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伯記  6:1 ~ 13

6:1 約伯回答說:

6:2 惟願我的煩惱稱一稱,我一切的災害放在天平裏;

6:3 現今都比海沙更重,所以我的言語急躁。

6:4 因全能者的箭射入我身;其毒,我的靈喝盡了; 神的驚嚇擺陣攻擊我。

6:5 野驢有草豈能叫喚?牛有料豈能吼叫?

6:6 物淡而無鹽豈可吃嗎?蛋青有甚麼滋味呢?

6:7 看為可厭的食物,我心不肯挨近。

6:8 惟願我得著所求的,願 神賜我所切望的;

6:9 就是願 神把我壓碎,伸手將我剪除。

6:10 我因沒有違棄那聖者的言語,就仍以此為安慰,在不止息的痛苦中還可踴躍。

6:11 我有甚麼氣力使我等候?我有甚麼結局使我忍耐?

6:12 我的氣力豈是石頭的氣力?我的肉身豈是銅的呢?

6:13 在我豈不是毫無幫助嗎?智慧豈不是從我心中趕出淨盡嗎?

 

 

 

1.經文3遍

 

2.今天默想經文
伯6:10 我因沒有違棄那聖者的言語,就仍以此為安慰,在不止息的痛苦中還可踴躍。

 

3.默想分享
(1)約伯的三個朋友本來要來陪伴他,安慰他,七天七夜不說話,讓約伯以為這三個朋友是可以「同理」他的遭遇,忍不住訴苦,就在第三章中一心求死。結果以利法聽不下去了,第一個跳出來「反駁與教導」。以利法的問題,在於他認為約伯不應該如此軟弱求死,而是趕緊謙卑悔改,尋求神的恩典憐憫,可以從苦境轉回,再得恩惠慈愛。這一番看起來「很有智慧又屬靈」的長篇大論,卻又顯出人自以為是的愚昧,因為文不對題,雞同鴨講,不但不能解決問題,反而讓以利法一番出於的肉體血氣的言語,又刺激了約伯痛苦而發自血氣的辯護。

v1~3約伯忍不住要為自己辨護了,因為以利法的話不但幫不到他、不能安慰他,反而含有控告與定罪,叫約伯不但肉體受苦,又再「苦上加苦」,再也忍不下去了,因為這些苦加起來太沈重了:「比海沙更重,所以我的言語急躁。」使得約伯忍不住:「所以我的言語急躁」。我們再一次看見安慰人的舌頭何等重要?

v4~7約伯實在是一位完全人,因為他的生命焦點完全是對準神的。他的思想、生活、家庭…,都是尊主為大,都是以神為中心。即使在他受苦最厲害的時候,他仍然堅持「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所以即使約伯不明白,他也不願意離棄神。另外,我們一般人受苦,都會把矛頭指向魔鬼或環境,但是魔鬼卻仍然知道神才是唯一要尋求的對象:「因全能者的箭射入我身;其毒,我的靈喝盡了; 神的驚嚇擺陣攻擊我。」(v4)他知道會臨到他生命中的一切,都是出於神,所以他大膽直言,是神在攻擊他。只是令我們驚訝的是,他的禱告並沒有「妄評神」,沒有「以神為愚妄」,意思是他不敢說神是錯誤的,所以也沒有求神挪走這些痛苦,他只是受不了了,求神結束他的生命,賜給他安息。v6~7動物吃飽了便不會叫喚,人若無痛苦豈會埋怨?約伯認為自己是無辜者,有理由而受苦有歎息。這是在反駁以利法的話太空泛,就像未加鹽的食物或者蛋白一樣淡然無味,無法安慰與滿足人的心。—《啟導本約伯記註釋》

v8~10約伯繼續陳述自己的看法,他自認沒有犯罪,也沒有因受苦離棄神,這是約伯可以值得安慰的事,他並沒有表現出就像撒但所說的會棄掉神:「我因沒有違棄那聖者的言語,就仍以此為安慰,在不止息的痛苦中還可踴躍。」但即使如此,他仍然繼續求神賜給死亡與安息,得以解脫。因為他實在沒有力氣再繼續支撐下去了,他所有的氣力、盼望、智慧都沒有了,他承認自己的軟弱與無助,唯有死亡才能夠使他得享安息。

 

4.今天的回應
約伯記從3章到37章,這麼長的篇幅,都在寫約伯與朋友之間的輪番爭辯。我們不知道為什麼把這麼長的內容這麼詳細的放在聖經裏面,因為這裏面大多內容都反應出這三個朋友對上帝,與對約伯處境的誤解,雖然大發熱心想要幫上帝辯護,又想要勸約伯不要繼續軟弱求死,趕緊悔改轉回,卻是遠離事實,演變成為血氣與肉體的爭辯。「別人的血氣,很容易刺激挑動我們的血氣之爭」,特別在夫妻、家人之間尤其明顯。情慾與聖靈相爭,我們在血氣情慾之中,就會遠離聖靈;我們被聖靈充滿,就能在智慧與聖靈的大能中行事。求神保守我們的心思意念,說話行事,是被聖靈掌管引導的,而不是被私慾私意牽著鼻子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