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命記 17:14 ~ 20

17:14 「到了耶和華─你 神所賜你的地,得了那地居住的時候,若說:『我要立王治理我,像四圍的國一樣。』

17:15 你總要立耶和華─你 神所揀選的人為王。必從你弟兄中立一人;不可立你弟兄以外的人為王。

17:16 只是王不可為自己加添馬匹,也不可使百姓回埃及去,為要加添他的馬匹,因耶和華曾吩咐你們說:『不可再回那條路去。』

17:17 他也不可為自己多立妃嬪,恐怕他的心偏邪;也不可為自己多積金銀。

17:18 他登了國位,就要將祭司利未人面前的這律法書,為自己抄錄一本,

17:19 存在他那裏,要平生誦讀,好學習敬畏耶和華─他的 神,謹守遵行這律法書上的一切言語和這些律例,

17:20 免得他向弟兄心高氣傲,偏左偏右,離了這誡命。這樣,他和他的子孫便可在以色列中,在國位上年長日久。」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申17:19 存在他那裏,要平生誦讀,好學習敬畏耶和華─他的 神,謹守遵行這律法書上的一切言語和這些律例。
17:20 免得他向弟兄心高氣傲,偏左偏右,離了這誡命。這樣,他和他的子孫便可在以色列中,在國位上年長日久。

 

3.默想經文
(1)以色列立王的起頭,是從士師記以後,撒母耳是最後一任先知與士師。因為他的兒子不行正道,以色列民便要求學習外邦人「立一個王治理我們」」。這事曾惹撒母耳與上帝不高興,耶和華對撒母耳說:「百姓向你說的一切話,你只管依從,因為他們不是厭棄你,乃是厭棄我,不要我作他們的王,自從我領他們出埃及到如今,他們常常離棄我,事奉別神。現在他們向你所行的,是照他們素來所行的,故此你要依從他們的話,只是當警戒他們,告訴他們,將來那王怎樣管轄他們。」(撒上8:6~9)當然後來的發展,我們也看見上帝允許百姓立王,只是誠如上帝所言:「將來那王怎樣管轄他們」。百姓不要一位好的上帝當王直接管理他們,卻寧可選擇人作王來轄制他們。

不過根本重點還不是「制度問題」,即便是起初上帝揀選摩西帶領百姓,後來興起士師治理與拯救百姓,或是後來的君王體系,甚至到了今天的民主制度,重點不是那一種制度,而是人心。如果人心是正確的,任何制度都沒有問題。但如果人心「偏行己路」,任何制度都不能救我們,因為我們是被人自己的罪惡所害。另一個角度,即使是君王體系,背後仍然都是神在掌權,「他改變時候、日期,廢王,立王,將智慧賜與智慧人,將知識賜與聰明人。」(但2:21)神才是真正掌權的萬王之王,萬主之主。神可以透過好王祝福順服的子民,也可以允許一位壞王來修剪管教悖逆的子民。重點不是追求一位看得見的君王,而是我們究竟肯不肯敬拜這位看不見的上帝?

(2)v14~17上帝允許百姓立王,但是定下立王的標準,第一個是要選擇「神所揀選的人」,第二個是「從你弟兄中立一人」。當然神不要外邦人來作他們的王,把百姓帶到異教與異文化的錯誤方向。但如何決定「神所揀選的人」?我們看見掃羅、大衛都是上帝自己所揀選膏立的,而後來的君王則多以世襲為主,好像百姓能夠選擇的機會不多。但延伸到今天,我們可以透過選擇、投票、推薦來推選合適的領袖時,仍然可以求主讓我們以聖經當作標準,來選擇較為合適的對象。另外,神提醒君王要注意三件事:
一、不可依靠馬匹、二、不可多立妃嬪、三、不可貪圖財富。

不可依靠馬匹指的是,一個君王不要過度追求軍事力量,變成耀武揚威,為自己建立權威,去侵略別人某種防禦的方式是需要的,但是不斷的加添武力,只是不斷的自大和不安全感。越自大,越窮兵黷武,傷害人,樹立敵人。這是一個惡性循環。這裡「加添馬匹」就是虛榮、驕傲和強權政治。是神所禁止的。

不可為自己多立妃嬪,恐怕他的心偏邪。康來昌牧師:「偏邪,就是一種錯誤的性關係。人因為在男女的性關係上違反神的制度,心就會偏邪,不僅是君王、妃嬪,連他們的兒女都會陷入一種偏邪的罪惡當中──這總總不正常的人際關係,包括:妃嬪間的爭風吃醋、皇子間的奪權、兄弟的相殘、六親的不認、君主的專權……,這些在大衛的家室中可窺之一二,在中外的歷史也可以看到。…,總之,王不可為自己『多立妃嬪』,這是好色;也不可為自己『加添馬匹』,這是好強、好鬥、好勇。這對個人、國家、君王而言,都是很壞的風氣。」

不可為自己多積金銀,就是不可貪圖財富。「多積金銀」,是一種貪婪,永遠不知滿足,不會學習感恩,而是放縱餵養不正確的的私慾。許多事實證明,錢多的人如果不敬畏神,不成為上帝忠心的僕人管家,往往就會被錢敗壞,倚靠錢而不再倚靠神。事實上,金銀、馬匹,都不是壞事;是不是眞的信靠上帝、敬畏上帝,才是重點。國君因為有權力,常常就在馬匹、妃嬪、金銀等三件事上,特別容易墮落。

(3)v18~20君王「登了國位,就要將祭司利未人面前的這律法書,為自己抄錄一本,存在他那裏,要平生誦讀,好學習敬畏耶和華─他的 神,謹守遵行這律法書上的一切言語和這些律例,免得他向弟兄心高氣傲,偏左偏右,離了這誡命。神的話語是個人,是君王,更是整個國家安身立命的根本。離了神的話語,我們就什麼都不能做,也什麼都不是。「根基若毀壞,義人還能做甚麼呢?」(詩11:3)一個君王要用什麼治理國家?當然是神的話語,而不是倚靠馬匹(軍隊)或金銀財寶,也非倚靠自己的勢力與才能。「抄錄」,還要加上「誦讀」,目的是為了要「敬畏耶和華」、「謹守遵行這律法書上一切言語和這些律例」。就像我們每天QT默想聖經一樣。QT是方法,重點是「敬畏神」,以及「倚靠聖靈,得著力量遵行神的話語」,使我們不管今生來生,都有永恆的福分:「年長日久」。

 

4.今天的回應
權、色、錢,是使許多領袖墮落,得罪上帝的頭號敵人。我們若不能善用神給我們的資源與力量,用來「榮神益人」,就會利用神給我們的資源,壯大自己的私慾,不知不覺讓這些世界的虛榮取代了上帝,或是我們也想要當上帝。求主賜給我們一個感恩與知足的心,善用目前已經擁有的一切資源,好好忠心治理,榮神益人:「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凡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去。」重點不在多少,而在忠心,求主憐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