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林多後書 1 : 23 ~ 2:11

1:23 我呼籲神給我的心作見證,我沒有往哥林多去是為要寬容你們。

1:24 我們並不是轄管你們的信心,乃是幫助你們的快樂,因為你們憑信才站立得住。

2:1 我自己定了主意再到你們那裏去,必須大家沒有憂愁。

2:2 倘若我叫你們憂愁,除了我叫那憂愁的人以外,誰能叫我快樂呢?

2:3 我曾把這事寫給你們,恐怕我到的時候,應該叫我快樂的那些人,反倒叫我憂愁。我也深信,你們眾人都以我的快樂為自己的快樂。

2:4 我先前心裏難過痛苦,多多地流淚,寫信給你們,不是叫你們憂愁,乃是叫你們知道我格外地疼愛你們。

2:5 若有叫人憂愁的,他不但叫我憂愁,也是叫你們眾人有幾分憂愁。我說幾分,恐怕說得太重。

2:6 這樣的人受了眾人的責罰也就夠了,

2:7 倒不如赦免他,安慰他,免得他憂愁太過,甚至沉淪了。

2:8 所以我勸你們,要向他顯出堅定不移的愛心來。

2:9 為此我先前也寫信給你們,要試驗你們,看你們凡事順從不順從。

2:10 你們赦免誰,我也赦免誰。我若有所赦免的,是在基督面前為你們赦免的,

2:11 免得撒但趁著機會勝過我們,因我們並非不曉得他的詭計。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林後1:24 我們並不是轄管你們的信心,乃是幫助你們的快樂,因為你們憑信才站立得住。。

 

3.默想分享
(1)1:23~2:5 這段經文提到許多次的憂愁。保羅是一個學會靠主大大喜樂的人,但是他卻為了他屬靈的兒女,為了哥林多教會內部有許多的罪惡與問題,而感到憂愁。保羅在前一封書信(哥林多前書)寫了信勸戒責備教導他們,希望他們從罪中悔改(基督徒天天都需要悔改)。後來當保羅第一次去教會時那些犯罪的人並沒有真心悔改,反而與他起衝突,令保羅心裏感到痛苦難過,經常流淚為教會禱告(v2:4)。所以保羅在哥林多後書這裏解釋他這次為什麼會改變行程,暫時不過去,其實是寬容那些犯罪的人,給他們有機會悔改。我們要了解保羅是以基督的心為心,他對教會問題感到憂愁,也正是神對教會的憂愁。今天這些犯罪的人敵擋的,不只是保羅,他們事實上正是敵擋保羅所代表的上帝。很多基督徒誤以為受洗、信主,就等著上天堂,悔改只是受洗之前的事情。如果讀聖經就發現天大的錯謬,基督徒是需要天天悔改的,生命也是需要天天親近神順服神來成長的。我們若不是叫神因我們感到更加喜悅,就是讓神更加憂愁。

v24 「並不是轄管你們的信心,乃是幫助你們的快樂,因為你們憑信才站立得住。」保羅從主領受屬靈的權柄要責備、教導哥林多教會,目的不是轄制,而是幫助,使他們受益。對於一個謙卑柔軟的人來說,我們應該要十分感謝他人在愛心中誠實的勸戒,好讓我們能夠從錯誤中「醒悟過來」,免得繼續沈淪甚至滅亡。但是對於那些悖逆的人來說,不單是屬靈長輩愛心的勸戒,就算是上帝親自說話,他們也是照樣「油蒙了心,耳朵發沉,眼睛閉著」。就像文士法利賽人,與舊約的以色列人一樣,常常殺害上帝所派來代表上帝說話的先知,到最後連神的兒子都給殺害了。歷世歷代以來,這些殉道者的鮮血舖出了屬靈復興的道路,但這些不肯聽從甚至殺害上帝所差來使者的有禍了。我個人認為,在這末後的世代,上帝給每一個人最大聲、最清楚的聲音,不是像舊約一樣差派某一個人,而是我們每個人手中的「聖經」。我們絕對不是把牧師的講道取代聖經的聲音,馬丁路德改教就是要把讀經禱告的權利重新還給每一位跟隨主的門徒,因為人人皆為祭司。我們好好讀聖經,聽話順服,就能叫神的心感到喜樂,不致憂愁。反過來,不讀聖經的基督徒,根本不真正認識神,他或許以為認識,事實上只是認識「模糊不清,自己想像創造出來的偶像」。我們一定要自己讀聖經,也要立定心志來遵行神的旨意。

(2)保羅這一次暫時不去哥林多教會,是要給機會等候犯罪的人悔改,這就是寬容,如果悔改,保羅就能在真理中與教會一同在基督裏和好合一。如果不悔改,保羅勢必仍要帶著神的權柄去責備管教,這就叫保羅(或是聖靈)感到憂愁了。同樣的,今天耶穌還沒有第二次再來審判世界,一樣是「給我們機會,寬容等候罪人的悔改」,而不是「給我們機會,讓我們繼續過一個自大、自我中心的犯罪生活」。每一天都是悔改的機會,也都是滅亡的機會。滅亡並不一定指的就是立刻的死亡,對神而言,人在罪中與神隔絕,就是處在一種「滅亡的狀態裏面」。悔改最終的目的並不只是行為的改變,而是「我們與神持續和好」。很多基督徒天天在意自己或是他人的行為,天天盯著別人看有沒有行律法,卻不看重我們每天花時間與神親近、讀經默想,這種基督徒就會變成律法的宗教徒,走偏了方向。我們可能在外表守律法,可是裏面跟神不太熟,這卻不是神所要的。神要的是我們渴慕親近祂,然後從聖靈得著力量勝過罪惡,這才是唯一通往真理生命的道路。

V5~7,保羅在這裏很貼心,提出對於犯罪的人,我們的責備,目的不是叫別人沈淪,而是領他們悔改。所以不要「得理不饒人、說得太重」,免得會有人「憂愁太過,甚至沉淪了」。我們看過不少父母、師長,甚至牧者因為過於激烈,變成叫人靈裏受傷而不是悔改,離神更遠。求神賜給我們智慧,保羅的責備、勸戒,我們讀起來甚至覺得嚴厲,但是保羅在背後是付上代價:「心裏難過痛苦,多多地流淚」(2:4)保羅以一個屬靈父親的愛心,用眼淚與禱告來服事教會,而不單是用教導嚴厲的指責。我們今天的問題是大多數人都是在忿怒與自義中去責備別人,卻少了一份「流淚與禱告」的愛心為基礎,這是我們需要悔改的地方。在責備罪人的同時,求神也給我們足夠的眼淚與禱告中的愛心,在愛心中說誠實話,我們所說的,才會有永恆的價值。

 

4.今天的回應 
我過去一直以為我是個很愛教會的人,因為愛多,所以責備也就多。看見今天許多教會忙碌事工,沒有生命(十字架治死老我,活出新造的生命);許多基督徒忙碌聚會活動,卻不肯讀經回應;在教堂中熱鬧興奮,回到生活冷淡隱藏;強調福音事工,卻輕看內心悔改轉變,而感到心中焦急難過。但是今天讀了保羅的書信,才發現我太多自義,太少為教會流淚與禱告。求主赦免,賜下更多在愛中禱告的眼淚,與主同工,為自己禱告也求主喚醒今天的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