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太福音6:16~24

6:16 「你們禁食的時候,不可像那假冒為善的人,臉上帶著愁容;因為他們把臉弄得難看,故意叫人看出他們是禁食。我實在告訴你們,他們已經得了他們的賞賜。

6:17 你禁食的時候,要梳頭洗臉,

6:18 不叫人看出你禁食來,只叫你暗中的父看見;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

6:19 「不要為自己積攢財寶在地上;地上有蟲子咬,能銹壞,也有賊挖窟窿來偷。

6:20 只要積攢財寶在天上;天上沒有蟲子咬,不能銹壞,也沒有賊挖窟窿來偷。

6:21 因為你的財寶在哪裏,你的心也在那裏。」

6:22 「眼睛就是身上的燈。你的眼睛若瞭亮,全身就光明;

6:23 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裏頭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

論 神和財利

6:24 「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事奉 神,又事奉瑪門(瑪門:財利的意思)。」

 

 

 

1.讀經

 

2.今天默想經文
太6:21 因為你的財寶在哪裏,你的心也在那裏。
6:24 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事奉 神,又事奉瑪門(瑪門:財利的意思)。

 

3.默想經文
(1)v16~18提到有關「禁食」,摩西律法規定百姓一年一次贖罪日禁食,表示為罪痛悔(利16:29-31、民29:7……),或是求神拯救(出24:18、士20:26……)。在耶穌時代,猶太人增添了其他紀念國難的禁食日(斯9:31、亞7:5)。當時法利賽人週一和週四一週禁食兩次。施洗約翰的門徒亦用禁食表明他們悔改的心志。但是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禁食時常常表現出憂愁或鬱鬱寡歡的樣子,甚至把灰塗在臉上,這就是耶穌所責備的偽善禁食。「梳頭」原意是「把油擦在頭上」,有些猶太人在特殊節日慶典歡樂的時候才擦油梳頭。耶穌把「愁眉苦臉」和「梳頭洗臉」擺在一起作強烈對比,強調不要故意在禁食時特別「愁眉苦臉」讓人知道,反而要存喜樂的心情。這裏和前面解經的原則一樣,耶穌主要強調的是我們內心的態度與動機,禁食與禱告不是我們的目的,而是過程、媒介;透過禁食與禱告本來是為了要幫助我們親近神,心生悔改、更新、信靠。如果今天有人透過禁食禱告卻不是為了親近神、生命更新改變,而是為了利用宗教功德來贏得個人利益與榮耀,反而使我們更遠離神,心地更加虛偽與敗壞,所以重點不是我們到底「做了什麼」,而是我們「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我們最後得到了什麼「果子」?得到的是人的稱讚?還是神的同在與喜悅?

天國近了,真正的君王耶穌基督來到世上要作王掌權,祂掌權的範圍就是人的心,人的生命,表現出來的就是我們在生活中每一個層面,都要悔改,從過去自己掌權的罪惡中,轉向讓神來掌管治理。罪人最大的罪惡,就是在獨一真神以外,我們還敬拜其他的偶像,最大的偶像就是「自我」!不把神當神的結果,我們就成為罪的奴僕、成為物質的奴隸。以色列人的罪惡,就是除了敬拜神以外,他們還敬拜「瑪門」,這就是腳踏兩條船,是神所憎惡的。「耶穌說:以賽亞指著你們假冒為善之人所說的預言是不錯的。如經上說: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卻遠離我。」(可7:6)

(2)v19~24耶穌用了三個隱喻來說明天國子民,應該如何忠於天國的價值觀:(一)v19~21要積財寶在天上,因為地上的財寶會消失,但天上的財寶是永存。財寶在哪,心也在哪裡。(二) v22~23專注於天國的價值,正如眼睛是健全的,全身就都明亮。如果不專注於天國的價值,就好像眼睛有毛病,全身就都黑暗。人裡面的黑暗是很可憐,也很可怕的。(三)v24只能選擇作神的奴僕,不可能同時作神的奴僕和金錢物質的奴僕。登山寶訓就是教導神的兒女敬拜獨一真神,不要以別神取代耶和華。什麼是神?就是我們所倚靠、所追求、所愛慕的對象,也是使我們有最大安全感的對象,如果不是獨一真神,就都是「偶像」。

一、v19~21耶穌用積攢財寶為比喻,到底我們是積存在地?還是積存在天?什麼是財寶?就是能夠吸引或滿足我們內心的東西:「因為你的財寶在哪裏,你的心也在那裏。」(v21)大多數人的財寶是金錢;當然人的財寶可能不只一樣,而是有許多,包括我們的家人、成就、地位、學問…,只要能夠取代神在我們生命中的地位的,都是財寶,也都變成了偶像。這些東西本來都不是壞事,因為都是神的賜予,包括金錢、家庭、成就、學問…,但神的賜福取代了神,就變成偶像,好像夏娃為了果子竟然不聽神的話。重點是積存在地的,都是短暫的,人死後什麼都帶不走,唯有積存在天的,是永遠長存。

二、v22~23「眼睛」在舊約裡常代表一個人的心志與取捨。「瞭亮」又可譯成「健全」(新譯本),或是「好」,原意有「單一的目的、專一的忠誠」。在v20~21耶穌是教導天國子民應有的價值觀,是積財寶在天上,也就是看重天上的事。因此,我們的眼睛(心志)若「單一或專一」在天上的事,我們的「全身(整個人)就光明」,也就是尋求天國子民生命的本質,以及遵守天國子民生活的誡命,自然地就成為「世界的光」(5:14)。「昏花」又譯成「有毛病」(新譯本),原意是「敗壞、毀壞、邪惡」。如果人的眼睛(心志)不專一在天上的事,是「不好、敗壞、邪惡」的眼睛。由於如此,「全身(整個人)黑暗與敗壞」。這個黑暗,就是人陷在罪中,也就不是活在神的國度裡了。這也為什麼,耶穌說「你裡面的光變成黑暗,這是多麼的黑暗!」這是很嚴肅的警告。我們的眼睛看重的方向正確與否,影響重大。

三、v24「瑪門」是亞蘭文的音譯,意思是「財富、產業」。「事奉」直譯是「做……的奴隸」。因此,這裡的「主人」不是今日的雇主或老闆,而是當年羅馬社會文化下的奴隸的「主人」,是操生殺大權,命令奴隸為他做任何事的,而且是屬於主人的私有財產。所以,在耶穌時代,不可能有奴隸同時事奉兩位「主人」。所以耶穌用極端的對比「惡」和「愛」,表達強烈地「喜愛」後者。說明「神」和「金錢」一定存在比較「喜愛」其中一方,不可能兩者同等程度的「喜愛」,一定會造成「忠於這個輕視那個」。耶穌間接地發出挑戰,你只能選兩者之一,不能兩者都選,也沒有兩者都不選的可能。重點是我們到底要選擇那一個?我們是要成為神的管家,按照神的意思來使用金錢?還是成為金錢的奴僕,以致於失去生命。

 

4.今天的回應
最近默想的心得,就是我們如果真正的愛神、信靠神,把神放在我們生命中「主人」的位置上,那麼我們就與神有了正確的關係,生命中的一切才會被放在正確的位置上,才會產生真正永恆的意義。但是如果我們沒有愛神、信靠神、尊主為大的心,那麼即使我們所做的事情看來多麼正確:行善、禱告、禁食、工作賺錢…,都將與神無分無關。今天許多教會過度高舉各種聚會的重要性,卻忽略強調我們內心的態度與動機,或是輕看在日常生活是否活出有神生命的果子;結果導致許多人在聚會中大發熱心,但離開聚會同時也離開了與神的連結。神是看重「關係、動機、態度」的神,看重我們對神的「愛心、信靠、盼望」,次序對了,我們的服事、聚會、行善才會合神心意,次序不能倒置。登山寶訓的教導,值得我們不斷細細的默想省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