的命運。這也是我們看見君王制度的悲哀,就是人民倚靠君王勝過倚靠神,他們以為君王可以保護他們,可以拯救他們,事實證明以別神取代耶和華的,他們的愁苦必加增。我們也從事實上看見大部分後來的君王都是敗壞得罪上帝的,好的沒有幾個,最後北國南國都一樣敗壞,得罪上帝,先後被擄。北國以色列被擄後,一去不復返;猶大被擄後70年就歸回。

有時候人活在世上,屬靈的眼瞎耳聾心亡,我們只看見屬物質的現象,看不見屬靈的世界,甚至我們只看自己想看見的,不想看的,我們一樣也被蒙蔽。世人把希望、寄託,放在國家領袖,放在政治、政黨,聽信政見,到最後發現自己選舉出來的人竟也無法祝福國家,甚至有可能變成亂源,然後人心變成失望、絕望、無助、無奈。一般世人如此,如果連基督徒尚且如此,有時候我們真的是更加愚昧。因為我們有聖經,有聖靈,但是我們活著與不信主的世人無異,審判要從神家起首。我們從以賽亞看見,以賽亞原來看見烏西雅一個好王的駕崩而感到痛心,結果上帝讓他看見耶和華坐在至高的寶座上永遠掌權為王。並從此呼召這位出身貴族的以賽亞成為上帝屬靈話語的出口,成為先知,呼籲百姓專注在屬靈的層面勝過屬物質的世界,聽上帝的話語勝過聽世界的聲音,因為整個國家的興衰成敗,完全決定於大家是否聽上帝的話而悔改歸正,而不是光看君王、不是軍隊、不是看政治、看經濟,而是仰望上帝。結果證明以色列民一直墮落敗壞,就是因為他們拒絕聽信上帝的話,不斷倚靠自己的私慾生活行事,而導致滅亡。

(2)今天的台灣,或是世上每一個國家的命運,見微知著,從聖經,從以色列歷史,我們基督徒應該要成為百姓的先知,發出先知的聲音。就是基督徒要起來禱告,信靠上帝,悔改回轉,不但禱告,更重要的是自己要跟神建立起一對一真實的關係,成為能夠翻轉與祝福台灣的「10個義人」。如果今天就連基督徒的眼目也是只看世界,不顧上帝,那麼國家更有何希望?這絕不是說我們不能熱心政治、從事集會遊行、參與抗議或各項議題,而是說真正的根源不在外面,而在我們在上帝面前的憂傷痛悔,撕裂心腸,以及「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上帝同行」。真實惟有基督徒願意從自身作起,先回到上帝面前,先「聽話、順服」,站在屬靈的祭司與先知的位分上,為台灣禱告,這才是根本之道。人人皆祭司並不是口號,更是我們蒙召屬靈的身份與使命,成為代禱者、守望者,成為神與人中間的和平之子。只有基督徒被賦予這項特權,當然也要為這項特權是否忠心被審判,求主祝福教會,祝福我們,成為從靈界翻轉國家的器皿。

 

4.今天的回應
一個國家的命運,上帝將看重義人的禱告呼求,義人的禱告大有功效。在聖經中也看見即使先知無力挽回,上帝也會格外保守真實悔改的「餘民」,在患難與艱難中仍然可以靠主站立,絕處迎生。上帝需要一群屬靈的頭腦清楚、心靈謙卑、行動證明悔改的兒女與祂同工。求主幫助我們在關心、參與各項政治活動之前,能夠花時間與神一對一,聽話順服、認同性禱告,來祝福我們的國家,我今天在神面前也同樣悔改己心,與國家一同站立,求主憐憫,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