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傳 18:18~28

18:18 保羅又住了多日,就辭別了弟兄,坐船往敘利亞去;百基拉、亞居拉和他同去。他因為許過願,就在堅革哩剪了頭髮。

18:19 到了以弗所,保羅就把他們留在那裏,自己進了會堂,和猶太人辯論。

18:20 眾人請他多住些日子,他卻不允,

18:21 就辭別他們,說:「神若許我,我還要回到你們這裏」;於是開船離了以弗所。

18:22 在該撒利亞下了船,就上耶路撒冷去問教會安,隨後下安提阿去。

18:23 住了些日子,又離開那裏,挨次經過加拉太和弗呂家地方,堅固眾門徒。

18:24 有一個猶太人,名叫亞波羅,來到以弗所。他生在亞力山大,是有學問(或譯:口才)的,最能講解聖經。

18:25 這人已經在主的道上受了教訓,心裏火熱,將耶穌的事詳細講論教訓人;只是他單曉得約翰的洗禮。

18:26 他在會堂裏放膽講道;百基拉、亞居拉聽見,就接他來,將 神的道給他講解更加詳細。

18:27 他想要往亞該亞去,弟兄們就勉勵他,並寫信請門徒接待他(或譯:弟兄們就寫信勸門徒接待他)。他到了那裏,多幫助那蒙恩信主的人,

18:28 在眾人面前極有能力駁倒猶太人,引聖經證明耶穌是基督。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徒18:23 住了些日子,又離開那裏,挨次經過加拉太和弗呂家地方,堅固眾門徒。
18:28 在眾人面前極有能力駁倒猶太人,引聖經證明耶穌是基督。

 

3.默想分享
(1)v18~22保羅經敘利亞、以弗所,來到耶路撒冷,最後回到安提阿教會,這是保羅第二次宣教旅行的結束,接著v23又是第三次旅行宣教的開始。對於保羅而言,可能安提阿教會是他起初被差派、也是最受到支持的教會,而耶路撒冷教會因為有許多猶太基督徒重量級的教會領袖,保羅也尊重這些人,所以盡可能都還是有所分享交通,也用實際的募款賑災來表達他在基督肢體中實際愛的行動。v23「挨次經過加拉太和弗呂家地方,堅固眾門徒」保羅在各處建立教會,所以到處都是神的家,都是主裏面的弟兄姊妹。但是保羅除了傳福音,仍然不斷掛心他們生命的成長,因為有許多仇敵的攻擊和詭計,也有世界的引誘誘惑,或是老我與聖靈之間日夜的爭戰,不斷在拉扯基督徒的生命。所以保羅不只是傳福音建立教會,他也經常透過禱告、巡迴探訪,與書信教導真理不斷堅固這些主裏面的肢體,但是在這一切之上最重要的是,教會是屬於神自己的,保羅不是三頭六臂,他除了盡上本分,還是必須交出主權把教會交託給聖靈,讓聖靈來親自掌權管理。

v24~28這裏記述猶太人弟兄亞波羅有神所賜的口才,又有心中的火熱來到以弗所想要講論教訓人。只是他只知道施洗約翰悔改的洗禮,對於耶穌的事蹟、死裏復活、賜下聖靈這些事並不了解。所以當時住在以弗所的百基拉、亞居拉夫妻聽見他的信息,就私下邀他把耶穌的救恩與聖靈的工作跟他傳講的更為全面透徹。最後還幫忙安排差派他到亞該亞地方,就是包括後來我們看見的哥林多等教會中,請對方的門徒能夠接待亞波羅,教導幫助教會更認識真理。v28「在眾人面前極有能力駁倒猶太人,引聖經證明耶穌是基督。」這裏我們看見亞波羅的信息整個改變了,過去他傳講的是施洗約翰悔改的洗禮,如今他和保羅一樣,福音的核心內容都在於「引聖經講明耶穌是基督」。基督的意思就是指彌賽亞、受膏者、更貼切的說法是受膏的君王。我們福音的內容一定是這個,就是耶穌來釘十字架死裏復活,不但是我們的救贖主;但祂更是受膏的君王,是我們人生的主宰。悔改一定包括承認罪過,也包括治死老我交出我們生命的主權,尊主為大、信靠順服。不管保羅、亞波羅,所傳講的這才是真正的福音。

(2)我們從使徒行傳路加的記載裏面,不難看見亞波羅這位弟兄,他並不是出身於當時候的神學院,先成為神職人員:文士或法利賽人,然後才能開始服事。恐怕初代教會大多數門徒,包含耶穌的12位門徒,都沒有經過當時認可的神學教育。保羅曾經在迦瑪列門下受教成一個法利賽人,但是當時候的神學教育卻使他成為大發熱心逼迫耶穌門徒的凶手,直到他悔改被聖靈啟示許多真理,才能重新被神使用。初代教會想要服事主並不是以文憑或頭銜地位,而是以聖靈恩賜與生命的果子,被眾人察驗、接納,然後可以巡迴在不同的教會之間按恩賜來服事。每個教會的牧者都有責任要察驗服事者教導的內容與生命的果子,但絕不是單靠文憑與頭銜卻不加察驗。教會之間也是彼此互通交流的,就好像百基拉、亞居拉夫妻推薦亞波羅給亞該亞的眾教會一樣。我們要學習的看見是,初代教會跟今天教會高舉文憑與頭銜的作法剛好相反,教會對於服事者的接納度是以屬靈恩賜與生命的果子為察驗的標準,而且教會一定必須承擔起察驗的責任,拒絕披著羊皮的假教師、假使徒、假先知,把錯誤的真理混進教會污穢眾人。

 

4.今天的回應 
我個人認為今天教會的現況,其實是從西元300多年羅馬皇帝政治合一之後的產物,教會變成政治掌控人民的利器,所以設立聖品階級,規定只有聖潔的神職人員才有資格講解聖經與代表信徒向神認罪,類似今天中國的三自教會,是動員國家力量介入教會來掌握信徒的方法。雖然馬丁路德後來改教了,但是教會仍然是以教堂、專業的神職人員,與作禮拜為導向來治理信徒的,這和初代教會截然不同。初代教會就是深入於一般人的日常生活,在家庭與生活之中,與身邊的家人鄰舍息息相關的。初代教會走的不是專業路線,而是生命與生活路線。教會不是另一個特別設立的組織,而是我們天天生活周遭的家人同事鄰舍。教會運作不是幾個w刻意運作的流程,不是五花八門某一套人編出來的教材,而是使徒的教訓,也就是直接讀聖經,並且是在日常生活的飯桌與生活關係中自然聚會與分享。當然今天教會的型態不是一定錯誤必須推翻,而是我們怎麼可以打破分門結黨,一定要分成你的我的這種心態;打破把神職人員當作上帝一樣卻不加分辨察驗而被要求一味愚忠順服;打破宗教與日常生活脫節,只活在作禮拜與教堂形式,卻在日常生活中活出另一個樣貌;打破重視教堂事奉,卻輕看家庭與職場見證…,這是我們持續有待努力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