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代志上15:16~24

15:16 大衛吩咐利未人的族長,派他們歌唱的弟兄用琴瑟和鈸作樂,歡歡喜喜地大聲歌頌。

15:17 於是利未人派約珥的兒子希幔和他弟兄中比利家的兒子亞薩,並他們族弟兄米拉利子孫裏古沙雅的兒子以探。

15:18 其次還有他們的弟兄撒迦利雅、便雅薛、示米拉末、耶歇、烏尼、以利押、比拿雅、瑪西雅、瑪他提雅、以利斐利戶、彌克尼雅,並守門的俄別‧以東和耶利。

15:19 這樣,派歌唱的希幔、亞薩、以探敲銅鈸,大發響聲;

15:20 派撒迦利雅、雅薛、示米拉末、耶歇、烏尼、以利押、瑪西雅、比拿雅鼓瑟,調用女音;

15:21 又派瑪他提雅、以利斐利戶、彌克尼雅、俄別‧以東、耶利、亞撒西雅領首彈琴,調用第八。

15:22 利未人的族長基拿尼雅是歌唱人的首領,又教訓人歌唱,因為他精通此事。

15:23 比利家、以利加拿是約櫃前守門的。

15:24 祭司示巴尼、約沙法、拿坦業、亞瑪賽、撒迦利雅、比拿亞、以利以謝在 神的約櫃前吹號。俄別‧以東和耶希亞也是約櫃前守門的。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代上15:16 大衛吩咐利未人的族長,派他們歌唱的弟兄用琴瑟和鈸作樂,歡歡喜喜地大聲歌頌。

 

3.默想分享
經文背景:活潑的生命:大衛為了服事王(神)所作的準備,具有非常強烈的獻祭性質:他在利未人中分別指派歌唱和演奏樂器的人,又設立精通音樂的專家作領袖,而希幔、亞薩和以探,應是扮演詩班指揮的角色。大衛又立鼓瑟、彈琴的人、教導人歌唱者、在約櫃前吹號和看守的人。

(1)大衛本身除了是戰士、是君王、大衛也是詩人,詩篇大多數內容是出自於大衛的祈禱詩。整個詩篇就是詩人向上帝由心而發的禱告詞,而且是用唱歌的方式表達,再以文字記載下來。我們今天讀詩篇,需要了解當時候的背景,是詩人唱出來的禱告詩。大衛也是彈琴的人,曾在年紀輕輕時就進入宮中為掃羅彈琴驅魔,因為上帝厭棄掃羅作王,掃羅雖然還在王位40年,但是上帝的靈早已離開他,反而是邪靈趁機攪擾他,掃羅王知道大衛彈琴可以驅魔,使他好過一些。在這裏面我們也是要思想,掃羅雖然在形式上一直保有他的王位,但是上帝的靈早已離開他了,這是一件何等悲哀的事?我年輕時曾看美國的電視佈道節目,有一位牧師的講道吸引成千上萬的人在聽,我幾次聽了都被聖靈感動流淚,但後來才知道這個牧師早年一直活在淫亂的生活裏面。表面上他是被神重用的牧師,甚至聖靈也透過他觸摸許多人的生命,但是我相信神的靈在他心裏是憂傷、是擔憂的,以致於他被揭露之後整個事工就垮掉了,後來像這樣的案例也是一直層出不窮繼續發生。掃羅追求在世人面前活出光采,但是大衛追求在上帝面前誠實無偽,我們到底要選擇那一種人生?

大衛彈琴可以驅魔,感謝主,大衛年紀輕輕不但是戰士,更是屬靈的精兵。但是我還是要說,重點不是彈琴,而是彈琴的人。大衛的彈琴有恩膏,是因為神與大衛同在,神悅納大衛一個真實愛神單純渴慕的心靈,上帝一直在尋找像這樣願意用心靈與誠實來敬拜祂的人,而大衛就是這樣的人。大衛彈琴,神就同在,大衛心裏所想的,口裏的禱告就發出讚美的詩篇出來,因此我們一定要了解,重點不是這些外在的樂器、聲音,重點是我們的心。上帝在還沒有被歌唱與樂器吸引之前,就已經先被我們的心給吸引了。今天許多教會強調樂器的昂貴、音樂素質的專業,我覺得這些都很好,但不如一個「憂傷痛悔的心」、一個「真實無偽的心」、一個「虛心清心饑渴慕義的心」。我個人認為最重要敬拜的樂器,是心,至於聲音、音樂、跳舞是否專業,都是其次。上帝在舊約時常常責備以色列人「你們用嘴唇敬拜我,心卻是遠離我」,因此許多時候以色列人宗教性的敬拜與聚會,上帝根本不想參與,因為他們台面上敬拜神,私底下卻是過一個以自我為中心的罪惡生活形式。在這裏我們也要提醒教會與基督徒,這些歌唱、樂器、跳舞只是我們發自內心的表達,我們必須帶著一個真實的心,一個願意讓神來掌權,願意順服的心來敬拜神,這才有意義,否則恐怕就落到宗教上假冒偽善的罪惡裏去了。

(2)繼續來看大衛彈琴能夠驅魔,能把掃羅身邊的鬼趕走,卻不能叫掃羅悔改,結果到最後掃羅整個生命被神棄絕、被罪惡網羅、被魔鬼轄制。這個意思是趕鬼事工最重要的層面不是把鬼趕走,而是叫人內心真實的悔改。就像掃羅王一樣,人若剛硬不悔改,鬼暫時離開了,後來又帶著更多更惡的鬼住進來,因為人心罪惡就是魔鬼的溫床。趕鬼事工的果子就是帶出一個悔改的生命,否則趕鬼釋放一旦變成事工,是沒有什麼用的。更何況如果一個人願意悔改,魔鬼也實在住不進去,也只能不請自走了。悔改永遠是我們基督徒的第一步,也是每一步,是每天每時每刻的工夫,就是願意回轉歸向神的話,用神的話來思想、用神的話來行事為人,用神的話來煉淨塑造我們的生命,這才是悔改的真諦。

大衛是一個擁有純真愛神之心的君王,表達出來的就是熱情的敬拜、唱歌、樂器、跳舞,營造出一個歡樂、喜樂與美好的氛圍。我個人還是一再強調,敬拜、音樂、舞蹈,不是一項「事工」,而是愛神之心的自然流露。敬拜的高潮,不是這些外在的表現,而是每一個人「全人獻上為主當作活祭」。神要的不是只有我們的歌聲、樂器與肢體舞蹈,神要的是我們的「全心與全人」。敬拜就是表達、是流露,敬拜的高潮是獻祭,而獻祭的果子就是我們願意悔改治死老我,持續活出一個聽話順服以神為中心的人生。敬拜是一時的,但是每天生活中無時無刻的聽話順服是7-11,24小時不打烊不休息的。今天教會聚會一定會有詩歌敬拜,但我們要期望敬拜不是事工,而是把我們帶到神的面前,以一個持續更新悔改的生命,與一個不斷上生命主權的生活,在每天的日常生活中活出來,這樣的敬拜才是真敬拜,才是蒙福有意義的敬拜。敬拜的果子不是當下,而是在我們平凡的日常生活之中,這樣去行,就不會讓我們變成假冒偽善的宗教徒,而是像大衛一樣,是一個合神心意愛神的兒女了。

 

4.今天的回應
我從年輕信主,那時候教會有意栽培我服事,就叫我在主日大聚會中帶領敬拜。那時候的觀念不像現在這麼專業,有敬拜團隊。我們早期就只有一個領會兼帶詩歌的弟兄,加上一個司琴,二個人而已。記得第一次我上台帶敬拜,緊張了一個月,迫切禱告,牧師知道我緊張,也經常發動為我禱告,結果第一次我才發現我是一個如此「五音不全」這麼嚴重的人,整個唱詩不斷走音,但是讓我驚訝的是我選的詩歌,讓台下有許多長輩與弟兄姊妹感動落淚。後來第二次第三次之後繼續帶敬拜,我就沒有這麼迫切禱告了,結果觸摸人心的感動也都不見了,直到後來我因為五音不全徹底脫離敬拜服事為止,但是給了我一個永遠忘不了的功課,就是真正敬拜的事奉,不是專業的音樂素養技巧(當然這些也都很好很重要),而是一群向神渴慕獻上的人心,加上聖靈親自運行觸摸我們。

但這還是一時的,我發現不管敬拜當下多麼感動,如果離開教堂我們沒有活出悔改的生命,那麼教會敬拜也就只是宗教活動而己。這麼多年下來,我比較學會要看事情不要看單方面,不要看片段,而是看「果子」,看這件事情,在人生命中能夠結出什麼果子出來。如果我們的講道、敬拜、奉獻、事工,能夠使一個人整個生命的回轉改變,這就是走正確生命的道路。如果我們有最好的音樂、講道、聚會、活動,卻造就不出一個真實改變的生命,那麼就只是淪落到宗教事工裏面而沒有意義了。真正的果子就是我們這個人真實的改變,而不只是我們做出來的表現,求主讓我們掌握重點,我自己也要提醒不斷朝向這個目標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