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傳 20:1~12

20:1 亂定之後,保羅請門徒來,勸勉他們,就辭別起行,往馬其頓去。

20:2 走遍了那一帶地方,用許多話勸勉門徒(或譯:眾人),然後來到希臘。

20:3 在那裏住了三個月,將要坐船往敘利亞去,猶太人設計要害他,他就定意從馬其頓回去。

20:4 同他到亞西亞去的,有庇哩亞人畢羅斯的兒子所巴特,帖撒羅尼迦人亞里達古和西公都,還有特庇人該猶,並提摩太,又有亞西亞人推基古和特羅非摩。

20:5 這些人先走,在特羅亞等候我們。

20:6 過了除酵的日子,我們從腓立比開船,五天到了特羅亞,和他們相會,在那裏住了七天。

20:7 七日的第一日,我們聚會擘餅的時候,保羅因為要次日起行,就與他們講論,直講到半夜。

20:8 我們聚會的那座樓上,有好些燈燭。

20:9 有一個少年人,名叫猶推古,坐在窗臺上,困倦沉睡。保羅講了多時,少年人睡熟了,就從三層樓上掉下去;扶起他來,已經死了。

20:10 保羅下去,伏在他身上,抱著他,說:「你們不要發慌,他的靈魂還在身上。」

20:11 保羅又上去,擘餅,吃了,談論許久,直到天亮,這才走了。

20:12 有人把那童子活活地領來,得的安慰不小。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徒20:7 七日的第一日,我們聚會擘餅的時候,保羅因為要次日起行,就與他們講論,直講到半夜。

 

3.默想分享
(1)在以弗所之亂平定之後,保羅往馬其頓地區去,v2走遍了那一帶地方,勸勉門徒。初代教會的服事,全都集中在「門徒」的身上。耶穌、保羅、使徒們…,一切的服事,是為了要帶領人成為「門徒」,門徒在那裏,我們的服事也在那裏。基督徒要結出二種果子出來,一個是生命的果子,就是指耶穌生命的成分,在我們裏面越來越多;而外在的果子,則是指門徒生養出更多的門徒出來,代代相傳。神愛世人,但是耶穌、保羅、使徒的一生,只跟最親密的門徒在一起。門徒是誰?門徒就是天天背起十字架,交出生命主權,順服跟隨主,並且愛耶穌超過世上一切人事物的人。門徒一生只為神而活,所以神也把一切的重心放在這少數人身上,門徒是新約時代的「餘民」,要承受榮耀的產業。對耶穌而言,所有信主的人,都應該就是「門徒」,但顯然有些人不願意捨己跟隨,所以耶穌說這些人「不配」來跟隨祂。今天的教會已經失去了這個看見,以為只要上個「門徒訓練」課程就能夠使人成為門徒,卻看見一大堆基督徒整天只有在禱告追求世上名利好處,這種現象令人啼笑皆非。門徒是捨去老我與世界,以神為中心的一群人,又怎麼可能整天只為世界名利而活?保羅一生的服事一個是不斷傳揚「耶穌與十字架」的福音,一個是把握每個機會造就門徒,盼望這也是我們一生追求的榜樣。

v3這裏真是悲哀,保羅宣教的腳蹤到那裏,總是會有一群猶太人的逼迫要跟到那裏,不斷設計要殺害保羅。有人在服事神,就有人在敵擋神。感謝主,若非是神的允許,我們一根頭髮也不會掉落,但是這群魔鬼的打手、爪牙,真是有禍了,不但不是服事主宣揚天國福音,反而是在不斷攔阻福音。耶穌曾經嚴厲痛責文士與法利賽人,他們自以為是在服事主,卻是不斷地在攔阻人得救:「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你們走遍洋海陸地,勾引一個人入教,既入了教,卻使他做地獄之子,比你們還加倍」。原本是一生定意奉獻委身服事上帝的人,到頭來竟全都成為上帝福音的敵人,成為攔阻人得救的殺人凶手。這些猶太人就像當初的保羅一樣,以為是服事上帝,卻是一直都在與神作對。到底什麼是服事?是用我的熱心方法,為了嚴守宗教傳統而不惜逼迫聖靈的工作,還是成為謙卑悔改,放下成見,順服體貼聖靈的真門徒。

(2)v7保羅一向習慣在安息日進會堂跟猶太人辯論聖經,也習慣在主日(七日的第一日)找門徒一起擘餅聚會。因為當時有一些奴隸成為基督徒,他們在白天須要作工,只有在晚上才能參加聚會,所以擘餅記念主的聚會是在晚上進行,因此又稱作「主的晚餐」。今天一般教會定星期天為主日,參與聚會,這本是美事,但台灣早期的教會把「守主日」變成了一項新的律法,嚴辭控告那些主日沒有聚會的人,其實這就已經破壞了原本的美意。初代教會外邦基督徒守主日,猶太基督徒守安息日,甚至也有在家中天天擘餅聚會的人,他們經常為了這事在爭吵,以致於保羅必須跳出來澄清:「有人看這日比那日強,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樣,只是各人心裏要意見堅定…。你這個人,為甚麼論斷弟兄呢?又為甚麼輕看弟兄呢?因我們都要站在上帝的臺前。」意思是你想要那一天,或是每一天都聚會,都是出於甘心樂意,卻千萬不要去論斷其他跟你看法不一樣的弟兄姊妹們。因為人比日子重要,主耶穌已經復活了,天天都活在我們心裏,我們是隨時隨地都在聚會,而不是為了守律法的形式不斷去指控別人,這樣就犯了另一個更大的罪了。

另一個現象,保羅的聚會似乎總是跟擘餅放在一起,初代教會的擘餅通常跟吃飯放在一起(通常是晚餐),意思是在吃飯中或吃飯後就一直持續在聚會,聚會生活化,而不是脫離生活搞不必要的形式流程。美國推動家教會的丁湯尼醫師他們有一個名詞,叫作table church(餐桌教會),倒是很符合初代教會的精神,也很適合現代人使用。

(3)v8~12保羅難得巡迴見到大家,講道講了多時,有太多東西想要勸勉大家了,結果造成一個年輕人打瞌睡從三樓掉下跌死了。首先我們了解初代教會的時候還沒有「新約聖經」,大家要聽福音、道理,除了舊約,通常是由這些巡迴的使徒們把握機會多一點分享。但是我們現在是因為人人有聖經,可以直接讀經,不需要每次聚會都變成「一言堂」、一個人唱獨腳戲的情況,而是人人可以讀經與回應。第二個使徒行傳的作者路加是個醫生,他說猶推古死了,應該就真的是死了。保羅在這裏行一個神蹟,就是伏在他身上,抱著他禱告,然後竟然繼續講他的道,隔天天亮後這個童子竟然就活過來了。這個神蹟很像以利亞、以利沙的見證伏在人身上叫人從死裏復活,這也是保羅唯一的一次叫死人復活,整本聖經也只有九次死人復活的見證。在這裏我們不能學習保羅的這種特殊的案例,只知道保羅一心傳道,好像把神的話語看得比什麼都重要,這應該是唯一我們該學習的地方。

 

4.今天的回應 
保羅跟今天的牧師傳道宣教士不太一樣的地方,是因為初代教會沒有新約聖經,只有舊約。大家要認識這個完全陌生的信仰,就一定要倚靠當時候這些巡迴服事的使徒先知教師們,才能聽到有關耶穌福音的真理。但是今天是每個人手上都有超過一本以上的聖經,卻從來都捨不得翻開花時間看一看,只願意聽一場牧師講道。加上今天許多牧師講的道五花八門的,各種說法甚至相互抵觸,衝突,甚至已經偏離十字架純正福音,有人專講世人愛聽的世上成功哲學。「信錯」跟「不信」是同樣的可怕,這不是開玩笑的事,也不是教會越大牧師講的就一定更正確。所以牧師應該是鼓勵弟兄姊妹好好讀聖經,天天查考。我們真的要講道,不是一直講給基督徒聽,而是要走出去講給那些未信者聽,就像耶穌、保羅,主動走進罪人的生活圈,跟這些從來沒有聽過福音的人傳講才是。信主的人,應該要學會自己研讀聖經,把牧師的話當作印證與輔助,而我們每位基督徒,都應該把講道的焦點放在非基督徒身上,講簡單純正叫人可以得救的福音,並且多多禱告用神蹟印證所傳的道,這才是我們信仰應該具備的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