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伯記  8:1 ~ 7

8:1 書亞人比勒達回答說:

8:2 這些話你要說到幾時?口中的言語如狂風要到幾時呢?

8:3  神豈能偏離公平?全能者豈能偏離公義?

8:4 或者你的兒女得罪了他;他使他們受報應。

8:5 你若殷勤地尋求 神,向全能者懇求;

8:6 你若清潔正直,他必定為你起來,使你公義的居所興旺。

8:7 你起初雖然微小,終久必甚發達。

 

 

1.經文3遍

 

2.今天默想經文
伯8:3 神豈能偏離公平?全能者豈能偏離公義?
8:7 你起初雖然微小,終久必甚發達。

 

3.默想分享
(1)約伯第二個朋友接著加入了爭辯的行列,而且一個比一個更激烈,也越來越血氣。書亞人比勒達比起以利法,更加沒有耐性,用詞也更加嚴厲:「這些話你要說到幾時?口中的言語如狂風要到幾時呢?」雖然他們一開始的用意是好的,要來安慰約伯。但是後來遇到了二件事,激動他們的情緒與血氣,而變成無理性無憐憫的爭辯:
一、他們無法理解上帝的作為,全部一面倒的指責約伯,肯定是約伯或他的兒女得罪了神。

二、他們看不慣約伯的自憐與求死,卻又不肯「認罪悔改」,聽不慣約伯對神的訴苦,激發他們想要「替上帝辯護講話」,結果火力全開,用許多的神學知識與個人經驗來攻擊約伯。

v2「…口中的言語如狂風要到幾時呢?」約伯曾將自己的講論比作「風」(6:26),比勒達借用了這個比喻,用來意指約伯的話粗鄙狂妄,隱含著對約伯的責備。─《聖經精讀本》

(2)v3「神豈能偏離公平?全能者豈能偏離公義?」這句話說的完全正確,但怎麼會引出這樣的結論:「或者你的兒女得罪了他;他使他們受報應。」(v4)這實在是人的軟弱與無知了。神是公平公義的神,但也是試驗人心肺腑的神,聖經中充滿這樣的例子,不一定就是報應人的罪惡。當人自以為是的時候,經常就會像比勒達一樣,拿神的話來為自己的結論或自以為是「背書」,用神的話來支持自己的結論是正確的,這就成了「假傳聖旨」,這樣的例子實在太多了,在我們每個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曾犯過這樣的過錯。有時候我們想要幫上帝講話,一不小心就變成「正義魔人」來攻擊別人。在約伯的這件事上,並不存在「誰對誰錯」的問題,不是說上帝是對的,約伯就是錯的;也不是說約伯是對的,上帝就是錯的;這種是非黑白分明的邏輯,在約伯的事上是行不通的。當然最明顯的原因,是人沒有聖靈,不明白屬靈的奧秘,憑著自己的頭腦,無法明白屬靈的事,也就無法用屬靈的話來輔導人了。

v5~7比勒達顯然很沒有耐性,一直咄咄逼人,指出是他的兒女得罪了神,或是約伯自己離棄了神,所以勸約伯要「殷勤地尋求 神,向全能者懇求;若清潔正直」,「神必定為你起來,使你公義的居所興旺。你起初雖然微小,終久必甚發達。」意思是約伯如今遭此變故,就是約伯與神的關係出了問題,唯有悔改歸向神才能恢復。比勒達顯然不知道上帝已經為約伯背書:「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恐怕約伯的朋友若是知道上帝的評價,可能全都要羞愧的無地自容了吧!

 

4.今天的回應
看看比勒達,想想其實我也是一個很沒有耐性的人,同時也是一個很自以為是的人,在服事的過程中,也經常犯過許多像比勒達一樣無知的過犯。聖經就像是一面鏡子,從別人的身上看見自己的影子,叫我們可以被聖靈光照,靈魂甦醒,跟隨主走義路。在主面前承認我們常是無知的:「若有人以為自己知道什麼,按他所當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林前8:2)唯有時時被聖靈充滿、光照、啟示,我們認識神、服事神、服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