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賽亞書 45:1 ~13

45:1 我─耶和華所膏的古列;我攙扶他的右手,使列國降伏在他面前。我也要放鬆列王的腰帶,使城門在他面前敞開,不得關閉。我對他如此說:

45:2 我必在你前面行,修平崎嶇之地。我必打破銅門,砍斷鐵閂。

45:3 我要將暗中的寶物和隱密的財寶賜給你,使你知道提名召你的,就是我─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

45:4 因我僕人雅各,我所揀選以色列的緣故,我就提名召你;你雖不認識我,我也加給你名號。

45:5 我是耶和華,在我以外並沒有別神;除了我以外再沒有 神。你雖不認識我,我必給你束腰。

45:6 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處使人都知道除了我以外,沒有別神。我是耶和華;在我以外並沒有別神。

45:7 我造光,又造暗;我施平安,又降災禍;造作這一切的是我─耶和華。

45:8 諸天哪,自上而滴,穹蒼降下公義;地面開裂,產出救恩,使公義一同發生;這都是我─耶和華所造的。

45:9 禍哉,那與造他的主爭論的!他不過是地上瓦片中的一塊瓦片。泥土豈可對摶弄它的說:你做甚麼呢?所做的物豈可說:你沒有手呢?

45:10 禍哉,那對父親說:你生的是甚麼呢?或對母親(原文是婦人)說:你產的是甚麼呢?

45:11 耶和華─以色列的聖者,就是造就以色列的如此說:將來的事,你們可以問我;至於我的眾子,並我手的工作,你們可以求我命定(原文是吩咐我)。

45:12 我造地,又造人在地上。我親手鋪張諸天;天上萬象也是我所命定的。

45:13 我憑公義興起古列(原文是他),又要修直他一切道路。他必建造我的城,釋放我被擄的民;不是為工價,也不是為賞賜。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賽45:2 我必在你前面行,修平崎嶇之地。我必打破銅門,砍斷鐵閂。
45:3 我要將暗中的寶物和隱密的財寶賜給你,使你知道提名召你的,就是我─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

 

3.默想分享
(1)v1~7耶和華預言祂將膏抹波斯古列王來完成神的計畫,就是讓以色列民在被巴比倫所擄70年後,由古列王來完成使以色列民歸回的任務。這裏很特別的幾點,第1個以色列所所膏立的,都是指祭司以及君王,唯一一次提到古列是位外邦君王,因為祂是直接從神領受特別使命的;第2個神為了要完成祂的旨意,不但揀選古列,還幫助他攻破列國,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又賜他許多的寶物財寶;第3個雖然古列王自己不認識上帝,而且他在當時候已經統管列國,不可一世,卻願意對一個被擄的弱小民族格外施恩,費財費力助以色列回歸,這事唯有神的大能才能做成。上帝透過他叫世上的萬國萬民知道唯有耶和華是真神,古列成為神的見證人,也成為神手中祝福以色列百姓的器皿。

v8~13以色列一向是一個自我又自大的民族,當以賽亞預言上帝將要興起外邦巴比倫來滅亡以色列,後又要興起波斯古列王來助他們回歸,這對他們的民族自尊心肯定是一個嚴重的打擊。所以v8上帝宣告祂創造的偉大與權能;v9~11上帝比喻神與以色列人的關係,好像是窯匠與泥土的關係:「禍哉,那與造他的主爭論的!他不過是地上瓦片中的一塊瓦片。泥土豈可對摶弄它的說:你做甚麼呢?所做的物豈可說:你沒有手呢?」(v9)、v10則是形容兒女對父母的質疑。要注意v11和合本的翻譯:「耶和華─以色列的聖者,就是造就以色列的如此說:將來的事,你們可以問我;至於我的眾子,並我手的工作,你們可以求我命定(原文是吩咐我)。」是有問題的,比較貼近原文的翻法,按照呂振中的版本應該是:「以色列之聖者,那塑造以色列的、永恆主這麼說:『關於我眾子的事、你們要詰問我麼(根據死海古卷翻譯的)?關於我手所作的、你們要統管我麼?』」有不少牧師按照和合本解經,就會解釋成我們可以吩咐、命令上帝為我們做事,但是按照上下文,應該是疑問句:就是我們怎麼能夠質疑上帝的決定與工作呢?v12~13上帝再一次宣告祂的偉大,以及祂超越人有限的智慧,興起外邦君王來實現祂的旨意。

(2)這些預言對以色列人來說,肯定是極為嚴重的打擊,難怪後來以賽亞後來殉道,未得好死。以色列人一向自詡是天之驕子,上帝選民,一向看不起外邦人,卻怎麼也沒有想到上帝竟會用外邦人來管教甚至毀滅他們的國家,也沒有想到救他們的也是外邦君王,都是他們所瞧不起,或是恨之入骨的對象。就像今天神如果做事,難道一定要使用基督徒來做事嗎?恐怕不一定。神能夠按祂的旨意使用任何一個我們不喜歡的人或是政黨,甚至使用魔鬼,來煉淨神的選民,即使我們不喜歡。

我經常覺得台灣的教會,不願意好好禱告定睛於上帝,卻出奇意外的十分熱中政治或是社會運動,其實是因為我們把我們的信心放在某一個總統、政黨、民意代表,以為好的總統或政黨就能夠祝福台灣,翻轉台灣。這麼多年下來,才發現原來倚靠任何人或政黨都是沒有出路的,我們就會有極大的失望與落差。說穿了這些都像是在拜偶像,因為我們不好好專心倚靠神,我們的安全感竟然不是神,而是政治人物與政黨,然怪神要興起這一些人讓教會看清楚,不專心倚靠神的,都要因人跌倒,都要失望。如同以色列人一樣,身為神兒女的身份並不能救他們,任何神職人員、政治宗教領袖,都不能保護他們,反而當人民不專心倚靠神,而專門倚靠看得見的宗教活動或是政治人物,心中遠離神,惹神厭棄,必要遭禍。台灣的教會應當醒悟,政治、經濟、教育,都不能救人,更不能翻轉人心。台灣最大的罪,就是不專心尋求神,認識神,親近神,回轉歸向神。首當其衝的罪,就是教會的罪,雖然信主卻不靠主,反而追求外面的倚靠。要悔改,肯定是教會先悔改,我們的心對了,神就會讓一切回歸祂的保守。我們的心偏邪了,神就要使用外面的逼迫,來幫助我們轉向尋求心中的神。

 

4.今天的回應 
對於台灣教會面對同性戀的衝擊,政治的失望、經濟的敗落,有些教會或基督徒,選擇對政府與我們認為的罪人,用激烈的抗爭,用對立的態度,但似乎並沒有收到實質的效果,反而造成教會對於某些族群築起了隔絕的高牆。反而當教會回歸自己的本分,就是好好在神面前認罪、悔改、代禱,專心尋求神的拯救。我們的盼望不是政府,而是神;同樣的我們的仇敵也不是罪人,而是背後轄制人心的魔鬼;甚至比魔鬼更加可怕與可惡的,就是每一個人心裏面的老我,包含在教會中的基督徒也是。大概我們的老我舊人,是上帝最痛恨的對象,也是要想辦法煉淨的主要目標。我們一直把焦點放在人、環境、政治,卻不放在屬靈的爭戰與神的旨意,就是在神面前好好回轉歸向神,對於教會而言都是走錯了路。教會不是不能抗議,不能表明立場,但是要做外面的事情之前,我們必須先對付自己的生命,以及我們與神的關係。以色列人一切的攻擊,都不是始於外邦仇敵,而是始於他們與神作對,先得罪了神。基督徒最大的本事,就是祈禱、傳道,藉聖靈與神的話語改變人心,這件事我們不做,做一切外面的事都是本未倒置。人心才是神的重點,神關心的是人心,而不是我們的政治、經濟如何?在不斷批評政府與罪人之前,求主叫我先從回轉跪下禱告開始服事主,服事我們的國家與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