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利米書 36:20 ~ 32

36:20 眾首領進院見王,卻先把書卷存在文士以利沙瑪的屋內,以後將這一切話說給王聽。

36:21 王就打發猶底去拿這書卷來,他便從文士以利沙瑪的屋內取來,念給王和王左右侍立的眾首領聽。

36:22 那時正是九月,王坐在過冬的房屋裏,王的前面火盆中有燒著的火。

36:23 猶底念了三四篇(或譯:行),王就用文士的刀將書卷割破,扔在火盆中,直到全卷在火中燒盡了。

36:24 王和聽見這一切話的臣僕都不懼怕,也不撕裂衣服。

36:25 以利拿單和第萊雅,並基瑪利雅懇求王不要燒這書卷,他卻不聽。

36:26 王就吩咐哈米勒的兒子(或譯:王的兒子)耶拉篾和亞斯列的兒子西萊雅,並亞伯疊的兒子示利米雅,去捉拿文士巴錄和先知耶利米。耶和華卻將他們隱藏。

36:27 王燒了書卷(其上有巴錄從耶利米口中所寫的話)以後,耶和華的話臨到耶利米說:

36:28 「你再取一卷,將猶大王約雅敬所燒第一卷上的一切話寫在其上。

36:29 論到猶大王約雅敬你要說,耶和華如此說:你燒了書卷,說:『你為甚麼在其上寫著,說巴比倫王必要來毀滅這地,使這地上絕了人民牲畜呢?』

36:30 所以耶和華論到猶大王約雅敬說:他後裔中必沒有人坐在大衛的寶座上;他的屍首必被拋棄,白日受炎熱,黑夜受寒霜。

36:31 我必因他和他後裔,並他臣僕的罪孽刑罰他們。我要使我所說的一切災禍臨到他們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並猶大人;只是他們不聽。」

36:32 於是,耶利米又取一書卷交給尼利亞的兒子文士巴錄,他就從耶利米的口中寫了猶大王約雅敬所燒前卷上的一切話,另外又添了許多相彷的話。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耶36:24 王和聽見這一切話的臣僕都不懼怕,也不撕裂衣服。
36:26 王就吩咐哈米勒的兒子(或譯:王的兒子)耶拉篾和亞斯列的兒子西萊雅,並亞伯疊的兒子示利米雅,去捉拿文士巴錄和先知耶利米。耶和華卻將他們隱藏。

 

3.默想經文
(1)v20~28昨天講到有一小群首領聽見巴錄轉述耶利米的信息,就是猶大國得罪神不肯悔改,神定意要施行審判,透過巴比倫滅掉猶大,而生心敬畏,便積極要將這信息傳遞給約雅敬王。約雅敬王是約西亞王的兒子,但這二個父子,二個王的命運卻剛好相反。約西亞王因為聽見書記沙番宣讀律法書上的話語時,便謙卑地撕裂衣服表示悔改;但他的兒子約雅敬王先前曾經殺害了先知烏利亞(耶26:20~23),現在又聽到神藉耶利米傳達的話語時,與身邊的臣僕「都不懼怕,也不撕裂衣服。」竟然「用文士的刀將書卷割破,扔在火盆中,直到全卷在火中燒盡了。」正如俗話說的「惱羞成怒」、「見笑轉生氣」。我們一定要知道,神如果願意給我們機會悔改,就會透過聖經、先知、環境……,各種方式來提醒我們,給我們機會悔改。我們也說過許多次了,神的重點不是刑罰或審判,而是勸人悔改。就像尼尼微城一樣,本來還有40天就要被毀滅了,但因為全城的百姓帶牲畜敬畏神,展現出極大的謙卑:禁食禁水披上麻衣,結果上帝就不降所說的災了。約雅敬王沒有好好把握機會,結果連他賠上整個國家都受到上帝忿怒的審判。

v30~31「所以耶和華論到猶大王約雅敬說:他後裔中必沒有人坐在大衛的寶座上;他的屍首必被拋棄,白日受炎熱,黑夜受寒霜。我必因他和他後裔,並他臣僕的罪孽刑罰他們。我要使我所說的一切災禍臨到他們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並猶大人;只是他們不聽。」重點是「只是他們不聽」,這個「不聽」就是人類能夠犯下的最大的罪惡:不肯聽從神的話。比起世上的國家消滅,我們更應該害怕的是我們與神隔絕,將來無法進入另一個「屬神的國度」。畢竟地上是短暫的,人的生命是永恆的,我們如何有智慧的用今生投資永恆?就是好好聽從神的話語,自己遵行,也教導後代子孫遵行,到老也不偏離。

 

4.今天的回應
父親約西亞王謙卑悔改的見證,卻不能影響兒子約雅敬王,竟是如此驕傲自大。特別是當神要取走我們的王位、財產、自由、一切的時候,我們是選擇起來抵擋神?還是謙卑悔改祈求神的憐憫與恩典?我覺得我們在神面前最好的姿勢就是俯伏跪下,正符合我們受造之人原是如此卑微渺小。即使神要高舉我們,要接納我們成為兒女,我們並不因此自恃驕傲自大,反而更加謙卑與感恩,更加愛神與信靠。每次看見有基督徒因為仗著自己是神的兒女,就在神面前沒大沒小,沒有分寸,沒有絲毫敬畏,甚至頤指氣使,把上帝當成小弟,像我過去無知一樣,心中就深感難過。敬畏的心是害怕尊敬神,但因為信心,就坦然無懼來到神面前領受「恩典與憐憫」。有些基督徒是過度害怕而不敢親近,有些是沒有敬畏而驕傲自大,這都是二個極端的錯誤。我們是敬畏與愛神的平衡並存,求神幫助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