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篇126:1~6

126:1 當耶和華將那些被擄的帶回錫安的時候,我們好像做夢的人。

126:2 我們滿口喜笑、滿舌歡呼的時候,外邦中就有人說:耶和華為他們行了大事!

126:3 耶和華果然為我們行了大事,我們就歡喜。

126:4 耶和華啊,求你使我們被擄的人歸回,好像南地的河水復流。

126:5 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

126:6 那帶種流淚出去的,必要歡歡樂樂地帶禾捆回來!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詩126:2 我們滿口喜笑、滿舌歡呼的時候,外邦中就有人說:耶和華為他們行了大事!
126:5 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
126:6 那帶種流淚出去的,必要歡歡樂樂地帶禾捆回來!

 

3.默想分享
經文背景:(網路查經大全)這首詩的作者與寫作背景都不甚明確。然而,從其內容來看,似乎是為了紀念從巴比倫俘虜生活得到解放而作的。從這種觀點來看,這首詩的作者很有可能是率領第二次被擄歸回的以斯拉(拉7:6~9)。本詩表現了從被擄之地得到釋放的詩人滿懷的感激之情與喜樂,尤為突出表現了對成就這奇異救恩之神的美好信仰告白。藉著本詩我們可以再一次發現,雖然我們屢屢犯罪,神借著通過懲戒與責打定意施行救恩。這首詩的內容可分為兩段:1.從俘虜生活得到釋放的感動(v1~3)、2.為了剩餘俘虜的歸還而獻上的祈禱與信念(v4~6)。

(1)被擄之民重新回到故土錫安,這就是我們在舊約中QT常見到的「餘民」。餘民在巴比倫被擄之地生活70年,有一天竟能回歸故鄉,他們好像「做夢的人」一般喜樂:「滿口喜笑、滿舌歡呼」,正經歷似乎是不可能的事。唯一的解釋,就是神的作為:「耶和華為他們行了大事!」。v4「…我們被擄的人歸回,好像南地的河水復流。」南地平日是乾枯的不毛之地,一旦降下大雨,乾旱的溪谷就會再度洪流滾滾。神的百姓雖然經歷神允許的患難逼迫,但這也煉淨我們的生命,除去我們的悖逆與驕傲,興起一群悔改的餘民,重新回到神旨意的中心,重新恢復與新生。

v5~6「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那帶種流淚出去的,必要歡歡樂樂地帶禾捆回來!」據考證,可能是當初回歸故土的猶太人,糧食本來就非常缺乏,如今卻必須捱餓忍飢、由本已捉襟見肘的存糧中,拿出一部份來當種籽埋在地裏,因此禁不住要流淚。但我們若能夠繼續撒種,忍耐等候,終必喜樂獲得豐碩的果實。我們有時候也像被擄的人一樣,在逼迫與艱難的環境中,我們是選擇坐著不動自顧自卑自憐、自怨自艾,還是靠神恩典盡我們的本分,繼續獻上我們僅有的一點種子繼續撒出去,等候神使種子變成禾捆?

(2)整本聖經不斷在二種不同極端的張力中持續進行,就是到底我們順服神而蒙恩,或是悖逆神而遭受管教?許多人喜歡斷章取義,只找一些蒙祝福的經文來宣告,特別是新約。卻不願意查考整本聖經,了解以色列人到底為什麼經常遭到神的管教,又為什麼一代接一代卻始終學不會教訓?重點就是他們以為神只管宗教事務,而不管他們的內心態度與日常生活。所以我們今日的基督徒,讀聖經就要讀整本,要全面吸收,知道神要管的不是宗教活動,而是全心全人全生活,否則管教來到我們還是必須要重新面對學習。但若是有管教還是好事,因為代表神給機會悔改,不致「任憑我們行惡」。不管是不是管教?或是日常生活,我們不要只是期待一帆風順,而是學習不斷「流淚撒種,帶種流淚出去」,信靠神並盡上我們的本分,相信有一天「必要歡歡樂樂地帶禾捆回來」!

 

四、今天的回應
今天信息對我最有感的,就是離開會堂全職服事之後,好像無路可走,不管在服事、在經濟上都陷入苦境與死胡同。過去一般人認為服事就是透過牧師或教會給我們機會才能服事,但離開會堂是不是就不必服事了?在安靜等候的過程中,我能做的唯一事情就是每天早晨親近神默想神的話語,一開始覺得浪費時間,又看不到希望,但是不如此卻又陷入情緒的憂鬱。感謝主,幾年以後,神使用我的禱告與等候,開始開了服事的門與網拍的門,一直持續到如今,我們所傳的福音,認識的對象,生活所需,都超過我們所求所想,因為是神親自作的工,而不是我們有多麼厲害。家職場教會從我們夫妻堅持到如今,已經帶領超過100多人信主,雖然不多,但受洗的都是被呼召成為耶穌的門徒,有許多弟兄姊妹繼續把屬靈的生命一代代傳承下去,這才是最令人感動的事。心中充滿感恩,求主使末後的榮耀大過先前的,不是為了人的名聲,而是為了神的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