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傳 21:15~26

21:15 過了幾日,我們收拾行李上耶路撒冷去。

21:16 有該撒利亞的幾個門徒和我們同去,帶我們到一個久為(久為:或譯老)門徒的家裏,叫我們與他同住;他名叫拿孫,是居比路人。

21:17 到了耶路撒冷,弟兄們歡歡喜喜地接待我們。

21:18 第二天,保羅同我們去見雅各;長老們也都在那裏。

21:19 保羅問了他們安,便將 神用他傳教,在外邦人中間所行之事,一一地述說了。

21:20 他們聽見,就歸榮耀與 神,對保羅說:「兄台,你看猶太人中信主的有多少萬,並且都為律法熱心。

21:21 他們聽見人說,你教訓一切在外邦的猶太人離棄摩西,對他們說,不要給孩子行割禮,也不要遵行條規。

21:22 眾人必聽見你來了,這可怎麼辦呢?

21:23 你就照著我們的話行吧﹗我們這裏有四個人,都有願在身。

21:24 你帶他們去,與他們一同行潔淨的禮,替他們拿出規費,叫他們得以剃頭。這樣,眾人就可知道,先前所聽見你的事都是虛的;並可知道,你自己為人,循規蹈矩,遵行律法。

21:25 至於信主的外邦人,我們已經寫信擬定,叫他們謹忌那祭偶像之物,和血,並勒死的牲畜,與姦淫。」

21:26 於是保羅帶著那四個人,第二天與他們一同行了潔淨的禮,進了殿,報明潔淨的日期滿足,只等祭司為他們各人獻祭。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徒21:19 保羅問了他們安,便將 神用他傳教,在外邦人中間所行之事,一一地述說了。

 

3.默想分享
(1)經過三次的宣教旅行,從亞細亞到馬其頓、亞該亞地區,歷時約11年,走過約17000多公里的旅程,保羅又回到耶路撒冷的教會向雅各(耶穌的弟弟)與眾長老們述職,見證他向外邦人傳福音的見證,使眾人歸榮耀予神(v20)。只是這個耶路撒冷教會,本來是福音的起點,是最早成立的教會,耶穌的弟弟雅各後來成為耶路撒冷教會的領袖,本來一開始有很好的發展,凡物公用、彼此相愛。但是越到後來,我們就越來越看見耶路撒冷教會的後退與敗落,甚至完全萎縮,反倒是外邦教會的復興興起。耶路撒冷教會一直都有在宗教傳統與律法主義上極大的捆綁。以色列百姓從舊約開始,就一直驕傲於他們是神的選民,擁有最嚴謹的律法規條,而看不起那些世俗化的外邦人。這種錯誤的民族意識與宗教傳統造成信耶穌之後,他們仍然無法完全放下自己引以為傲的「割禮」與「律法」,一直看不慣那些不守割禮與律法的外邦基督徒,同時也對保羅時常充滿敵意。

自從在使徒行傳15章的大公會議,雅各曾經廢除外邦人信主需要先行割禮的傳統律法規定,算是一個極大的突破。但是私底下猶太人基督徒對於保羅在外邦人教會「因信稱義」的教導多有不滿。我們先要了解二個詞:一個是律法,一個是律法主義。上帝的律法本是好的,耶穌來到世上並沒有把律法廢去,反而是更加堅定律法。但是遵守律法並不是倚靠我們犯罪的老我舊人能夠遵行的,那只會走上假冒偽善之路。在新約時代是透過耶穌的救贖,賜下聖靈內住使我們從裏到外被更新,才能真正遵守律法,而不是虛有其表。但「律法主義」則是教導唯有倚靠律法才有資格得救,獲得上帝的恩典,這就變成了異端。保羅一生捍衛的真理就是「因信稱義」,而不斷的敵擋「律法主義」。就是沒有一個人是靠自己的好行為,包括「割禮」或是「守律法」而使他特別有資格得救,得救只能百分之百倚靠接受耶穌的救贖,別無他法。

(2)保羅曾經為提摩太行割禮,為的是向猶太人傳福音時可以減少不必要的衝突,「向什麼人,就做什麼人,為要多得人」。但在加拉太書2章時,有猶太人要提多受割禮,保羅嚴厲拒絕,因為這時候是捍衛真理,不要誤導讓人認為信耶穌必須先行割禮,這就變成了異端了。保羅做事實在用心良苦,有時候需要靈巧,但有時候必須堅持真理,所以讀聖經不能斷章取義,要了解聖經的背景與事件背後的意義,我們才不會讀錯活錯。在今天的經文裏面,耶路撒冷教會要保羅為4位許願準備還俗的猶太人繳規費,來證明保羅仍是謹守猶太律法,沒有任何不敬,想要讓耶路撒冷的猶太人接納保羅。這件事看起來沒有什麼對錯,可做也可不做,但是保羅為了和睦就做了,願意「多走一里路」。但是接下來的經文我們看見保羅這樣做並沒有什麼用,反而引來更大的麻煩。我們讀聖經,千萬不要以成敗來論英雄,這是既世俗又愚蠢的作法,好像事情如果很順利就代表神同在與祝福,如果遇到麻煩或問題就代表我們做錯事情或一定是犯罪得罪神了。這種判斷的標準在聖經裏面是行不通的,我們最好不要「不懂裝懂」。很多時候基督徒反而會因為行義受苦受逼迫,就像耶穌與保羅,也可能因為犯罪卻在世上高昇,這都是不一定的事。

從這裏學到保羅的原則:聖經中的絕對真理,我們就需要「絕對遵守與捍衛」,而不惜得罪任何人,也不惜因此受苦或殉道。但是有時候是不影響真理的做法,我們就需要有彈性,特別是為了那些軟弱的人,我們有時候願意多吃一點虧,多付一點代價,為了減少不必要的衝突與摩擦,好方便我們傳講福音。就像有可能會讓人誤以為行割禮才能得救,保羅就一定不同意行割禮。但行割禮並不會誤導人,反而有幫助接觸猶太人,保羅反而願意叫提摩太行割禮,求神在凡事上給我們智慧去分辨。

 

4.今天的回應 
從耶路撒冷教會與安提阿二個教會來看,真的是令人不勝唏噓。耶路撒冷教會有很好的開始,有很扎實的基礎,但因為封閉的心而走向封閉萎縮的路。安提阿教會反而因為一個寬廣的心,甚至願意把錢把人給送出去支持宣教,因此到處建立生養出更多的教會出來,使福音廣傳。這讓我想到猶太境內有二個海,一個是有進有出的活水加利利海,供應許多人的生命,耶穌也在這裏展開他的宣教與佈道。另一個是有進無出的死海,沒有生命的地方,只能鹹死自己。這就像一個基督徒的生命,本應該成為光和鹽去照亮,去影響這個世界的,但我們如果只是封閉自我,只是單顧個人的事,只是有進無出,恐怕我們的生命正在走向凋零枯萎。反而如果我們願意把金錢時間生命分享出去,我們就能生出更多寶貴的生命出來。耶路撒冷教會的命運就是我們的鑑戒,求主光照我們有所更新悔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