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傳 26:24~32

26:24 保羅這樣分訴,非斯都大聲說:「保羅,你癲狂了吧。你的學問太大,反叫你癲狂了!」

26:25 保羅說:「非斯都大人,我不是癲狂,我說的乃是真實明白話。

26:26 王也曉得這些事,所以我向王放膽直言,我深信這些事沒有一件向王隱藏的,因都不是在背地裏做的。

26:27 亞基帕王啊,你信先知嗎?我知道你是信的。」

26:28 亞基帕對保羅說:「你想少微一勸,便叫我作基督徒啊(或譯:你這樣勸我,幾乎叫我作基督徒了)!」

26:29 保羅說:「無論是少勸是多勸,我向 神所求的,不但你一個人,就是今天一切聽我的,都要像我一樣,只是不要像我有這些鎖鍊。」

26:30 於是,王和巡撫並百尼基與同坐的人都起來,

26:31 退到裏面,彼此談論說:「這人並沒有犯甚麼該死該綁的罪。」

26:32 亞基帕又對非斯都說:「這人若沒有上告於該撒,就可以釋放了。」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徒26:26 王也曉得這些事,所以我向王放膽直言,我深信這些事沒有一件向王隱藏的,因都不是在背地裏做的。
26:29 保羅說:「無論是少勸是多勸,我向 神所求的,不但你一個人,就是今天一切聽我的,都要像我一樣,只是不要像我有這些鎖鍊。」

 

3.默想分享
(1)保羅是個聰明人、智慧人,思緒清楚、條理分明,更重要的是保羅是一個被聖靈充滿,也就是被聖靈掌管的人生。保羅在世上講的每一篇道,肯定都是聖靈親自透過他說出來的,彷彿耶穌現場親臨一樣,但即使耶穌在世上的時候講道,恐怕不像我們現在想像的,一定很多人喜歡聽耶穌講道。如果仔細去看四福音書耶穌每次講道,其實大部份的人都聽不懂耶穌到底在講什麼,甚至連12個最親近的門徒都經常聽不懂。另外耶穌還經常責備人,指出人心中隱藏的動機與光景,督促人不要活在宗教與外表,好好真心悔改,以致於耶穌講道並不討人喜歡,經常有人因為聽不下去就離開的。另外就是當時候的神職人員宗教領袖一直緊盯著耶穌講道,可能這些宗教人士是最認真聽道的一群人,但是他們並不是渴慕,並不是想要得救,而是想要找出把柄去殺害耶穌。今天保羅講道講的這麼好,但是非斯都的反應卻是:保羅你瘋了嗎?而亞基帕王的反應,神學家有二種說法,一種是說他語帶諷刺,一種是說他很感動,但是不管那一種,他們都沒有因此聽進去而得著拯救。

不管是傳福音、作見證,或是講道,我們要留心許多事情。最重要的就是我們必須傳講「純正的福音與真理」,而絕不能為了討人喜歡而將福音縮水變成世人愛聽的「成功哲學」,我們看耶穌每次講話就知道耶穌講道都在挑戰人悔改,挑戰人交出生命主權,專一跟隨神,不要只會作作樣子。我們的分享對願意悔改的人,就是靈魂得救的「福音」,對不願悔改的人,則認為基督徒儘是一群狂熱的宗教瘋子,對無心的人則是當作一種學問,聽聽就好;對既得利益被影響的人,則是想要殺害這群基督徒。分享真理與聽道都很重要,我們要分享正確的真理,也要求主讓我們能夠撒種在好土上,以致於結出果子。還要留心,講道的結果不一定是我們喜歡的,我們務必對神忠心。

(2)v30~32經過二任巡撫超過二年的審訊,結果遇到亞基帕王算是比較明理的,判定保羅是沒有違犯羅馬法律理當釋放。但在歷史上這個亞基帕王因為兄妹結婚犯了亂倫,他的德行也是很壞的,但是神卻使用他的審訊來判定保羅是無罪的。神要使用誰,真的是不一定。我們經常看見神使用一些我們看不起眼,甚至可能是最壞的人,有時候來祝福基督徒,有時候卻發現我們身邊的家人或弟兄姊妹,反而起來逼迫我們。所以我們的眼目要單單仰望神,把一切信心放在神的身上,並且相信凡事都有神的美意。就像保羅本來可以釋放了,但是因為他之前要上告該撒,所以官府必須派軍隊押送他到羅馬去繼續上告審訊。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到底是一個正確的決定或是錯誤的決定?就像保羅當初非要來耶路撒冷,又不能傳福音,又浪費了許多的時間,這當中好像他送錢給教會,但是耶路撒冷的猶太人甚至教會的基督徒,看起來也不怎麼歡迎他,他是不是自討沒趣?

我們讀聖經到現在,一定要學會一個功課,就是千萬不要「以成敗論英雄」,這是現代大部份人的通病。好像越會賺錢的人、越會讀書的人、成就越大的人,甚至最多人的教會,一定就是上帝最愛的一群人,是特別蒙福的人,就該站上舞台講話受人尊敬。反之就是上帝比較不愛,比較不祝福的人。這種世俗的眼光絕對是不合神心意的,因為我們無法用自己或世界的眼光去判斷這些事情,就像耶穌的一生,或是12門徒,或是保羅,或是歷世歷代為主殉道的門徒,在世人眼中都是「失敗者」,都是「魯蛇一族」,但他們卻是上帝心中的得勝者。我們不能判斷我們不明白的事,就不要隨便去高舉某一個人,或是吹捧那些在社會上比較有成就的人。事實上我們經常看見那些不信的,甚至作惡的似乎比起大多數的基督徒,更會賺錢,更有社會地位,擁有更多的成就與資源,但並不代表他們的成功是合神心意的事。保羅在這裏好像浪費時間,做錯決定,自作自受,但是我們一味看外表與環境是愚昧無知的,我們相信神在凡事上掌權,就像要使用保羅繼續到羅馬傳福音作見證。

 

4.今天的回應 
以前我在一個上千人的教會聽牧師講到他們教會的年輕人,不到20歲就成為宣教士,到印度、菲律賓等落後國家去宣教,以前聽這些都很令人振奮,也很激勵自己。信主久了,比較能夠分辨一些事情,就不這麼隨眾起舞看事情了。外行人看熱鬧,但大多不經分辨察驗與思考。如果神希望每個人年紀輕輕就積極投入事工,那麼耶穌就不應該30歲才出道,應該18歲就可以出來服事了,豈不是能夠救更多人,傳更多福音,幹麼浪費這麼多年的時間當一個無名的木匠?保羅如果不要來耶路撒冷,豈不是可以在別的地方多傳二年的福音,建立更多的教會,帶更多的人信主?好像我們關心的都是這些「外表風光的成就、績效、服事」,但重點是神對每一個人,都有祂自己的一套計畫,有神自己的時間表,有神自己的訓練方式。真正的服事,是對神「聽話順服」,而不是滿足大家的期待。我經過很多年,才比較慢慢了解這個道理,不要活在別人的眼光、期待、掌聲之中,而要天天在密室中與神親近,聽話、順服,對神負責。我們需要在人的眼光中被釋放,也需要給別人更大的空間時間允許人來跟隨主,求主今天更新改變我的眼光與生命,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