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利米書17:1 ~ 11

17:1 猶大的罪是用鐵筆、用金鋼鑽記錄的,銘刻在他們的心版上和壇角上。

17:2 他們的兒女記念他們高岡上、青翠樹旁的壇和木偶。

17:3 我田野的山哪,我必因你在四境之內所犯的罪,把你的貨物、財寶,並邱壇當掠物交給仇敵;

17:4 並且你因自己的罪必失去我所賜給你的產業。我也必使你在你所不認識的地上服事你的仇敵;因為你使我怒中起火,直燒到永遠。

17:5 耶和華如此說:倚靠人血肉的膀臂,心中離棄耶和華的,那人有禍了!

17:6 因他必像沙漠的杜松,不見福樂來到,卻要住曠野乾旱之處,無人居住的鹼地。

17:7 倚靠耶和華、以耶和華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

17:8 他必像樹栽於水旁,在河邊扎根,炎熱來到,並不懼怕,葉子仍必青翠,在乾旱之年毫無掛慮,而且結果不止。

17:9 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

17:10 我─耶和華是鑒察人心、試驗人肺腑的,要照各人所行的和他做事的結果報應他。

17:11 那不按正道得財的,好像鷓鴣菢不是自己下的蛋;到了中年,那財都必離開他,他終久成為愚頑人。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耶17:7 倚靠耶和華、以耶和華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
17:8 他必像樹栽於水旁,在河邊扎根,炎熱來到,並不懼怕,葉子仍必青翠,在乾旱之年毫無掛慮,而且結果不止。
17:9 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

 

3.默想分享
(1)v1「猶大的罪是用鐵筆、用金鋼鑽記錄的,銘刻在他們的心版上和壇角上。」是講到以色列百姓的罪已經因為心裏剛硬到了極點,無法悔改,必遭審判。其實上帝真正想要刻在我們心版上的,是神的話,而不是我們的罪。老我就是全然罪惡敗壞、完全自我中心的我,當我們悔改得救,聖靈便開始動工賜給我們一個新造的人生,有新心、新靈,開始要學習成長。但是成長的方法唯有倚靠神的話語成為生命的糧食,刻在心版上,我們才能慢慢脫離屬靈嬰孩的階段,因為聽了神的話又順服神的話,以致於長大成熟。但是這時候老我仍然存在,神要我們與聖靈同工天天治死老我,治死自我中心,用神的話語來餵養新心新靈。如果我們不肯治死老我,恐怕活出來的都還是罪惡的生命,並且是敵擋神的生命。

v2~11不管我們是倚靠偶像,或是倚靠「人血肉的膀臂」(v5),其實倚靠人、倚靠自己,也同樣都是偶像。這樣的人,就是「離棄了神」,他們所努力得來的一切,都要被神交給仇敵,成為虛空、捕風、白忙一場、白活一生:「把你的貨物、財寶,並邱壇當掠物交給仇敵」、「必失去我所賜給你的產業」、「那財都必離開他,他終久成為愚頑人」因為這是惹神忿怒的大罪。「因為了離了神,我們不能做什麼?」我們受造的目的,只能緊緊連結於神、倚靠神,才能活出新造的人生,才能成為上帝的子民。離了神,去倚靠上帝以外的一切,就註定失去一切。康來昌牧師:「任何東西也好,我們可以使用,但不是要依靠,這是奧古斯丁很喜歡講的:『使用,但不是依靠。』是不是眞的在使用而不是依靠,就看那個東西對你來講是不是可有可無的。什麼東西都可有可無的,只有上帝不是。神都可以把我們依賴的水拿走。」

(2)v9~10「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我─耶和華是鑒察人心、試驗人肺腑的,要照各人所行的和他做事的結果報應他。」上帝是試驗人心的神,試驗就是透過許多的環境顯露出人心裏真正的情況,通常顯露出來的都是人罪惡敗壞的一面,這是因為我們的老我本來就是「壞到極處」,而我們世人卻想盡辦法用虛偽的外表去掩飾,去隱藏。但是神卻期望我們的本相暴露出來,讓我們看清老我的老我真的是壞透了,沒救了,這就是自我中心的必然結果。當我們開始認清自己的無能、無望、無救,我們才能開始向神完全敞開,願意離棄虛偽的老我,天天釘在十架上,才能開始倚靠神、連結神,讓新造的生命開始成長。

倚靠神的人,大有福氣:「他必像樹栽於水旁,在河邊扎根,炎熱來到,並不懼怕,葉子仍必青翠,在乾旱之年毫無掛慮,而且結果不止。」(v8),但是倚靠偶像、世人、自己的人,卻一無所有:「因他必像沙漠的杜松,不見福樂來到,卻要住曠野乾旱之處,無人居住的鹼地。」、「那不按正道得財的,好像鷓鴣菢不是自己下的蛋;到了中年,那財都必離開他,他終久成為愚頑人。」

 

4.今天的回應
老我的罪性使我們不喜歡面對真實又敗壞的自我,特別不喜歡敞開、不喜歡面對,只喜歡一再用靠自己的好行為去掩蓋,去假裝。但是上帝使「萬事互相效力」,試驗我們的心,鼓勵我們「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神不怕我們又臭又髒,只怕我們不肯把自己完全交給祂,讓祂來潔淨、來對付、來改變。求主賜我面對自己的勇氣與信心,把自己交給神,勝過交給自己或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