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伯記  7:11 ~ 21

7:11 我不禁止我口;我靈愁苦,要發出言語;我心苦惱,要吐露哀情。

7:12 我對 神說:我豈是洋海,豈是大魚,你竟防守我呢?

7:13 若說:我的床必安慰我,我的榻必解釋我的苦情,

7:14 你就用夢驚駭我,用異象恐嚇我,

7:15 甚至我寧肯噎死,寧肯死亡,勝似留我這一身的骨頭。

7:16 我厭棄性命,不願永活。你任憑我吧,因我的日子都是虛空。

7:17 人算甚麼,你竟看他為大,將他放在心上?

7:18 每早鑒察他,時刻試驗他?

7:19 你到何時才轉眼不看我,才任憑我咽下唾沫呢?

7:20 鑒察人的主啊,我若有罪,於你何妨?為何以我當你的箭靶子,使我厭棄自己的性命?

7:21 為何不赦免我的過犯,除掉我的罪孽?我現今要躺臥在塵土中;你要殷勤地尋找我,我卻不在了。

 

 

1.經文3遍

 

2.今天默想經文
伯7:17 人算甚麼,你竟看他為大,將他放在心上?
7:18 每早鑒察他,時刻試驗他?

 

3.默想分享
(1)v11「我不禁止我口;我靈愁苦,要發出言語;我心苦惱,要吐露哀情。」約伯忍不住痛苦,要向神「傾心吐意」。向神傾心吐意與向神抱怨其實很像,但仍是不同的兩回事。有一種是犯罪得罪神的「抱怨」,是在態度上的驕傲與自我中心,以一種高高在上的態度在質詢上帝,是不信,也是驕傲的表現;但是傾心吐意是因為不能明白理解神的作為,又加上身心靈的煎熬痛苦,忍不住向神發洩痛苦與心聲。傾心吐意仍是相信神,仍是尋求神,只是不能明白神的作為,而希望神給答案,或是對人說話,或是給人力量。就像約伯與大衛,他們的傾心吐意,神並不責備,反乃紀念他們所說的話,放在聖經中教導世人,學習信靠而傾心吐意。

v12~15「我豈是洋海,豈是大魚,你竟防守我呢?」「洋海」和「大魚」的原文是「yam」和「tanniyn」,指近東地區神話故事中出現的「海怪」,是神話中與耶和華對立的海獸。代表混沌的勢力,必須被打敗和囚禁,世界才能恢復正常的秩序。約伯使用這個形容,來比喻自己只是渺小的普通人,並不是擾害世界的「大魚」(12節),何必被神嚴加防守看管呢?祂不明白神為何要如此緊迫盯人,使他毫無喘息的餘地,以致於問神為何這麼做?

v13~14約伯在苦難中,無法休息、無法入眠,「異夢」與「異象」都在攻擊他,使他飽受驚嚇。這與以利法自稱在「異象」(4:13)剛好針鋒相對。他這時候求神任憑他死去,不要再這樣阻擋他:你任憑我吧,因我的日子都是虛空。」(v16)

(2)v17~19「人算甚麼,你竟看他為大,將他放在心上?每早鑒察他,時刻試驗他?你到何時才轉眼不看我,才任憑我咽下唾沫呢?」這段經文與詩篇8篇是一個對比:「人算什麼,祢竟顧念他!世人算什麼,祢竟眷顧他!祢叫他比天使微小一點,並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詩8:4~5)。只是大衛的詩是在頌讚、感謝上帝的創造、治理、保守看顧,竟眷顧卑微如我們的世人;而約伯的詩卻是訴苦,認為自己的「生命不過是一口氣」(v7),「人算什麼,祢竟看他為大,將他放在心上」(v17~18),把他當作攻擊的「箭靶子」(v20),甚至讓他無法喘息片刻、「嚥下唾沫」(v19)。

v19「祢到何時才轉眼不看我」,意思是盼望神不再把他「當仇敵」(13:24)。約伯承認神是「鑑察人的主」(v20),盼望神的眼目看顧自己(v8、21),但不想被神當作「仇敵」來「鑑察、試驗」(v18),而是當作「密友」(29:4)來「尋找」(v21)。

v20「我若有罪,於祢何妨」,意思是即使自己犯了罪,反正很快會死(v21),不會妨礙神的榮耀(v20)。康來昌牧師:「約伯在講這話時,仍然是在呼求這位上帝,求這位上帝放他一馬。他的信心雖然不太正確,但他還在盼望上帝:『你放我一馬』。在他的神學或經驗裡,他沒有說撒旦怎麼樣怎麼樣。事實上我們知道是撒旦做的,是上帝透過撒旦做的,但他會『冤有頭、債有主』,他會找到上帝,所以我覺得約伯的神學還是正確的,起碼比一天到晚注意鬼的人要正確。」

v21「為何不赦免我的過犯,除掉我的罪孽」,反映約伯仍深深相信神的慈愛──神會為因對約伯的苛刻要求而後悔(但恐怕到時會太遲了)。──《串珠聖經註釋》約伯覺得自己不久于人世,將“躺臥在塵土中”。既然如此,神為什麼不饒恕他?人之將亡,折磨他對神又有什麼好處?再不趕緊赦免,就會為時太晚了。

 

4.今天的回應
「人算甚麼,你竟看他為大,將他放在心上?每早鑒察他,時刻試驗他?」約伯不知道的是,神眷顧每一個卑微的罪人:「人算什麼,祢竟顧念他!世人算什麼,祢竟眷顧他!祢叫他比天使微小一點,並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這二者最大的差別,是約伯與朋友只能看到今生,但是大衛從神領受屬靈的眼光使我們能看到永恆。約伯是在千萬人中,難得一位能夠叫上帝在撒但面前「引以為榮」的兒女,也能夠叫撒但的詭計失效,試驗出約伯信心是真實的,不像撒但說的「一旦失去祝福,必會棄掉神」。雖然約伯的試驗經歷如此多的苦難,但是相較於永恆,這終究是「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約伯換得「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讀約伯記,就是叫我們有「永恆的眼光」,信靠神至死忠心,忍耐到底。

 

 

 

 

https://word.fhl.net/cgi-bin/rogbook.cgi?user=word&proc=read&msgno=29&bid=2

 

 

https://cmcbiblereading.com/2014/12/08/%e6%8f%90%e6%91%a9%e5%a4%aa%e5%89%8d%e4%b9%a6%e7%ac%ac1%e7%ab%a0%e9%80%90%e8%8a%82%e6%b3%a8%e8%a7%a3%e3%80%81%e7%a5%b7%e8%af%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