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可福音 12:1 ~ 12

12:1 耶穌就用比喻對他們說:「有人栽了一個葡萄園,周圍圈上籬笆,挖了一個壓酒池,蓋了一座樓,租給園戶,就往外國去了。

12:2 到了時候,打發一個僕人到園戶那裏,要從園戶收葡萄園的果子。

12:3 園戶拿住他,打了他,叫他空手回去。

12:4 再打發一個僕人到他們那裏。他們打傷他的頭,並且凌辱他。

12:5 又打發一個僕人去,他們就殺了他。後又打發好些僕人去,有被他們打的,有被他們殺的。

12:6 園主還有一位是他的愛子,末後又打發他去,意思說:『他們必尊敬我的兒子。』

12:7 不料,那些園戶彼此說:『這是承受產業的。來吧,我們殺他,產業就歸我們了!』

12:8 於是拿住他,殺了他,把他丟在園外。

12:9 這樣,葡萄園的主人要怎麼辦呢?他要來除滅那些園戶,將葡萄園轉給別人。

12:10 經上寫著說:匠人所棄的石頭,已作了房角的頭塊石頭。

12:11 這是主所做的,在我們眼中看為希奇。這經你們沒有念過嗎?」

12:12 他們看出這比喻是指著他們說的,就想要捉拿他,只是懼怕百姓,於是離開他走了。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可12:10 經上寫著說:匠人所棄的石頭,已作了房角的頭塊石頭。

 

3.默想分享
(1)耶穌說了一個比喻,葡萄園的主人是天父,葡萄園是以色列,園戶指宗教領袖,主人打發的僕人是神所差派的先知,主人的愛子就是耶穌!故事的發展從舊約開始,一直發展到耶穌被釘十字架。主人將葡萄園交給園戶,將來有一天還要回來,那就是最後審判的「末日」。舊約的宗教領袖可能是指大祭司、祭司、利未人等。到了新約教會,很多人可能以為指的就是牧師、傳道。

但我個人相信新約時代「人人皆祭司」,我們都是「主的門徒」,每個基督徒都領受大使命要去帶門徒,所以我們都可以是神所託付的「園戶」。曾有人問耶穌最大的誡命是什麼?「愛神、愛人如己」。第二個問題,「誰是我的鄰舍?」就是神「放在我們身邊的人」,都有可能是我們的鄰舍;我們的生活圈,不管是家庭、職場、學校、社區…,都是「神量給我們的禾場」;神給我們的使命與託付,就是成為祝福他人的導管;「人人皆祭司」,就是我們都要成為「神和人中間的和平之子」:追求使神與人和好、使人與人和好。大使命的三個方法,就是「去」、「為人施洗」、「教導人遵守神的話語」。大使命與大誡命絕對不是單單量給某些特定人士,而是賜給「每一位門徒」的使命。

(2)所以耶穌的比喻,也都可以,並且應該應用在我們身上,雖然耶穌當時講話的對象是針對像文士、法利賽那些宗教領袖說的。這些宗教領袖,包括我們,在這當中最大的罪惡是什麼?就是我們竟然忘記誰是主人、誰是神、神是王?我們忘記我們是被呼召的「神的僕人」、「神的管家」;我們更忘記,原來有一天,真正的主人是要回來審判的,而我們必須「向主交帳」。這些宗教領袖「全忘了」神的話,竟然到最後開始「自居為主」、「自居為王」。「一個國沒有二個王」,當我們想要作主,作王,我們就一定會悖逆真正的主人,聽不進去神講的話,特別是我們不愛聽的嚴厲的話。當神透過先知、透過聖經、透過神的僕人來警誡我們的時候,我們就可能拒絕他們、敵擋他們、攻擊他們,因為我們當王當主,心被蒙蔽。罪人的悖逆,把耶穌釘最後死在十字架上。我們若死不悔改,將來神要審判一切「自居為王」的叛逆之子,把神的國交給「得勝的義人」!

這也就是我們一直不斷地講,為什麼信主之後天天要「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隨主」,因為我們的老我天天都很活躍,老我的罪性就是天天想要作主、作王、作神。天天背起十字架,治死老我,就是天天走下我們人生的寶座,尊主為大,承認我們不過是管家,是僕人,我們一切所言、所行,將來全都要「向主人交帳」。因此我們信主開始,就要倚靠聖靈,活出新造的人生,就是操練天天聽神的話語、讀神的話語、至死忠心、愛神信靠神,「把神當作神」!不但自己如此行,也教導一切的門徒如此去行,代代傳承,直到主再來!

 

4.今天的回應
如果真正清楚我們不過是僕人、是管家,我所領受的一切才幹、恩賜、能力、健康、壽命、家庭、產業…,主權全都不歸於我,而是主權在神。我只不過是暫時保管這一切,將來要按著我們的忠心與良善,向主人交帳,我相信我們的生命一定完全活得不一樣。過去在成功神學教會待久了,誤以為「什麼都應該是我的」,還不斷生氣「神為什麼還不祝福我」,然後用更多的宗教修行與功德,企圖向神交帳,得不到還一直抱怨生氣,卻從來不存感恩,也不為「現在擁有的好好忠心擺上」。現在想想真正得罪神,求主赦罪憐憫,好好使用我還活著的每一天,「盡我一個管家忠心的職責」,祝福我身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