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傳 17:16~23

17:16 保羅在雅典等候他們的時候,看見滿城都是偶像,就心裏著急;

17:17 於是在會堂裏與猶太人和虔敬的人,並每日在市上所遇見的人,辯論。

17:18 還有以彼古羅和斯多亞兩門的學士,與他爭論。有的說:「這胡言亂語的要說甚麼?」有的說:「他似乎是傳說外邦鬼神的。」這話是因保羅傳講耶穌與復活的道。

17:19 他們就把他帶到亞略‧巴古,說:「你所講的這新道,我們也可以知道嗎?

17:20 因為你有些奇怪的事傳到我們耳中,我們願意知道這些事是甚麼意思。」

17:21 (雅典人和住在那裏的客人都不顧別的事,只將新聞說說聽聽。)

17:22 保羅站在亞略‧巴古當中,說:「眾位雅典人哪,我看你們凡事很敬畏鬼神。

17:23 我遊行的時候,觀看你們所敬拜的,遇見一座壇,上面寫著『未識之神』。你們所不認識而敬拜的,我現在告訴你們。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徒17:16 保羅在雅典等候他們的時候,看見滿城都是偶像,就心裏著急。

 

3.默想分享
(1)從昨天的經文看見保羅真是辛苦,從一個地方傳福音,又不斷遭到逼迫就逃到另一個地方,經常都是如此。看起來是逼迫,是辛苦,但是相信背後都有上帝親自的帶領與旨意。昨天才看見從庇哩亞逃出來,今天的經文就看到雅典這個城市。保羅傳福音總是對整個城市傳福音的,以城市為單位,教會的建立也是以整個城市合一為單位,並不是像今天一樣又細分成無數個的宗派。「雅典」是亞該亞省的重要城市,它是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斯多德等大哲學家的家鄉,為希臘文學、藝術、哲學的中心。這個城市在當時代以哲學、戲劇、文明著稱,似乎一切都到了頂點,可是他們並不認識上帝,反而到處都是偶像林立。據說雅典城內的偶像,比希臘其他各地的總合還多;因此有人說:「在雅典城尋找神(指假神偶像),比尋找人更容易。」

想到雅典,不由得想到今天台灣的社會,有許多人文的文學、藝術、哲學,百花齊放,人文薈萃。但是相同的現象是,偶像林立,人民無所不拜,簡直令人瞠目結舌。與保羅不同的是,今天基督徒在台灣的環境中成長,對偶像林立早已見怪不怪,習以為常了,但是保羅的反應卻是「心裏著急」,然後開始「每日在市上所遇見的人辯論」(v16)。可能很多人在想,我又不是保羅,這麼火熱、激動,我只是一般「平信徒」而已。我想我們當然反應不像保羅這般激烈,到處想要找人傳福音,甚至辯論宗教信仰。但是「心裏著急」,我認為這不是保羅的專利品,甚至連神都是同樣的「心裏著急」。最近跟不同的弟兄姊妹都分享到同一件事情,就是好像我們信主時間比較久了,就落到一種對靈魂不冷不熱的自我中心光景。舉個例子就好像一部韓國短片所描述的,我們都是在罪惡的大海中快要沈淪溺斃,然後一個個被神拯救起來,回到岸上脫離危險。但是我們的反應卻是在岸上的人卻開始聚在一起烤肉、聚會、取暖,互道平安,分享見證。卻對周遭仍在罪海中沈淪的人竟然無動於衷,這就是今天教會的光景。基督徒忙著參與不斷的聚會、許多的課程,各樣的特會,卻唯獨跨不出教堂的大門去拯救外面失喪的靈魂。「心裏著急」,是神每天看著失喪靈魂的反應,盼望我們也能夠「以基督的心為心」,有所知覺。

(2)v18「保羅傳講耶穌與復活的道」,整個使徒行傳我們看見、聽見,所有的使徒門徒,包含保羅的分享裏面,福音就只有這一個,「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耶穌與復活的道」,就是指耶穌為世人的罪死,又從死裏復活,凡願意接受耶穌赦罪之恩的,就蒙應許因信稱義成為神的兒女。我們的福音不是世上哲學、不是成功之道、不是致富之道,而是講到有一位獨一真神,祂為我們所做的工作,以及我們應該如何回應祂。福音不能灌水稀釋,不能講偏講錯,我們要抓住重點。

以彼古羅和斯多亞兩門,是代希臘最負盛名的兩大哲學學派。「以彼古羅」是縱慾派,「斯多亞」是禁慾派。雅典這個地方盛行各種學說、理論,平常雅典人的興趣嗜好就是喜歡將新聞說說聽聽(v21),初聽到主的道還覺得是「新道」,就出於好奇心想知道更多,就把保羅帶到「亞略巴古」Mars’ Hill,就是戰神的山,也是他們討論與裁判關於宗教或道德方面議題的雅典議會或議會進行的地方。他們是出於好奇的心,想要了解「新的道理」,卻不是有心追求真道。但是保羅抓緊每一次的機會,挑戰他們的信仰。保羅觀察到了雅典人偶像林立,無所不拜,甚至有一尊神叫作「未識之神」,意思是拜這麼多,害怕還有的沒拜到,就全部歸給「未識之神」,這樣就全包了,保羅從這裏開始要分享福音。

 

4.今天的回應 
其實想想台灣人跟雅典人一樣,喜歡拜拜,而且喜歡「到處拜、無所不拜、深怕掛一漏萬」,所以沒拜的都叫「未識之神」?其實拜得越凶,就越顯示出一個人裏面的沒有安全感、恐懼、焦慮、不安。我過去從國中生時代就沈迷研究命理,從紫薇斗數、姓名學、八字、四柱推命、奇門遁甲…,我都渴慕學習,因為想要探索真理,又怕錯過那一個,就盡量都學,想要找到改運秘方,甚至因此改了名字。這些都顯露出我裏面的不安、恐懼、焦慮。直到18歲被聖靈充滿,信了主,發現要拜只要拜一位神,一位創造宇宙萬物,一位獨一真神就好,何必這麼累呢?越信主,就發現越平安、越喜樂,同樣的也越勇敢,越不必焦慮。今天讀到經文,求主幫助我對台灣百姓不要感到「麻木、無感」,而是像耶穌一樣仍然「心中著急」,今天為台灣百姓禱告祝福:棄絕偶像,歸向真神,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