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錄16:10~21

16:10 第五位天使把碗倒在獸的座位上,獸的國就黑暗了。人因疼痛就咬自己的舌頭;

16:11 又因所受的疼痛,和生的瘡,就褻瀆天上的 神,並不悔改所行的。

16:12 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幼發拉底大河上,河水就乾了,要給那從日出之地所來的眾王預備道路。

16:13 我又看見三個污穢的靈,好像青蛙,從龍口、獸口並假先知的口中出來。

16:14 他們本是鬼魔的靈,施行奇事,出去到普天下眾王那裏,叫他們在 神全能者的大日聚集爭戰。

16:15 (看哪,我來像賊一樣。那警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見他羞恥的有福了!)

16:16 那三個鬼魔便叫眾王聚集在一處,希伯來話叫作哈米吉多頓。

16:17 第七位天使把碗倒在空中,就有大聲音從殿中的寶座上出來,說:「成了!」

16:18 又有閃電、聲音、雷轟、大地震,自從地上有人以來,沒有這樣大、這樣厲害的地震。

16:19 那大城裂為三段,列國的城也都倒塌了; 神也想起巴比倫大城來,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遞給他。

16:20 各海島都逃避了,眾山也不見了。

16:21 又有大雹子從天落在人身上,每一個約重一他連得(一他連得約有九十斤)。為這雹子的災極大,人就褻瀆 神。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啟16:15 (看哪,我來像賊一樣。那警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見他羞恥的有福了!)

 

3.默想分享
(1)從前面七印、七號的審判,我們看見上帝並沒有一開始就完全出手,而是由慢而快、由輕微到嚴重,一直到七碗才開始是完全的出手審判。在災難的起頭,我們一直看見神的兒女不斷的受逼迫,6:9「在祭壇底下,有為 神的道、並為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第11章有二個見證人被殺、第13章不肯妥協印上獸印的人被逼迫無法生存,這些對聖徒的逼迫,一直要到了七碗開始,上帝之前累積的忿怒這時候才全面性傾倒下來,神要審判魔鬼與不信、攻擊神兒女的世人,災難變成全面性的,毫無憐憫保留的臨到自然界、靈界與世人身上。所以在末世開始,基督徒為義受苦遭逼迫是必然會有的事,不肯受苦而向世界妥協的人反而與基督的國度無分。同時那些想要把拯救的指望放在國家、世界、領袖的基督徒將要十分的絕望,唯有把寄託放在神與永恆身上的基督徒,才能在患難之中站立的住,不致跌倒。

七碗和七號的順序十分的相似,災難從地、到海、到江河、到天上、黑暗、伯拉大河,次序幾乎一樣,而且災難的內容又回應了埃及的十災。但只有在七碗的時候,上帝是毫不留情,是全面性的、普世性的災難與毀滅。在災難的起頭開始,上帝還給人有悔改的機會,在災難中差遣人向世人傳福音,願意悔改的人都還有機會。但是到了最後,特別是七碗世界的末了,人心已經十分的剛硬了,即使看見這麼多的災難,卻不知道悔改,只是不斷的「褻瀆天上的 神,並不悔改所行的。」所以那些質疑上帝殘忍的人,勢必要面對自己所做的決定,是否把握機會悔改,還是硬著頸項,與神作對到底,以致於滅亡。

(2)v13~16第六印是給第七印的戰爭作預告,「三個污穢的靈,好像青蛙,從龍口、獸口並假先知的口中出來」這是對照啟12、13章的龍、海獸、地獸,就是魔鬼模仿上帝的三位一體,要迷惑世上的君王,一起集結在「哈米吉多頓」想要抵擋上帝。卻沒想到上帝要突然臨到,用閃電、聲音、雷轟、大地震來毀滅象徵敵擋神的世界體系巴比倫與列國:「各海島都逃避了、眾山也不見了、又有大雹子從天落在人身上,每一個約重一他連得」即便如此,人還是不肯悔改:「為這雹子的災極大,人就褻瀆 神。」

 

4.今天的回應
想起一首詩歌:「這世界非我家,我停留如客旅,我積財寶在天,時刻仰望我主,天門為我大開,天使呼召迎迓,故我不再貪愛這世界為我家。」完全呼應啟示錄的信息!只是人的心若是剛硬,總是會落到「不見棺材不掉淚」的可悲光景,我也是一樣。若不是讀經默想,不是聖靈光照,我們完全和世人無異,追逐今生卻無視永恆。感謝主耶穌是我們唯一的「道路、真理、生命」,神的話與神的靈是我們的力量與出路,我們每天讀聖經,每天經歷心靈的得救,一再從世界與老我中回轉,不斷歸向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