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書 16:1 ~ 16

16:1 我對你們舉薦我們的姊妹非比;她是堅革哩教會中的女執事。

16:2 請你們為主接待她,合乎聖徒的體統。她在何事上要你們幫助,你們就幫助她;因她素來幫助許多人,也幫助了我。

16:3 問百基拉和亞居拉安。他們在基督耶穌裏與我同工,

16:4 也為我的命將自己的頸項置之度外。不但我感謝他們,就是外邦的眾教會也感謝他們。

16:5 又問在他們家中的教會安。問我所親愛的以拜尼土安;他在亞西亞是歸基督初結的果子。

16:6 又問馬利亞安;她為你們多受勞苦。

16:7 又問我親屬與我一同坐監的安多尼古和猶尼亞安;他們在使徒中是有名望的,也是比我先在基督裏。

16:8 又問我在主裏面所親愛的暗伯利安。

16:9 又問在基督裏與我們同工的耳巴奴,並我所親愛的士大古安。

16:10 又問在基督裏經過試驗的亞比利安。問亞利多布家裏的人安。

16:11 又問我親屬希羅天安。問拿其數家在主裏的人安。

16:12 又問為主勞苦的土非拿氏和土富撒氏安。問可親愛為主多受勞苦的彼息氏安。

16:13 又問在主蒙揀選的魯孚和他母親安;他的母親就是我的母親。

16:14 又問亞遜其土、弗勒干、黑米、八羅巴、黑馬,並與他們在一處的弟兄們安。

16:15 又問非羅羅古和猶利亞,尼利亞和他姊妹,同阿林巴並與他們在一處的眾聖徒安。

16:16 你們親嘴問安,彼此務要聖潔。基督的眾教會都問你們安。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羅16:4 也為我的命將自己的頸項置之度外。不但我感謝他們,就是外邦的眾教會也感謝他們。
16:5 又問在他們家中的教會安。問我所親愛的以拜尼土安;他在亞西亞是歸基督初結的果子。

 

3.默想經文
(1)羅16章前半段是問安,後半段是末了的勸勉。v1~16保羅在這裏不厭其煩地提了許多的人名一一問安,我過去都是直接跳過,但是如今卻越來越有感受。我在教會服事這麼多年,過去在不同的教會有不同的特色,特別自從教會開始看重人數增長,有許多大型教會產生。看起來好像人多是增長,是復興,但同工們在一起開會,卻是討論「數字績效」,要帶多少人受洗,要增加多少奉獻,不知不覺有些教會變成了企業化經營,比較像是公司,越來越沒有家庭的味道了。我也在一些機構或是家職場教會中服事與開拓,我比較喜歡同工之間討論的是一個個有血有肉的人名,是我們親愛的家人(事實上家職場教會中很多真的是就是家人、親友、同事…),他們的景況,為他們禱告,希望每個人成長。因為我們都很熟悉與認識,禱告與問候充滿了許多的回憶和感情,當中有基督的愛,而不是冷冰冰的數字。我在看聖經中耶穌和保羅,從來沒有討論過帶了「多少人數」信主,反倒保羅一一列舉親愛的同工名字。摩西在民數記數點人數,是出於上帝的旨意,為要計算進迦南地與能夠作戰的人數。但是大衛有一次因為出於驕傲的心「數點人數」,卻被神嚴厲管教。我們數點人數的動機十分重要,但是家人最看重的還是「群羊的景況」,而不應該總是冷冰冰的業績數字。

(2)v1~2「我對你們舉薦我們的姊妹非比…」這位非比姊妹很可能就是幫保羅把這封信帶到羅馬的。那時可能沒有郵差,沒有那麼方便,需要有人帶信。「請你們為主接待他」,她把信帶來,請你們接待她;她是為主、奉主的名來的;也就是接待她,就像接待主一樣。

v3「問百基拉和亞居拉安」保羅曾對這對夫妻提了六次,根據使徒行傳,他們常常出現的地方,就在哥林多、以弗所和羅馬這三個地方。他們跟保羅是同業,都是織帳棚的,也是保羅重要的同工:「也為我的命將自己的頸項置之度外。」他們不但與保羅同工,甚至為了保羅可以為他犧牲生命,這種弟兄姊妹之間革命情感真是「兄弟相愛撼山河」,令人感動。

v5「又問在他們家中的教會安。」這裏很清楚的看見,初代教會很多教會都是在家庭中聚會的:「家中的教會」。在這段經文中,保羅一共問候了三間家庭教會:v5、v14、v15節都是。而且這三間家庭教會顯然互相來往,關係密切,所以保羅的信可以互相流通、傳遞,這給我們今天教會很大的省思。今天許多教會排斥家中可以有教會,而且教會之間老死不相往來,深怕「偷羊、搶羊」,分成「你的羊、我的羊」,這些情況在初代教會可以都是匪夷所思之事。

v1~16這段保羅問候弟兄姊妹的對象裏面,康來昌牧師:「這個問安裡,看到有三間家庭教會:5、14、15節都是。這廿四個提名問安的(總共廿六個人),只有三個是他的同胞猶太人:7和11節。有十五個可能是從羅馬東邊移民到羅馬來的,經濟情形並不好,當時他們這些移民不能領穀類的津貼(羅馬城非常富裕,有福利津貼,但剛來的移民還不能領)。這裡面有九個女性很稀奇。你看,在一個保羅還沒有去過的教會,他熟悉;這裡面有奴隸、有富人、有女人,很多元。……,但當我們有主的愛時,我們看到可以多麼真實的彼此接納、包容、相愛。」

 

4.今天的回應
我個人覺得我的特質不是牧養型的,比較不擅於關懷個人,總是一心想要訓練願意的門徒。但是感謝主,玉雲與我身邊許多小家長都能補我的不足,總是可以很實際的個別關懷身邊的家人親友同事…。我覺得一個牧者最基本應該擁有的是「為父為母的心」,父母不會整天想要生養許多的孩子,因為心力有限。但父母總是關懷每一個孩子的景況,記得他們的名字,關係他們的現況,為他們禱告,用安慰、造就、勸勉不斷幫助每一個孩子成長。求主賜我為父的心,忠心牧養主所託付給我的群羊,使他們健壯,能夠不斷生命傳承生命,生命影響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