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傳 22:12~21

22:12 那裏有一個人,名叫亞拿尼亞,按著律法是虔誠人,為一切住在那裏的猶太人所稱讚。

22:13 他來見我,站在旁邊,對我說:『兄弟掃羅,你可以看見。』我當時往上一看,就看見了他。

22:14 他又說:『我們祖宗的 神揀選了你,叫你明白他的旨意,又得見那義者,聽他口中所出的聲音。

22:15 因為你要將所看見的,所聽見的,對著萬人為他作見證。

22:16 現在你為甚麼耽延呢?起來,求告他的名受洗,洗去你的罪。』」

22:17 「後來,我回到耶路撒冷,在殿裏禱告的時候,魂遊象外,

22:18 看見主向我說:『你趕緊地離開耶路撒冷,不可遲延;因你為我作的見證,這裏的人必不領受。』

22:19 我就說:『主啊,他們知道我從前把信你的人收在監裏,又在各會堂裏鞭打他們。

22:20 並且你的見證人司提反被害流血的時候,我也站在旁邊歡喜;又看守害死他之人的衣裳。』

22:21 主向我說:『你去吧!我要差你遠遠地往外邦人那裏去。』」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22:14 他又說:『我們祖宗的 神揀選了你,叫你明白他的旨意,又得見那義者,聽他口中所出的聲音。
22:15 因為你要將所看見的,所聽見的,對著萬人為他作見證。

 

3.默想分享
(1)v12~16保羅繼續分享,神透過一位弟兄亞拿尼亞為他禱告,叫眼睛得開、被聖靈充滿,並且領受使命:「要將所看見的,所聽見的,對著萬人為祂作見證」。然後就為保羅施洗叫罪得赦,領受復活的新生命。我想這裏保羅分享他的見證,也同樣是我們每個人的見證;保羅領受的使命,也同樣應該是我們每個人的使命。我們都和保羅一樣,過去是犯罪的,敵擋神的。不是我們那一個人因為做得太好了所以被神揀選,沒有一個。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沒有任何一個人,是配得被拯救的,這完全是出於上帝單方面愛的付出,在我們還作罪人,還不認識祂,還敵擋神的時候,耶穌就先為我們死了。但是我們所有信主的人,都是因為v14「神揀選了你,叫你明白他的旨意,又得見那義者,聽他口中所出的聲音。」神揀選、拯救我們,叫我們明白神的旨意,又得見義者(指屬靈的經歷),聽神的聲音。這些都是得救的記號,一個真正得救的人,都應該要「明白神的旨意、得見耶穌(屬靈的經歷)、聽神的聲音」。這就是一個人靈魂得救應該會有的經歷:靈魂甦醒,我們應當好好察驗自己是否真有這些經歷。

得救之後呢?是否繼續回去過原來舊人老我的生活方式,另外加上上帝的加持,好使我們得著力量繼續依然故我,我行我素,自我中心?想想有些基督徒就是這樣想這樣活的,但這不是真理。真理是當我們被救贖那一刻開始,我們就不再是屬於自己的人,我們是被耶穌「重價買贖」,是屬於神的人了。我們不再擁有對於自己的主權,而是應當天天背起十字架,就是把身體獻上當作活祭完全順服神的帶領。神要我們作什麼?v15「你要將所看見的,所聽見的,對著萬人為他作見證。」我們要把所讀到所聽到神的話、神在我們身上的作為,向萬人作見證。作見證並不是說到處找人「口中講見證」,而是指我們整個人的生命活出悔改的見證出來。別人不一定聽到我們口中的見證,但是透過我們的生活方式,點點滴滴,他們就會看見一個被主拯救,被聖靈掌管的人,應該是怎麼樣的人,這就是見證。見證是指我們門徒活在世上就代表耶穌,成了耶穌的代言人。我們不一定會向「萬人」作見證,但肯定可以在我們每天生活的家庭與職場中成為見證耶穌的小基督(這就是基督徒的意思)。

(2)v17~21這段保羅講到他在異象中,聽到主耶穌要他離開耶路撒冷,往外邦人的地方去,因為耶路撒冷的人是不會領受他的話的,這件事記載在徒9:29~30,我們之前也讀過。那時候保羅在耶路撒冷也是有人想要殺他,於是被弟兄們救出來差往大數去。v21「主向我說:你去吧!我要差你遠遠的往外邦人那裏去。」從外在環境上看起來,似乎是保羅在逃命,但是從這裏看見,在屬靈的意義上,原來是耶穌趁此機會差派他出去宣教。神在我們每一個環境上都完全掌權,即使看似不好的事,但在神手中都化為神的美意與祝福。

耶穌早已知道耶路撒冷百姓沒有辦法接受保羅傳講的福音,就差他遠遠的往外邦地方去。這裏看見也真是悲哀,連主都知道這個上帝從舊約就揀選的聖地,還蓋有敬拜上帝的聖殿,竟然這地的百姓卻是最敵擋上帝的一群人。這種感覺就像是應該最歡迎耶穌的教會,卻反而成了最敵擋上帝的一群人,一樣的可悲。這就是宗教的問題,人習慣倚靠「看得見的宗教」,包括看得見的人、事、物、房子,卻拒絕看不見的上帝。人喜歡用看得見的方式.在看得見的地方,與看得見的人一起敬拜上帝,卻無法接受無時無刻,用心靈與真理來敬拜一位看不見的神,結果是耶路撒冷教會最後沒落消失了,福音傳遍世界的時候,福音的起源之地竟然與上帝自己擦身而過,這是多大的悲哀!

 

4.今天的回應 
我過去剛信主也跟耶路撒冷的以色列人沒有二樣,雖然信了主,但是一直都喜歡活在看得見的宗教底下。喜歡人群看見我,喜歡看重教堂,看重牧者、看重公開的服事…。但是私底下,往往又被打回原形,過一個衝突矛盾、表裏不一的生活型態,然後等星期天再到教堂認罪。現在還是需要天天悔改更新,但是比較懂得天天與神連結、時時與神禱告、隨時默想經文。比起初信主時凡事喜歡追求「看得見的宗教外表」,現在比較懂得原來「看不見的更加根本且重要」。看不見的就是活在心裏的神,我們不是在外面用許多拼命的服事活動來遇見神,而是更多的要在日常生活安靜平凡的時刻來親近心中的神,這才是根本之重。由裏到外,就是自然活出,而不是刻意裝出來的表現,這是我們要十分小心的地方。耶路撒冷神的子民卻公開拒絕神,拒絕神的聲音,盼望我不要因為信主久了,也如此悖逆的拒絕神所說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