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傳 14:19~28

14:19 但有些猶太人從安提阿和以哥念來,挑唆眾人,就用石頭打保羅,以為他是死了,便拖到城外。

14:20 門徒正圍著他,他就起來,走進城去。第二天,同巴拿巴往特庇去,

14:21 對那城裏的人傳了福音,使好些人作門徒,就回路司得、以哥念、安提阿去,

14:22 堅固門徒的心,勸他們恆守所信的道;又說:「我們進入 神的國,必須經歷許多艱難。」

14:23 二人在各教會中選立了長老,又禁食禱告,就把他們交託所信的主。

14:24 二人經過彼西底,來到旁非利亞。

14:25 在別加講了道,就下亞大利去,

14:26 從那裏坐船,往安提阿去。當初,他們被眾人所託、蒙 神之恩、要辦現在所做之工,就是在這地方。

14:27 到了那裏,聚集了會眾,就述說 神藉他們所行的一切事,並 神怎樣為外邦人開了信道的門。

14:28 二人就在那裏同門徒住了多日。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徒14:22 堅固門徒的心,勸他們恆守所信的道;又說:「我們進入 神的國,必須經歷許多艱難。」

 

3.默想分享
(1)v18~19短短二節經文,一則天堂、一則地獄。百姓才剛剛封保羅和巴拿巴為神,拿起花圈要向他們下拜,結果被人一挑唆,馬上變了臉孔,變成拿石頭把保羅打到幾乎要死,還丟到城外。想想耶穌也曾經經歷過那些高喊「和散那」歡迎耶穌進城的人,不久後就換成喊:「釘他十字架」!人心不可測又極為善變,耶穌就曾經說過:「同我吃飯的人用腳踢我。」那些花時間用生命在追求討好世人喜歡的人,簡直是在浪費生命,追求浮雲般霎時不見虛浮的榮耀。人心像翻書一樣,極為不可靠,我們應當竭力追求討神的喜悅,敬畏神,卻不懼怕人,一心追求神的榮耀與永恆的獎賞。

v20下一站他們往特庇去,v21「對那城裏的人傳了福音,使好些人作門徒」。這裏很特別的地方,就是記載保羅巴拿巴的服事使得「好些人作門徒」。這裏不是記載好些人「就信了」,而是說好些人「作門徒」。我們曾經在約2:23~24「有許多人看見他所行的神蹟,就信了他的名;耶穌卻不將自己交託他們。」有人信主是因為神蹟信的,他們心裏總是不斷在等耶穌什麼時候為他們行個神蹟去滿足他們的需要,卻不是因為信了主生命悔改翻轉改變,起來成為跟隨的門徒。保羅傳的福音不是叫人來看神蹟的福音,而是傳講叫人背起十字架跟隨主,成為門徒的福音。今天許多專講神蹟能夠滿足世人好聽的信息,卻從來都避開十字架不講,這些教會要好好向保羅學習功課。

(2)v20保羅才剛被打到幾乎以為已經死了,清醒過後竟然直接走進這個要打死他的城裏去,而不是氣得轉身就走,順便跺下腳上的塵土宣告這群人不配上帝的祝福。v21「就回路司得、以哥念、安提阿去」,要注意路司得、以哥念、安提阿這些地方都是他們曾經被人逼迫、反對,並冒過生命危險的地方,保羅不但沒有記仇棄絕這些逼迫殺害他的人群,反而毫無恐懼不怕死的巡迴這些城市,為什麼?原來是在這每一個城市之中,都有信主的門徒,保羅必須不斷的堅固門徒的信心:「勸他們恆守所信的道」,又說:「我們進入 神的國,必須經歷許多艱難。」保羅不是教導他們信主之後能夠帶來什麼世上的好康福氣,反而是竟然告訴他們:「必須經歷許多艱難」,真不知道今天的教會會不會這樣去堅固我們信主的門徒?

要記得我們進神的國,絕不是因為我們的努力,而是單單倚靠耶穌捨身流血,我們是因信稱義,完全沒有任何一點功勞。但是這並不是代表我們信主之後不會遇到許多的艱難,剛好相反,聖經叫我們看見我們一定會遇得到的。我們能夠進神的國是100%完全是耶穌的功勞,但是我們在世上活著的每一天都必須跟隨主的腳蹤,天天背起十字架一起跟隨主走人生的窄路。因為神國的道路,有仇敵的攻擊,有世界的逼迫,有老我的攔阻,我們必須緊緊跟隨主去經歷這一切。那些信主之後等著享福的人,恐怕我們都是沒有好好讀聖經,也是隨波逐流毫無影響力的一群人,早已被世界給同化了,甚至有沒有真實得救都有問題。天國是榮耀的,但是通往天國的路是窄路,是窄門。通往滅亡之路是又寬又大,是大多數群眾選擇的路,跟隨基督的門徒要拒絕跟隨盲目無知的群眾,而是跟隨主走人生窄路,我們天天讀聖經禱告,就是明白真理,得著力量好好跟隨主。

(3)v23「二人在各教會中選立了長老,又禁食禱告,就把他們交託所信的主。」保羅的宣教旅行總共有4次,每次都在不同的城市裏面建立教會,將信主的人聚集起來,按立長老來治理。一個城市一個教會,城市之間的教會是交流互通的,而不是分門結黨。每次保羅寫信給一個城市,教會之間就會把信流傳開來。在不同的教會中保羅選立、按立長老,長老又稱監督、牧者。整本聖經這個詞的翻譯都是牧者為主,只有一處翻成牧師,是中文翻譯的問題,但是今天卻被當作是階級或職業的象徵,實屬不當。因為各地長老、監督、牧者主要多為帶職,就像今天中國大陸各城市中的家庭教會一樣,分散各地的家庭教會人不必多,而以成熟的屬靈領袖來負責牧養治理,就像我們協會中的「小家長」意思一樣。

而真正的全時間服事同工,則是巡迴在各教會之間作堅固、訓練、教導、協助牧養的工作,就像彼得、約翰、巴拿巴、保羅…等使徒,都曾經待過哥林多的教會、以弗所的教會…一樣。教會不是屬於某個人的,也不是屬於某個「派系」,這些都是人為的「分門結黨」,是保羅所責備的現象。同一個城市信主的人,都是互為肢體,互為弟兄姊妹,不要分什麼你的我的。而服事主的工人,應當隨著聖靈的帶領以城市為單位去協助、堅固、訓練、差派門徒生命成長,拓展神國,千萬不要變成分門結黨的始作俑者,破壞合一製造分裂,叫「親者痛、仇者快」了。

 

4.今天的回應 
我今天服事的雛形,都是根據於使徒行傳的榜樣與教導,作出調整與依據的準則。反觀今天西方國家的教會,或是西方宣教士傳福音到台灣來建立的教會,早已看不見初代教會應有的樣子,反而是依循西元300年後羅馬皇帝政教合一帶來宗教化的現象。感謝主在全世界最大的中國大陸與回教世界,仍然保留了一大部份初代教會在家庭與生活當中聚會的雛形,最重要的是落實信仰生活化,信仰可以在家庭、職場、生活中活出見證與實際,而不是落入表裏不一的宗教體系。感謝主服事家職場教會這10年來,加上推動QT靈修至今,看見開始有明白聖經真理,又願意跟隨主的門徒興起,一切代價都是值得的。模式不是最重要的,但是錯誤的模式卻容易絆倒人進入單單「作禮拜」的宗教系統,甚至演變到今天教會追求人數高舉成功神學吸引人的亂象,福音變成不是福音,而是追求成功的方法。求主喚醒教會與基督徒,走天國道路是避免不了鞎難的,但是有主同行一切都值得了。今生何其短暫,永恆何其榮耀,有智慧的人,當知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