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命記 19:1 ~ 14

19:1 「耶和華─你 神將列國之民剪除的時候,耶和華─你 神也將他們的地賜給你,你接著住他們的城邑並他們的房屋,

19:2 就要在耶和華─你 神所賜你為業的地上分定三座城。

19:3 要將耶和華─你 神使你承受為業的地分為三段;又要預備道路,使誤殺人的,都可以逃到那裏去。

19:4 「誤殺人的逃到那裏可以存活,定例乃是這樣:凡素無仇恨,無心殺了人的,

19:5 就如人與鄰舍同入樹林砍伐樹木,手拿斧子一砍,本想砍下樹木,不料,斧頭脫了把,飛落在鄰舍身上,以致於死,這人逃到那些城的一座城,就可以存活,

19:6 免得報血仇的,心中火熱追趕他,因路遠就追上,將他殺死;其實他不該死,因為他與被殺的素無仇恨。

19:7 所以我吩咐你說,要分定三座城。

19:8 耶和華─你 神若照他向你列祖所起的誓擴張你的境界,將所應許賜你列祖的地全然給你,

19:9 你若謹守遵行我今日所吩咐的這一切誡命,愛耶和華─你的 神,常常遵行他的道,就要在這三座城之外,再添三座城,

19:10 免得無辜之人的血流在耶和華─你 神所賜你為業的地上,流血的罪就歸於你。

19:11 「若有人恨他的鄰舍,埋伏著起來擊殺他,以致於死,便逃到這些城的一座城,

19:12 本城的長老就要打發人去,從那裏帶出他來,交在報血仇的手中,將他治死。

19:13 你眼不可顧惜他,卻要從以色列中除掉流無辜血的罪,使你可以得福。」

19:14 「在耶和華─你 神所賜你承受為業之地,不可挪移你鄰舍的地界,那是先人所定的。」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申19:10 免得無辜之人的血流在耶和華─你 神所賜你為業的地上,流血的罪就歸於你。

 

3.默想經文
這一段經文又回到「逃城」的事上。我們在之前的申4:41~43已經看過,其他的經文出埃及記25:13、民數記35:9~34、約書亞記20:1~9,也都講到逃城。茲將有關逃城的分享心得,條例如后:

(1)進入迦南地之後,神也設立了整個以色列人的「中央祭壇」—讓百姓可以到那裡求問、獻祭、聽上帝的話。因為交通的不便利,全以色列只有一兩處的中央祭壇。但是很可能同一個時期裡,只有一處這種地方,例如示羅,可以去聽上帝的話。但是神卻在分給利未人的48座城中,分出六座城出來作為「逃城」(約旦河東的三座逃城是比悉、拉末和哥蘭;迦南地的逃城則為基低斯、示劍、希伯侖)逃城的需要量比去求問上帝還要多,這是神的憐憫與恩典。

(2)v3「又要預備道路,使誤殺人的,都可以逃到那裏去。」逃城是為「誤殺人的」,預備道路,預備什麼道路?就人的肉體來看,是預備逃命的道路;但就屬靈的眼光來看,是預備逃到上帝懷抱的恩典之路。因為若是故意殺人的,按照舊約的律法就是一命償一命;但是對於「誤殺人的」,上帝竟然設想如此周到。一般學者都同意,逃城就是在預表「耶穌基督的拯救」,凡願意悔改接受救恩的「誤犯者」,神為我們預備了「拯救的恩典之門」,可以逃到耶穌那裏去。

(3)有關逃城,另一個比較艱難的話題,有關預定論。康來昌牧師:「在出埃及記21:13這樣描述,『人若不是埋伏著殺人,乃是神交在他手中,我就設下一個地方,他可以往那裏逃跑。』換句話說,那釜頭脫了把是『神的旨意』。這個世界沒有偶然的,這個世界沒有哪一件事不在上帝的帶領之下。很多人避開這些經文,因為這顯得上帝很殘忍。但是不提這些經文,一是違反《聖經》;二是看不到上帝的掌管,就沒有盼望。至於『神為什麼如此作』,還有『人的責任』,我們在這裡都不談了。但我們要知道,這中間一定有人的責任,例如:你砍之前,怎麼不看看木把子有沒有鬆?安全距離有沒有保持?這裡的重點,不在神的預定或人的責任,而在出了事怎麼辦?這是很實際的,我們要全面的來看《聖經》,不僅是看到『神的主權』和『人的責任』,也要看到『出了意外要怎麼辦』。」

(4)民數記35:28「因為誤殺人的該住在逃城裏,等到大祭司死了。大祭司死了以後,誤殺人的才可以回到他所得為業之地,」這期限是不一定的,可能是60年,可能只有6年。很多解經家在討論這是什麼意思?康牧師:「我覺得:一、他在受處罰,如同流放一般。縱然,他不是故意的,但他還是有疏忽之責。二、對喪家而言,這也無不是一個安慰,心中的怒火可得平息一些。為什麼要大祭司死了來能離開?我覺得這大祭司,有預表『耶穌代贖』的意思。必須要有一個無辜的人──大祭司死了,這人才能得到自由,離開。」所以逃城有一個重大的意義,是預表了耶穌的拯救,使願意悔改的罪人,在基督裏有第二次重生的機會。

(5)「逃城」不但預表了耶穌的拯救,更預表了「教會」這個屬神的群體,是許多軟弱無助者的盼望。有許多「無路可逃」的人,當然不見得全都是無辜的,大多數人犯罪其實都是咎由自取。但罪人只要有心願意回頭,上帝永遠都預備了接納的地方,就是「教會」,是一群「蒙恩罪人的群體」,來繼續不斷地接納願意悔改的罪人。有句話說:「教會不是聖人的天堂,而是罪人的醫院。」就像撒上22章大衛曾經逃亡到亞杜蘭洞中,結果「凡受窘迫的、欠債的、心裡苦惱的都聚集到大衛那裡;大衛就作他們的頭目,跟隨他的約有400人。」這些被世人遺棄的「流浪漢」,卻在大衛的手下成為日後開國的將士,這就是上帝設立教會的意義,也是逃城的目的,就是使一群被罪惡捆綁,對自己對世界絕望的人群,在逃城,在教會中得著醫治與釋放,接受愛的照顧,但更重要是被裝備成為得勝的基督精兵,成為神國的「得勝者」。今天的教會不應該一味只是追求吸收「社會菁英顯達、成功人士」成為教會會友,方便奉獻與才幹服事。教會應該自許成為一個無望、無助、無能者的「逃城」,用基督的愛、真理、聖靈的大能醫治釋放他們,進而裝備他們成為「屬靈的得勝者」,這才是教會存在最重要的使命與意義,如同當年大衛的「亞杜蘭洞」一般。

(6)v14「在耶和華你神所賜你承受為業之地,不可挪移你鄰舍的地界,那是先人所定的。」當時候的地界,是一塊刻有產業界線的石碑。挪移地界為神所咒詛,可能是要防止富戶恃著勢力,為了增添自己的土地而不惜欺負貧窮者,故定下此律例。

 

4.今天的回應


89649

昨天早上(2020-5-15),我的父親高鴻進弟兄,在竹東榮總安息主懷,享年93歲。就家人的感情來說,我們有千般不捨,但就屬靈的信心來看,我的父親可以說是壽終正寢,安祥離世,神垂聽了我父親與我們兒女們的禱告,不要叫他一直在醫治急救上受苦,而是在最平安、喜樂、得勝的光景中平安被主接走。感謝主,神都信實的垂聽回應。同時也很奇妙的事,我和玉雲就在前天臨時決定要到竹東探望住院的父親,過程中陪伴父親一個多小時,父親的手緊握著我不肯放,直到護士趕我們回家,因為醫院的規定仍然是不准探病,但神允許我們已經陪伴了一個多小時。這使我們後來雖然聽到父親過世的消息,但心中稍感安慰!神安排時間十分的奇妙!我今天已經安排高雄一對一,今明天妹妹的教會很忙碌,但父親昨天離世,我們處理完大體,就可以等下週再安排後續事宜!這一連串的時間安排,看見神的智慧、奇妙與慈愛!萬物細微之處,處處見到神體貼的恩典!感謝主,包括我父親,以及我們每一個願意信靠主的罪人,都有逃城可去,有蒙恩的機會,又重生的機會,有再活一次的機會。逃城就是教會蒙恩罪人組成的群體,也是耶穌拯救與掌權的國度,將來有一天我們和所愛的人都要在天上永遠歡聚,成為神的兒女,何等蒙恩!有何等有福!一切感謝愛戴、榮耀尊貴,都歸給三一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