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錄14:14~20

14:14 我又觀看,見有一片白雲,雲上坐著一位好像人子,頭上戴著金冠冕,手裏拿著快鐮刀。

14:15 又有一位天使從殿中出來,向那坐在雲上的大聲喊著說:「伸出你的鐮刀來收割;因為收割的時候已經到了,地上的莊稼已經熟透了。」

14:16 那坐在雲上的,就把鐮刀扔在地上,地上的莊稼就被收割了。

14:17 又有一位天使從天上的殿中出來,他也拿著快鐮刀。

14:18 又有一位天使從祭壇中出來,是有權柄管火的,向拿著快鐮刀的大聲喊著說:「伸出快鐮刀來,收取地上葡萄樹的果子,因為葡萄熟透了!」

14:19 那天使就把鐮刀扔在地上,收取了地上的葡萄,丟在 神忿怒的大酒醡中。

14:20 那酒醡踹在城外,就有血從酒醡裏流出來,高到馬的嚼環,遠有六百里。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啟14:14 我又觀看,見有一片白雲,雲上坐著一位好像人子,頭上戴著金冠冕,手裏拿著快鐮刀。
14:15 又有一位天使從殿中出來,向那坐在雲上的大聲喊著說:伸出你的鐮刀來收割;因為收割的時候已經到了,地上的莊稼已經熟透了。

 

3.默想分享
(1)啟14章的第三段,就是「末世審判的大收割」。要收割的是人子耶穌,二位天使分別執行二個不同對象的收割,第一個天使收割「莊稼」,第二個天使收割「葡萄」,因為莊稼與葡萄都熟透了,日子滿足了,主人要收割,要審判,要決定每個人最終的歸宿。收割「莊稼」,「莊稼」指的就是得救的信徒,如同太13章耶穌比喻中提到的「麥子」,收割要收在倉裏,表示永遠的得救,與神同在。而收割「葡萄」,「葡萄」指的就是一切沒有得救的惡人,如同太13章提到的「稗子」,收割後要丟在火裏燒了,就是永遠的沈淪。以賽亞書63:3~4「我獨自踹酒醡;眾民中無一人與我同在。我發怒將他們踹下,發烈怒將他們踐踏。他們的血濺在我衣服上,並且污染了我一切的衣裳。因為,報仇之日在我心中;救贖我民之年已經來到。」

(2)未世靈魂的大收割之日,也是審判之日。是主的報仇之日,也是主救贖之日。二個不同的群眾、二種不同的命運、二個不同的結局。得救的餘民,他們面對的是審判羔羊的慈愛、救贖、恩典、憐憫;而不得救的惡人,他們要面對的是上帝的公義、忿怒、無憐憫的審判、刑罰。同一位神,擁有不同的二個面相,就是神的慈愛,與神的公義,是不能偏頗的,是平衡並存的。我們必須認識一位完整的神,而不是我們選擇想要的部份。我們只能透過悔改與順服,來領受神的恩典與慈愛;或是透過自我中心與悖逆,來面對神無憐憫的審判。麥子與稗子,在世上我們人有限的眼光無法完全分辨,只有審判的主才能將人赤露敞開,辨別清楚。我們不需要替神去審判論斷別人,只要自己在神面前時刻儆醒,更新悔改。

v13「遠有六百里」,吳獻章老師:六百里第一個解釋是指巴勒斯坦的全長是184英哩,從聖地角度來看是全世界通通要受審判。六百里的原文有1600個足球場這麼大,正好是四乘四乘一百,四乘四如前面所說的「四角、四方、四位天使」。所以六百里最好的解釋,就是四乘四,宇宙、全世界,表示上帝的審判是完完全全,是徹底的,是無人能夠躲避的。

 

4.今天的回應
二天前有一位在會堂裏面也服事家教會的牧師,突然問我目前家教會有多少人?因為他說目前他們教會人數掉了不少人?其實我經常三不五時會遇到人這樣問我,我也通常無奈的笑一笑,因為「算人頭」這種全台灣教會的「共通語言」,對我而言則是十分的排斥。一方面我在家職場教會中,只是宣揚理念,而不是發展組織,所以看得到的組織人數真的是寥寥無幾。但是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始終認為一個人有沒有得救,不是單純因為受洗、決志,而是好好認識神跟隨神,真實的悔改結出生命的果子。而且神更在意的不是僅僅得救,而是得勝穿白衣與主一同作王掌權。我服事的目標不是追逐人數,而是想要好好為主「得著門徒」。門徒從來不在乎「數字」,而是在乎「生命的改變與成長」,再用生命影響生命。這也是一般來說,我跟許多教會之間無話可談的主要原因,一般教會喜歡談什麼宗派?牧師是誰?教會目前最新的系統?教會的人數多少?對我來說這些都是次要的事情,更重要的是我們服事的對象,甚至是我們自己,是否結出生命的果子,與悔改的心相稱,將來能夠榮耀的與神同在!彼此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