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林多後書 7 : 2 ~ 7

7:2 你們要心地寬大收納我們。我們未曾虧負誰,未曾敗壞誰,未曾佔誰的便宜。

7:3 我說這話,不是要定你們的罪。我已經說過,你們常在我們心裏,情願與你們同生同死。

7:4 我大大地放膽,向你們說話;我因你們多多誇口,滿得安慰;我們在一切患難中分外地快樂。

7:5 我們從前就是到了馬其頓的時候,身體也不得安寧,周圍遭患難,外有爭戰,內有懼怕。

7:6 但那安慰喪氣之人的 神藉著提多來安慰了我們;

7:7 不但藉著他來,也藉著他從你們所得的安慰,安慰了我們;因他把你們的想念、哀慟,和向我的熱心,都告訴了我,叫我更加歡喜。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林後7:6 但那安慰喪氣之人的神藉著提多來安慰了我們。
7:7 不但藉著他來,也藉著他從你們所得的安慰,安慰了我們;因他把你們的想念、哀慟,和向我的熱心,都告訴了我,叫我更加歡喜。

 

3.默想分享
經文背景:《活潑的生命》:哥林多後書2:13可以直接連到7:5,保羅透過提多將信交給哥林多教會,為了見到提多,好得知哥林多教會的回覆,便經過特羅亞往馬其頓去(2:12~13)。保羅在馬其頓時,身心不得安寧,遭遇外在環境患難,內心也有恐懼憂慮時,提多帶來的好消息成了他極大的安慰。他不僅見到提多,也聽到哥林多教會基督徒對他的想念,和對罪的哀慟悔改歸正,並得著恢復的正面消息,而深受激勵。

(1)保羅真是一位偉大的使徒,他最偉大的一點,真的就是充滿一個「為父的心」,而不是一個雇工的心。雇工就是被雇主雇來的,因為有薪水,凡事就是盡力做了就交差了事,裏面可以完全沒有一點愛心。父親不一樣,父親不是看錢辦事的,而是從神領受為父的心,想要把好處不斷的傳給兒女,即使自己受到委曲誤解攻擊,心中難免難過挫折,但仍然可以「能屈能伸」、屈尊降卑,為要與人同得福音的好處。這一點,保羅實在是強過今天許多服事神的牧者,也讓我深受慚愧。我在想要換是我,被誤解攻擊早就氣得頭也不回,轉往下站去就好了,又何必苦口婆心,流淚禱告、憂慮恐懼?我想唯一的原因,保羅是用屬靈父親的愛在愛著他屬靈的兒女們,就像神一樣,雖然大而可畏,卻又降卑成為僕人為人捨命,一再給人機會悔改回頭。求主賜福今天所有服事神兒女的僕人使女,都同樣帶有「為父為母的心」,「師傅雖有一樣,為父的卻不多」,我們都當效法保羅成為屬靈的父親,來忠心牧養神的兒女們。

(2)保羅說他自己「身體也不得安寧,周圍遭患難,外有爭戰,內有懼怕。」,前天也提到:「似乎要死,卻是活著的;似乎受責罰,卻是不至喪命的;似乎憂愁,卻是常常快樂的;似乎貧窮,卻是叫許多人富足的;似乎一無所有,卻是樣樣都有的。」今天我們到教會,通常都會聽到許多牧師的豐功偉業、神蹟奇事、績效顯著,又帶了多少人受洗,又發生什麼神蹟,又開拓了幾間分堂,又收到奉獻多少錢…。保羅在這裏卻讓人看見這位有史以來最偉大的使徒之一,卻是經常落得如此的下場:又軟弱、又恐懼、又憂慮、又爭戰、又受逼迫、又病痛…。我們看見保羅的生命、保羅的教導,他這麼屬靈,這麼的偉大,但是保羅絕不是一個無敵鐵金鋼,刀槍不入,沒血沒眼淚,屬靈偉大卻不食人間煙火的一個人。反過來,他經常提到他比一般人遭遇更多的困難、痛苦,軟弱,簡直是一般人的幾十倍艱難困苦都發生在他身上,但是我們從保羅身上並沒有聽見他的抱怨與苦毒。他把吃苦當作吃補,就像約書亞與迦勒一樣把仇敵當作食物,保羅一再高舉的是神的憐憫、恩典、作為,在他軟弱的身上顯得完全。保羅所走的路絕不是一帆風順,保羅所到之處絕不是萬民擁戴,保羅所募到的款項絕不是一次到位,保羅講的道絕不是一次全城得救,保羅在當世人看來,一點都不像明星,只是一位勞苦忠心的傳道者。保羅堅持的,就是一直順服,一直靠主,一直謙卑、一直悔改調整自己。

這給我一個很大的提醒,在台灣的教會久了,我們習慣把牧師當明星,習慣牧師表現得像是屬靈偉人,習慣講台只能傳講得勝榮耀的見證,習慣基督徒不要軟弱,不能負面,不能失敗。但是這些都是表面的虛偽,連聖經都不是這樣講這樣寫的。從耶穌、保羅、使徒們的身上,我們看見的不是人的厲害,見證的完美,而是人的願意,加上神的憐憫恩典!基督徒都是一般平凡普通人,不是超級巨星,不必非要緊張秀出吸引人的見證,神總是能夠使用「一群願意的平凡人」,來改變這個世界的。

 

4.今天的回應 
我觀察今天在台灣的教會界裏面,教會要成長到數百上千人,通常牧師都需要有「好幾把刷子」,甚至很多就像明星一樣能說善道,說學逗唱,具有表演才華,群眾魅力。不管講道、敬拜、教導,都需要具有個人獨特的風格魅力吸引群眾。如果是一位「低調平凡」的牧者特質,那就十分的辛苦了,至少主日崇拜能夠吸引到的群眾就不多了,所以牧師千萬不能隨便罵人,又要吸引人,又要好好的善待每一位會友,十分的辛苦。感謝主,我被呼召出來服事主,就知道自己的特質,是不適合走明星領袖路線的,我喜歡一對一,喜歡低調,喜歡喝茶聊天非正式場合,像我這種人,一定不能牧養大教會,或是我也不喜歡大教會,就像陳恩藩牧師辭掉5000大教會的牧師,轉去開拓10多間家教會,帶領人人讀聖經,像家人一樣的生活,這也是我後來選擇享受的服事方式。我絕對無意批評或是論斷不同牧者的風格,而是強調牧師這份工作是很辛苦的,我妹夫原來是一個很單純、個性開朗的一個人,自從當了牧師,有了形象的包袱,就開始變了一個樣子,最近罹癌,才慢慢敞開心胸真實面對自己。我在想牧師也是一個人,一個平凡人,不必每個都要當明星來承受吸引群眾的壓力,努力活出一個「得勝榮耀的見證」才能服事主,同時教會也不是為了主日聚在一起人多叫作屬靈復興。求主用保羅的見證來提醒我們,這麼偉大的使徒,並不是無災無病,一帆風順,萬人擁戴,在世上成功榮耀,反過來他的環境與遭遇極其艱困,他的形象極其平凡,不平凡的是他靠主堅持順服。這給了我們每一個人極大的盼望,我不必成為明星,不必追求成功見證,不必受人擁戴,我只要天天堅持靠主、順服、跟隨,加上一個為父的心,就可以效法保羅,如同保羅效法主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