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傳 23:23~35

23:23 千夫長便叫了兩個百夫長來,說:「預備步兵二百,馬兵七十,長槍手二百,今夜亥初往該撒利亞去;

23:24 也要預備牲口叫保羅騎上,護送到巡撫腓力斯那裏去。」

23:25 千夫長又寫了文書,

23:26 大略說:「革老丟‧呂西亞,請巡撫腓力斯大人安。

23:27 這人被猶太人拿住,將要殺害,我得知他是羅馬人,就帶兵丁下去救他出來。

23:28 因要知道他們告他的緣故,我就帶他下到他們的公會去,

23:29 便查知他被告是因他們律法的辯論,並沒有甚麼該死該綁的罪名。

23:30 後來有人把要害他的計謀告訴我,我就立時解他到你那裏去,又吩咐告他的人在你面前告他。(有古卷加:願你平安!)」

23:31 於是,兵丁照所吩咐他們的,將保羅夜裏帶到安提帕底。

23:32 第二天,讓馬兵護送,他們就回營樓去。

23:33 馬兵來到該撒利亞,把文書呈給巡撫,便叫保羅站在他面前。

23:34 巡撫看了文書,問保羅是哪省的人,既曉得他是基利家人,

23:35 就說:「等告你的人來到,我要細聽你的事」;便吩咐人把他看守在希律的衙門裏。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徒23:29 便查知他被告是因他們律法的辯論,並沒有甚麼該死該綁的罪名。

 

3.默想分享
(1)當時候的背景,在耶路撒冷、猶太這地方實在很難管,尤其碰到宗教的事情猶太人就會造反,而且到後來主後70年時,耶路撒冷對羅馬人的反抗(First Jewish War)後來又發生一次,羅馬皇帝派提多將軍(他最後也成為羅馬皇帝)來平亂,花了好長時間,死了不知道多少人,特別包括猶太人。羅馬人有經歷過這一群人很難管,常常造反,特別頭痛。猶太人造反的心是很強烈的,所以千夫長會派了將近一半的兵力(470人)來護送擁有羅馬人身份的保羅,也不是沒有原因的。另一個是按當時的羅馬法例,犯人雖然通常在犯事的省分受審,但也有可能被解返原居的省分受審。「既曉得他是基利家人」,「基利家」在當時並不是獨立的省分,而是隸屬敘利亞省,歸巡撫腓力斯管轄,故保羅的案件由他負責審訊。

對猶太人而言,保羅是該死的,因為保羅所傳的福音與他們所信猶太律法不同,加上保羅的影響力太大,使他們感受到威脅,或是侵犯到某些人的「既得利益」;對羅長官長千夫長而言,保羅沒有什麼該死的罪,只是猶太民族宗教律法上的爭執,罪不該死。加上保羅是羅馬人特殊身份,所以趕緊將燙手山竽丟出去,順便在書信中邀功一下;對保羅而言,不管是猶太人、是羅馬人、是普天下每一個人,都是主所愛的,都是耶穌用生命重價救贖的靈魂。保羅從聖靈而來的愛與火熱,想要把福音講解的清楚明白,叫罪人或許因此被勸醒,可以悔改得救。對上帝而言,神的旨意絕不失敗,必要成就。不管是祂的僕人保羅,或是敵對的勢力,都在神的掌權治理之下相互效力。叫願意悔改的人因此得救,叫不願意悔改的人自陷沈淪網羅,無可推諉,也叫那些忠心愛主服事主的門徒們,得賞永恆的獎賞榮耀。我們究竟要如何選擇,是回應神或是敵擋神呢?

 

4.今天的回應 
看台灣的社會,總是會覺得過於泛濫的民主,恐怕已經造成過度混亂的亂象。因為民主就是「人人都是主」,都是自我中心,都是自立為王為神,每個人都站在自己的角度看事情、做事情。如果一個人沒有悔改接受神的掌權,人自治的結果就一定是自取滅亡。不管是在政治、宗教上的領袖,或是社會上的每一種階層的人,如果不讓神來掌權,就一定會變得「自我中心」、「自私自利」、「目中無人」,就如士師記的結論:「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沒有一個王,就變成人人都是王,每個人都選擇作自己,都堅持己見,看不慣別人,批評攻擊,到最後就是國家沈淪。人類歷史中經歷君主、民主制度,但真正上帝創造的世界,永遠必須活在「以神為主」的制度之下,我們才能夠有真正的安居樂業,幸福快樂。就像伊甸園還沒有犯罪的日子,或是將來的新天新地,那時候完全是神掌權。願意順服的人,就會在神的治理之下享受太平,拒絕神掌權的人,就會落在永遠的審判之下,過一個沒有神治理的地獄裏面。求主幫助我今天默想保羅的生平,效法保羅早一點選擇悔改過一個完全以神為中心的生活,讓神來治理我的一生,肯定比我自己亂管還要好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