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利米書 26:16 ~ 24

26:16 首領和眾民就對祭司、先知說:「這人是不該死的,因為他是奉耶和華─我們 神的名向我們說話。」

26:17 國中的長老就有幾個人起來,對聚會的眾民說:

26:18 「當猶大王希西家的日子,有摩利沙人彌迦對猶大眾人預言說: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錫安必被耕種像一塊田;耶路撒冷必變為亂堆;這殿的山必像叢林的高處。

26:19 猶大王希西家和猶大眾人豈是把他治死呢?希西家豈不是敬畏耶和華、懇求他的恩嗎?耶和華就後悔,不把自己所說的災禍降與他們。若治死這人,我們就作了大惡,自害己命。」

26:20 (又有一個人奉耶和華的名說預言,是基列‧耶琳人示瑪雅的兒子烏利亞,他照耶利米的一切話說預言,攻擊這城和這地。

26:21 約雅敬王和他眾勇士、眾首領聽見了烏利亞的話,王就想要把他治死。烏利亞聽見就懼怕,逃往埃及去了。

26:22 約雅敬王便打發亞革波的兒子以利拿單,帶領幾個人往埃及去。

26:23 他們就從埃及將烏利亞帶出來,送到約雅敬王那裏;王用刀殺了他,把他的屍首拋在平民的墳地中。)

26:24 然而,沙番的兒子亞希甘保護耶利米,不交在百姓的手中治死他。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耶26:19 猶大王希西家和猶大眾人豈是把他治死呢?希西家豈不是敬畏耶和華、懇求他的恩嗎?耶和華就後悔,不把自己所說的災禍降與他們。若治死這人,我們就作了大惡,自害己命。

 

3.默想經文
(1)人聽見先知的信息,特別是難聽的警告信息,自然會有二種反應,第一種就是昨天經文講的:「祭司、先知與眾民都來抓住他,說:你必要死!」(v8)很奇怪的是聽完想要殺耶利米的人中有祭司與先知,這都是宗教的神職人員,神沒有透過原有的祭司與先知來傳話,卻是透過耶利米來,除了他們拒絕所講的信息,也包括了嫉妒與不信。但是感謝主,今天後來又有另一批人起來反對祭司與先知,就是「首領和眾民、長老」(v16~17)。從v18~23他們提出二個歷史上的見證來支持耶利米的說法。

一、v18~19第一個見證,記載在以賽亞書37章(也是列王記下19章),就是亞述王來攻擊猶大,包圍耶路撒冷的那件事。從人來看,本來在大軍包圍的時候,彌迦講了對軍心不振的事──彌迦說:「對!你們該死了,你們罪惡多端,所以上帝要滅掉你們。」(詳見彌迦書3章12節)這情況和耶利米很像,因為在耶利米這時候有巴比倫的外敵也想要攻打他們。我們看見聖經的記載,亞述攻打猶大,是出於上帝的手,上帝因為猶大與耶路撒冷的罪惡敗壞,所以興起亞述王來攻擊猶大或耶路撒冷。但這次事件的結果,希西家並沒有殺了彌迦,因為敬畏耶和華、懇求神的恩。結果後來非常的希奇,耶和華行了一件奇妙的事情,亞述大軍死掉了18萬5000人,就把主前701年的災免掉了,這記在以賽亞書37章33~37節 。

二、v20~23第二個見證,是上帝也興起先知烏利亞傳講警告的信息。這個烏利亞就是約櫃曾放在他的故鄉基列.耶琳停留20年之久,培養了他敬畏耶和華話語的心。可是這次約雅敬王拒絕聽先知的警告,將逃往埃及的烏利亞帶回國加以殺害:「王用刀殺了他,把他的屍首拋在平民的墳地中。」(v23),但我們看看約雅敬王最後的下場:「他(指約雅敬王)被埋葬,好像埋驢一樣,要拉出去扔在耶路撒冷的城門之外。」(耶22:19)

(2)同樣是先知,同樣是要警告君王與百姓,一個講話被聽進去了,沒有死;另一個被殺死了。其實全世界這幾年興起很多所謂的「先知」,總是會有人喜歡或想當先知,他們不知道的是先知是不好當的,先知是沒有自己的意思與決定的,先知不能隨便刪減神的話,先知不能選擇講人愛聽的話,倒常講神警告的話,所以先知的下場通常不見得是好的。要當真先知,就要有隨時殉道的心裏準備,或是成為孤單不被了解的一群少數人。v24「 然而,沙番的兒子亞希甘保護耶利米,不交在百姓的手中治死他。」這是從人類歷史的眼光角度來看,好像彌迦沒死、烏西亞卻死了,現在耶利米被西希甘保護。但是我們若從神的角度來看,這一切都是出於神的旨意,每一個人的生命氣息都在神的手中。我們不能隨便決定自己的未來,只能在我們自由意志可以決定的範圍之內,忠心、信靠、順服神而活,相信將來在神那裏,我們才會有完全公正的審判與一切的答案。

 

4.今天的回應
10多年前我因為被神呼召服事家職場教會,結果遭受許多惡意的謾罵、攻擊與排擠。直到今天全世界新冠肺炎發生,許多大型教會不再能正常聚會之際,有不少教會開始思考或轉型家職場聚會的可能性。我知道我不是什麼先知,但我知道家職場教會不是旁門左道,而是從初代教會一直到今天,是真正的主流型態,因為所有被逼迫國家,如共產制度,或回教世界裏面能夠存留唯一的教會型態,不是今天所謂的大型教會,而是家庭教會。中國大陸家庭教會號稱是教會史上最大的復興,唯一存在的型態也是家庭教會(官方黨治的三自教會不在討論之列)。我們這幾年開始走一對一與每天QT默想,為的是帶領門徒。我知道我並不是先知,但透過一對一陪伴與每天QT默想來帶領門徒,我知道是最辛苦,但也是最扎實、有效的一條路。重點不是方法或策略,重點是每天我們有一小群人願意在生活中掙扎地活出信仰,願意每天面對老我的治死,與新造之人的塑造,願意與聖靈同工同行,這是一條窄路,但也是榮耀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