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傳 24:1~9

24:1 過了五天,大祭司亞拿尼亞同幾個長老,和一個辯士帖土羅下來,向巡撫控告保羅。

24:2 保羅被提了來,帖土羅就告他說:

24:3 「腓力斯大人,我們因你得以大享太平,並且這一國的弊病,因著你的先見得以更正了;我們隨時隨地滿心感謝不盡。

24:4 惟恐多說,你嫌煩絮,只求你寬容聽我們說幾句話。

24:5 我們看這個人,如同瘟疫一般,是鼓動普天下眾猶太人生亂的,又是拿撒勒教黨裏的一個頭目,

24:6 連聖殿他也想要污穢;我們把他捉住了。(有古卷加:要按我們的律法審問,

24:7 不料千夫長呂西亞前來,甚是強橫,從我們手中把他奪去,吩咐告他的人到你這裏來。)

24:8 你自己究問他,就可以知道我們告他的一切事了。」

24:9 眾猶太人也隨著告他說:「事情誠然是這樣。」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徒24:5 我們看這個人,如同瘟疫一般,是鼓動普天下眾猶太人生亂的,又是拿撒勒教黨裏的一個頭目。

 

3.默想分享
(1)大祭司亞拿尼亞同幾個長老,和一個辯士帖土羅下來見巡撫,要控告保羅。這些都是神職人員,而且大祭司是宗教上的最高領袖,竟然墮落至此,一同合夥作假見證,當初如何殺害耶穌,今天照樣想要殺害神的僕人保羅。一個人的信仰一旦墮落變成宗教,把信仰當作得利的手段與門路,而不是謙卑作神的僕人,其後果真的難以想像,本應該成為神僕人的卻可以變成神最大的敵人。這個辯士帖土羅口才很好,舌燦蓮花,卻是虛謊的內心。他先是虛假的恭維:v3「腓力斯大人,我們因你得以大享太平」。事實上我們看歷史記載,腓力斯不是個好巡撫,是個貪婪的官,後來的經文也講到他指望保羅賄賂他,這種人治理哪裡會有大享太平?但是為了除掉保羅,這些惡人什麼話都說得出口。

v5~6「我們看這個人,如同瘟疫一般,是鼓動普天下眾猶太人生亂的,又是拿撒勒教黨裏的一個頭目,連聖殿他也想要污穢」這些是他們誣陷保羅的內容。以前經文曾說過保羅是那「攪亂天下的」,今天又說他「如同瘟疫一般」,又是鼓動生亂的。恐怕真正作亂的反倒是這些無知狂熱的猶太人,被魔鬼蒙蔽心眼,聯合起來逼迫上帝的兒子耶穌與奉差遣的使徒。他們稱保羅是「拿撒勒教黨」的一個頭目,這是一個輕蔑用詞,因為耶穌的故鄉拿撒勒常被譏笑:「拿撒勒還能出什麼好的呢?」連聖殿也想要污穢,這就是誣陷之詞,保羅並不會愚昧無端地作這種挑起爭端之事,反而耶穌才曾經說過聖殿要被拆毀的話。不管怎樣,這些控告保羅的全都是猶太宗教上的事務之事,卻未抵觸到羅馬的律法,照道理保羅在羅馬法律面前是無罪,不應被判刑的。但這些官員可能想要從其中貪圖賄賂,或是想要討好猶太人,故還是一直羈押著保羅。

(2)保羅為什麼一來到耶路撒冷就被仇視引起騷動,但耶路撒冷教會在這裏這麼多年卻是相安無事?這是一件值得玩味之事。照理來說保羅與耶路撒冷教會所傳的福音都應該會叫猶太人仇視敵對才對,但似乎他們集一切的力量只針保羅一個人?我們這裏看見耶路撒冷教會在傳福音的事上顯得軟弱無力,甚至可能避開真理上的衝突想要討人喜歡,就像他們建議保羅的事情一樣,在許多事上妥協?結果是保羅把福音傳遍全世界,耶路撒冷教會卻消失在歷史之中。保羅為什麼像瘟疫、所到之處到處引起攪動,這是因為真正的福音本來就不是叫人可以繼續過原來犯罪的生活的,而是像彼得講道叫人「扎心」,或是耶穌講道叫世上動刀兵,叫家人之間為了福音彼此相爭,或是叫人無法再繼續過原來犯罪的生活,而必須翻轉生命,棄絕偶像與老我,過一個完全成聖的生活方式。世人都喜歡安逸,喜歡照自己的意思,喜歡自我中心,不喜歡神的光照亮自己心中的黑暗,不喜歡悔改,改變,所以悔改的罪人就會因為福音得著重生的新生命,而不悔改的罪人則一定是想盡辦法起來敵擋阻止福音。

在教會歷史中,每當福音大有能力的運行的時候,總會帶來逼迫、殺害、攻擊、殉道,但最後一定伴隨著屬靈的大復興。就像初代教會幾個耶穌的門徒就翻轉了羅馬帝國甚至全世界,但也是犧牲了無數門徒的鮮血。在中國大陸、回教國家、早期的韓國…,到處都是這樣的見證,福音帶來罪人的逼迫與攻擊,但最後卻是翻轉人心。今天我們常說天主教經常入境隨俗,在許多方面為了融合了民間宗教信仰已被改變成不像樣了,失去原來信仰應有的堅持,但看來我們基督教似乎也好不到那裏去。台灣許多教會為了人數業績,使出混身解數要討好世上的人進到教堂,不惜改變福音的內容,或是用一些策略,為了討好人,卻不敢講罪得赦免全備的福音,結果是教會在台灣社會沒有遇到逼迫,卻也沒有發揮出任何的影響力出來。我們的福音只能關起門來在教堂裏面彼此取暖,卻出不了教會大門去改變我們的家庭、職場與社會。我們真的需要想想,對世人而言,教會像瘟疫、像攪亂天下的人一樣,會叫他們不舒服,會叫他們坐立難安,起來逼迫或是悔改信主嗎?當然我們也不想走這種極端路線,但是恐怕從教會歷史來看,衝突是避免不了的,就是真正的福音是有爆發力的,是有大能的,不是叫人悔改,就是引發衝突。就怕我們是不冷不熱,沒有一點應有的影響力。

 

4.今天的回應 
我天生就是一個不喜歡正面衝突的人,經常寧可選擇委曲求全。但在真理的事情上,我越來越學習到不能隨便妥協,不能向世俗化妥協,不能向世界妥協,不能選擇中間路線,又想討好神,又想討好世人。連耶穌來到世上,都經常引發起各種的衝突,使徒、保羅…,都是一樣。不是說我們要故意去刺激人或得罪人,而是基督徒所說所做的,要不是叫人真心悔改,不然就經常會引起反感與衝突(也可能出於仇敵攻擊),除非我們見死不救,不傳福音,或是傳「另一種不會叫人得救,只會討好世人喜歡聽的福音」。我不斷悔改我傳道的內容,希望每一次在不長的時間裏面,能夠把真理再傳講的清楚明白一點,特別是人老我舊人、自我中心的罪,需要在神面前悔改,並且天天背起十字架持續的悔改,倚靠聖靈來跟隨主。雖然我知道連我自己也無法每天做到,但是真理並不能因此灌水曲解,求主幫助我們就像保羅一樣,成為有影響力的人,能夠帶來我們家庭、職場、生活周遭真實的改變,不是進入宗教體系,而是信仰生活化,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