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賽亞書 46:1 ~7

46:1 彼勒屈身、尼波彎腰.巴比倫的偶像馱在獸和牲畜上、他們所抬的如今成了重馱、使牲畜疲乏。

46:2 都一同彎腰屈身、不能保全重馱、自己倒被擄去。

46:3 雅各家、以色列家一切餘剩的、要聽我言、你們自從生下、就蒙我保抱、自從出胎、便蒙我懷搋。

46:4 直到你們年老、我仍這樣、直到你們髮白、我仍懷搋。我已造作、也必保抱、我必懷抱、也必拯救。

46:5 你們將誰與我相比、與我同等、可以與我比較、使我們相同呢。

46:6 那從囊中抓金子、用天平平銀子的人、雇銀匠製造神像、他們又俯伏、又叩拜。

46:7 他們將神像抬起、扛在肩上、安置在定處、他就站立、不離本位、人呼求他、他不能答應、也不能救人脫離患難。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賽46:3 雅各家、以色列家一切餘剩的、要聽我言、你們自從生下、就蒙我保抱、自從出胎、便蒙我懷搋。
46:4 直到你們年老、我仍這樣、直到你們髮白、我仍懷搋。我已造作、也必保抱、我必懷抱、也必拯救。

 

3.默想分享
經文背景:v1~2彼勒、尼波,是巴比倫人所服事的神。彼勒是巴比倫神殿中地位最高的神,含意是“主”;而尼波是學識之神,是彼勒的兒子。每逢4月,巴比倫人便會將這兩個神像放在馬車或牛車上繞著城遊行,以增添節日的氣氛。當以色列人日後將要被擄到巴比倫,v3「雅各家、以色列家一切餘剩的」,就是上帝在安慰剩下的餘民。以色列的餘民被擄到異教異族,難免自視卑微,面對這些雄偉高大的偶像時不免退縮畏懼。但是神透過先知事先安慰勸勉這些餘民,不要相信這些假象,因為當波斯王塞魯士的軍隊毀壞這些神像後,它們便如貨物被牲畜運走,不但不能拯救他們的人民,反而成為難民逃亡的重擔。V3~5沒有別神能像耶和華一樣,如同父母親一般始終眷顧屬祂的子民:「從生下、就蒙我保抱、自從出胎、便蒙我懷搋。直到你們年老、我仍這樣、直到你們髮白、我仍懷搋。我已造作、也必保抱、我必懷抱、也必拯救。」v6~7那些製造偶像,或是膜拜偶像的,都必全然跌倒,終被棄絕。

人就是這樣,當我們處在環境順遂、無憂無慮的時候,我們就以為自己好像神一樣可以呼風喚雨,就忘了神,或只是把神當作宗教儀式崇拜,心中還是專靠自己。當我們面臨挫折、打擊、逼迫、患難的時候,我們難免會變得很自卑、無助、軟弱。就像以色列人一樣,環境順遂的時候不專心尋求神,一旦被滅被擄到巴比倫,這才看清人的軟弱無助。這時候如果我們的眼目沒有轉向神,我們看到的就是偶像的高大宏偉,或是敵人的富足強盛,而感到自卑自憐。換作是基督徒,如果我們沒有信心,當我們軟弱的時候,我們看到的不是神,而是看到這世上的人何等聰明、富有、能力、辦法,而感到自卑自憐。但是上帝警告以色列的餘民,不要定睛在這些外在的偶像與環境身上,因為這些偶像將來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如同基督徒面對軟弱挫折艱難,要定睛的不是世上的人,也不是環境,而是神,因為那些不信主的世人,即使暫時看起來很有辦法,很厲害,但終有一天在神面前都要站立不住,唯有神所眷顧的子民必享恩惠慈愛與長久的平安。

V3~4,神對我們的一生,是「從生下、就蒙我保抱、自從出胎、便蒙我懷搋。直到你們年老、我仍這樣、直到你們髮白、我仍懷搋。我已造作、也必保抱、我必懷抱、也必拯救。」不管我們年紀是年幼或是老邁,在神面前永遠是個需要倚靠神的孩子。耶穌說在天國裏的,都要像孩子一樣的單純、信靠、相信。神敵擋驕傲的人,卻賜恩給謙卑的人。人最怕的是一有辦法,就覺得不可一世,就想要當神,就自以為神,自以為無所不能,這樣的人到最後,反而是被棄絕的一群。反而在神面前懂得謙卑、懂得倚靠、緊緊抓住神的人,反而是最蒙福,最有恩典的一群人。我們看見今天教會裏面充滿了許多像是明星型的領袖,好像屬靈人就是無所不能,就是高高在上,這些都是神要敵擋的人。我們總要學習保羅常常誇自己的軟弱,常常回轉像孩子緊緊抓住神,不要有一天翅膀長硬了自高為神,也不要為了面子或是虛偽的見證必須裝的很屬靈,我想這些都是沒有必要的事。最榮耀的見證,不是讓人看見我很厲害,很有辦法,而是看見「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林前15:10)

 

4.今天的回應 
我過去因為很自卑,沒有好好讀聖經,沒有從神而來的話語建立起來的信心,也就沒有什麼分辨與察驗的能力。在教堂中非常羡慕那些看起來很有能力,很有辦法,很有口才,很會治理的教會領袖,不斷想要「變強」像他們一樣,覺得這樣才能榮耀主,才能服事主。我在這種迷思之中非常多年,一直定睛在人,在環境,在神蹟,在表現上,而不是真正定睛在神身上,生命一直沒有成長,因為我早已把人當成偶像在信靠崇拜。直到漸漸我才發現,許多在台面上似乎是很強、很厲害、很有辦法的領袖,有一些後來一個個被揭發出來犯罪跌倒,有公開也有私下的。而且我相信還有許多是未揭發的,我想我也不是幸災樂禍,因為我也是大罪人,也是罪魁。重點是我們千萬不要過於自卑就高舉人而不是高舉神,不要定睛在人身上而不是專心仰望神。神才是真正從我們生下、出胎、年老、髮白,都一直在保抱、懷搋。神造作我們、保抱我們、懷抱我們、拯救我們。我們敬重一切的領袖,但是絕不高舉任何一個人,而是單單高舉神,將榮耀歸給神,如此自我期許,也與屬靈家人彼此勉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