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傳 15:30~41

15:30 他們既奉了差遣,就下安提阿去,聚集眾人,交付書信。

15:31 眾人念了,因為信上安慰的話就歡喜了。

15:32 猶大和西拉也是先知,就用許多話勸勉弟兄,堅固他們。

15:33 住了些日子,弟兄們打發他們平平安安地回到差遣他們的人那裏去。(有古卷加:

15:34 惟有西拉定意仍住在那裏。)

15:35 但保羅和巴拿巴仍住在安提阿,和許多別人一同教訓人,傳主的道。

15:36 過了些日子,保羅對巴拿巴說:「我們可以回到從前宣傳主道的各城,看望弟兄們景況如何。」

15:37 巴拿巴有意要帶稱呼馬可的約翰同去;

15:38 但保羅因為馬可從前在旁非利亞離開他們,不和他們同去做工,就以為不可帶他去。

15:39 於是二人起了爭論,甚至彼此分開。巴拿巴帶著馬可,坐船往居比路去;

15:40 保羅揀選了西拉,也出去,蒙弟兄們把他交於主的恩中。

15:41 他就走遍敘利亞、基利家,堅固眾教會。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徒15:36 過了些日子,保羅對巴拿巴說:「我們可以回到從前宣傳主道的各城,看望弟兄們景況如何。」
15:41 他就走遍敘利亞、基利家,堅固眾教會。

 

3.默想分享
(1)感謝主,初代教會最大的危機處理之一終於告一段落,就是猶太人的教會確定外邦人信主非因割禮與律法,乃是因信稱義。雖然後來仍然有些猶太教師在加拉太教會中假傳聖旨,教導人要因行律法得救,但整體而言我們得救救完全是「因信稱義」這件事是被確定的,這個真理叫眾人得著自由與喜樂。我們是因為先擁有聖靈恩典中賜給我們的信心、愛心、力量,才能夠遵行神的旨意,而不是因為先遵行律法才能得著生命。這裏有趣的事,12個使徒跟了耶穌3年半的時間,保羅卻沒有跟過耶穌,但是在真理的啟示上似乎保羅的教導勝過使徒,清楚且明白。所以我們對神的認識,真的不是倚靠過去的經驗與傳統習俗,而是倚靠聖靈的啟示,正如保羅所宣告的:「因為我不是從人領受的,也不是人教導我的,乃是從耶穌基督啟示來的。」(加1:12)

v36「過了些日子,保羅對巴拿巴說:「我們可以回到從前宣傳主道的各城,看望弟兄們景況如何。」保羅和巴拿巴平時就在安提阿這個城市境內的教會教導人,要注意安提阿是一個城市,裏面所有的教會都是屬於「安提阿教會」,考古學家在安提阿的地層底下挖掘出超過二十間教會的遺址,都是屬於公元後第四世紀,可以看出來在基督教傳道初期安提阿信仰的興盛。在保羅的觀念裏面,同一個城市之間的教會是合一的,是一體的,而不是分門結黨的。另外對於他所開拓的教會,保羅用三種方法來堅固,第一個是代禱,甚至是經常用眼淚代禱;第二個是巡迴教導,有時候他自己去,有時候也會找同工去;第三個就是用書信教導,而且書信的傳遞不是給一間教會,而是在一個城市中的許多教會中流傳的。保羅對於所開拓的教會,通常在離開前會按立牧者(大多是帶職者)來治理,他不會一直掌控,但會用愛與權柄來教導。

(2)保羅的第二次巡迴佈道,因為巴拿巴想要帶表弟馬可而鬧翻了,於是分道揚鑣,使徒行傳中也從此沒有再提到巴拿巴的名字。過去的解經家通常認為是因為第一次馬可軟弱跑掉了,保羅這次不願意帶他,但是巴拿巴接納馬可,所以日後馬可被堅固定成為可靠的同工,後來保羅也誇獎馬可的幫忙,甚至馬可寫了馬可福音。但是近期的解經有不同的看法,康來昌牧師:「那時有衝突了,巴拿巴要帶他的表弟約翰馬可去,而保羅因為他從前曾經離開,這我們講過,傳統的理由是說馬可還小,怕吃苦;現在的解釋就是馬可受不了保羅這種因信稱義:把外邦人跟猶太人一視同仁,不需要受割禮。馬可可能受猶太人影響不喜歡保羅這種福音。不管哪一個理由,尤其是最近期的這個理由的話,馬可實在對真理認識不清楚,不可以帶去的。我認為保羅不帶他去是對的。可是巴拿巴這很柔和的人就不能接受了。」

康牧師:「兩個人就分開,從此《使徒行傳》就沒有再提過巴拿巴。我想這個人非常的好,但也失之太寬了。太寬,神也不能用;太寬、太緊都不行,要剛剛好走在神的道路中。我們一定要完全的討主的喜悅,不要因為自己的個性而太寬或太嚴。我知道很多人是認為:各打五十板,覺得巴拿巴和保羅都對,但我再想想,尤其馬可是在信仰上的因信稱義不同的話,那保羅更是正確。也因為保羅的拒絕,我想到後來保羅才能說:馬可在我傳道的路上是有用的:一方面是在監獄裡就稱馬可是他的同工,一方面對提摩太的書信裡也講到說馬可有用。在嚴厲的拒絕人時,對他的反省、提醒、和造就,我想是很對的;寬大會叫他一直站不起來。」

 

4.今天的回應 
最近慕約翰牧師講了一篇頗具震撼力的道,顛覆大家的傳統,也跌破許多人的眼鏡,但卻是我過去經常在提到的觀念。就是一個城市只有一間教會,卻有許多的牧者:「我們談到在我們城市中有許多教會,但我們忽略了、忘了,耶穌是以『一間教會』的眼光,來看我們城市中的不同教會。(城市裡)有很多不同的牧者、監督,但是,只有『一個羊群』,這個就是,神國度的眼光和思維。…從使徒行傳20章28節經文的英文可以看出,羊群是『單一』的,整個教會也是『單一』的;牧羊人有『很多』,但是都屬乎於基督的教會。」

我個人實在太阿們這一個教導,也不斷在往這個方向在宣傳服事。今天的教會剛好顛倒過來,每一個牧者都是一個教會中的王,把同一個城市分裂成無以數計的大小教會,並且限制弟兄姊妹不准私下來往,否則就控告是「不委身、偷羊、搶羊」,說穿了,到底羊是誰的?這種劃地自限,分門結黨的作法從西方宣教士傳福音至今越演越裂,事實上今天所有在台灣的宗派大多數是傳承西方教會分裂後的產物。期待我們都擁有像保羅一樣為父的心,不以自己的權力利益為考量,願意用真理和愛來成全門徒,並放手交託不要掌控,讓整個城市的教會能夠在主的真理與愛中合一,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