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太福音 26:36 ~ 46

26:36 耶穌同門徒來到一個地方,名叫客西馬尼,就對他們說:「你們坐在這裏,等我到那邊去禱告。」

26:37 於是帶著彼得和西庇太的兩個兒子同去,就憂愁起來,極其難過,

26:38 便對他們說:「我心裏甚是憂傷,幾乎要死;你們在這裏等候,和我一同警醒。」

26:39 他就稍往前走,俯伏在地,禱告說:「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

26:40 來到門徒那裏,見他們睡著了,就對彼得說:「怎麼樣?你們不能同我警醒片時嗎?

26:41 總要警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你們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

26:42 第二次又去禱告說:「我父啊,這杯若不能離開我,必要我喝,就願你的意旨成全。」

26:43 又來,見他們睡著了,因為他們的眼睛困倦。

26:44 耶穌又離開他們去了。第三次禱告,說的話還是與先前一樣。

26:45 於是來到門徒那裏,對他們說:「現在你們仍然睡覺安歇吧(吧:或譯嗎?)!時候到了,人子被賣在罪人手裏了。

26:46 起來!我們走吧。看哪,賣我的人近了。」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太26:39 他就稍往前走,俯伏在地,禱告說:「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
26:40 來到門徒那裏,見他們睡著了,就對彼得說:「怎麼樣?你們不能同我警醒片時嗎?
26:41 總要警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你們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

 

3.默想分享
(1) 耶穌在臨死前12小時左右時間,半夜開始就在客西馬尼園禱告。其實白天忙了一整天,大家都累了,但是門徒搞不清楚他們的夫子耶穌,既將就要被抓走死在十字架上了,累得只想打瞌睡。只有耶穌心裏「憂愁起來、極其難過」(v37)、「甚是憂傷,幾乎要死」(v38),甚至一度禱告:「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v39)可見耶穌內心充滿極大的憂愁、恐懼、難過,甚至到幾乎要死,想要逃避的情況。耶穌是位完全的神,也是一位完全的人,有人肉體的軟弱與限制。我想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像耶穌一樣,從一開始出生活在世上就是為了死在作預備的。所有的世人都在想如何賺更多,抓更多,好好活著,只有主耶穌,卻必須為了我們這些悖逆不認識神的罪人,選擇為了罪人死而活在世上。其實耶穌如果跟天父商量,祂不想要死,要讓全人類去死,是完全ok的,因為人類犯罪本來就該死,上帝完全不欠任何人的。今天神自己選擇替人死,是自找苦吃,尚且耶穌還必須承擔,很多人根本就不領情不希罕耶穌替他死,仍然我行我素,神的愛,根本無法用理性形容。

耶穌最深的憂愁與恐懼,如果我們了解,還不是出於對身體心裏將要遭受折磨痛苦的壓力,因為十字架在當時羅馬統治時代,是一種普遍的極刑。耶穌在釘十字架的過程中,忍受別人的羞辱、身體的疼痛、固然不容易,但有一刻是最叫耶穌受不了的時刻,就是天父掩面不看祂,或是說天父離棄了祂。因為天父定意要將全人類所有的罪行罪性,那些最殘暴、最色情、最令人髪指、最慘無人道的罪,所有我們能夠想像出來一切罪大惡極的罪,有史以來全人類加在一起罪的總和,傾倒在耶穌聖潔的生命之中。聖父、聖子、聖靈無始無終,自有永有、三位一體,不曾分離。今天卻因為我們每一個罪人,害得耶穌必須被天父離棄。對許多世人來說,巴不得上帝不要管我們,離我們越遠越好。但是對耶穌來說,這種分離的痛苦是祂無法忍受的,甚至在客西馬尼園中就必須忍受煎熬的面對這一刻的來到。在耶穌的生命中,沒有任何一件事情,比天父的愛,天父的同在還要重要。我想這一點,是我們這些悖逆愚頑的世人,無法完全體會的地方。只能說,神愛世人,是天父的旨意,是耶穌的順服,是聖靈的大能,一起完成救贖大功。十字架的救恩,是白白恩典,但是一點都不廉價,而是重價。對於那些輕賤糟踏耶穌救恩的人,有一天要面臨天父何等嚴厲的審判呢?

(2)v40 耶穌對門徒說:「怎麼樣?你們不能同我警醒片時嗎?」片時,原文就是1小時,至少要儆醒禱告1小時,這是聖經中難得要求禱告時間的地方。其實門徒跟耶穌忙碌一整天,已經累翻了,但是耶穌要他們儆醒禱告,並不是強人所難,而是知道接下來他們要面臨的考驗。門徒的禱告,並不是要為耶穌禱告,而是要為自己禱告,因為接下來除了耶穌要被抓,門徒也要受連累。很多人覺得猶大最可惡,因為猶大為錢賣主,我倒覺得所有的門徒都是半斤八兩,賣主跟否認主,都好不到那裏去。如果這時候,門徒聽進耶穌的勸告,願意打起精神好好警醒禱告,我相信否認主的情況就不至於發生了。耶穌對他們說:「總要警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你們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v41)可見禱告的目的之一,就是幫助我們的靈魂甦醒,能夠警醒不致迷惑,能夠勝過仇敵,能夠勝過肉體的軟弱。」一個不能禱告的人,肯定是一個「不警醒的人」,也是一個「容易落入迷惑的人」,還是一個「肉體軟弱的人」,到最後就是犯罪得罪神了。禱告的本身,就是在「攻克已身,叫身服我」,就是操練「靈魂警醒,勝過肉體的軟弱」,按照神的旨意禱告,就能帶出得勝的生命。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尋找可吞吃的人,其中之一就是不警醒禱告的人,求主幫助我們。

禱告的目的是什麼?從耶穌的禱告中我們可以學到功課。耶穌在禱告中經歷爭戰,經歷掙扎,痛苦、憂傷。其實我個人的認知,真正的戰場不是在十字架上,而是在客西馬尼園之中。在這個園子裏,耶穌一直禱告到被抓之前,耶穌的禱告從一開始的憂傷、痛苦、恐懼、幾乎要死,甚至差點想要逃避,一直禱告到完全的得勝為止。得勝的記號一個就是耶穌願意完全順服天父的旨意:「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v39)、「我父啊,這杯若不能離開我,必要我喝,就願你的意旨成全。」(v42)所有的罪人,都是說:「只要照我的意思。」只有耶穌順服:「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在禱告中,耶穌不是跟天父談條件,請天父撤銷十字架,而是最後決定,他願意順服。我們世人的禱告,大多數人就是一直在指揮上帝,交待上帝待辦事項清單,然後開始等著上帝一一執行。萬一神沒有如我所願的照辦,人就開始抱怨、生氣,不再禱告。但其實禱告的真正意義,不是指揮上帝,而是聽神的聲音,然後決心完全順服神的旨意。我們不能稱神為「主」,卻儘把主當作小弟在使喚,這是大不敬,大逆不道。耶穌的禱告,是聆聽神的旨意,也是求神賜下力量能夠遵行。當然我們不是心不甘情不願,而是在禱告中先經歷天父的愛,觸摸、聖靈的充滿,使我們在愛中降服。很多的事情,是在禱告中決定勝負成敗的,我們的禱告,真的要跟耶穌好好重新學習才是。

 

4.今天的回應 
我發現我是一個天生不喜歡禱告的人,因為我一向都很靠自己,凡事想了就做,就衝,結果總是撞得滿頭包,一鼻子灰。一而再、再而三,使我在管教中慢慢學習。其實願意禱告的人就是願意降服的人,願意聆聽的人,願意倚靠的人,但更重要的是願意愛神與神親密的人。以前我都把禱告當作好像作功課一樣痛苦,特別過去總是為了要求財求利益,或是為了達到服事目標與獲得能力才要禱告。現在慢慢學習有一點突破,就是放輕鬆,把禱告當作呼吸般的自然,更重要的是不要再習慣自己當老大,當主人,也不要習慣凡事自己來,靠自己。更多被管教,就越多謙卑,禱告也就越自然。今天我要向耶穌學習禱告的榜樣,禱告不是使喚上帝做事的工具,而是與神親密,也是聆聽、順服、得著能力的管道。求神繼續陶塑我,天天與主警醒片時,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