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伯記  9:11 ~ 24

9:11 他從我旁邊經過,我卻不看見;他在我面前行走,我倒不知覺。

9:12 他奪取,誰能阻擋?誰敢問他:你做甚麼?

9:13  神必不收回他的怒氣;扶助拉哈伯的,屈身在他以下。

9:14 既是這樣,我怎敢回答他,怎敢選擇言語與他辯論呢?

9:15 我雖有義,也不回答他,只要向那審判我的懇求。

9:16 我若呼籲,他應允我;我仍不信他真聽我的聲音。

9:17 他用暴風折斷我,無故地加增我的損傷。

9:18 我就是喘一口氣,他都不容,倒使我滿心苦惱。

9:19 若論力量,他真有能力!若論審判,他說誰能將我傳來呢?

9:20 我雖有義,自己的口要定我為有罪;我雖完全,我口必顯我為彎曲。

9:21 我本完全,不顧自己;我厭惡我的性命。

9:22 善惡無分,都是一樣;所以我說,完全人和惡人,他都滅絕。

9:23 若忽然遭殺害之禍,他必戲笑無辜的人遇難。

9:24 世界交在惡人手中;蒙蔽世界審判官的臉,若不是他,是誰呢?

 

 

 

1.經文3遍

 

2.今天默想經文
伯9:14 既是這樣,我怎敢回答他,怎敢選擇言語與他辯論呢?
9:15 我雖有義,也不回答他,只要向那審判我的懇求。

 

3.默想分享
(1)v11~16約伯的朋友以利法,宣稱自己曾經親身經歷過神的靈造訪他(伯4:12~16),也曾聽見靈的聲音。但是約伯卻沒有這樣神秘的經歷,約伯從上帝經歷到的,卻是神忿怒的擊打,奪取他一切所有的:「祂奪取,誰能阻擋?」、「神必不收回他的怒氣;扶助拉哈伯的,屈身在他以下。」這裏的「拉哈伯」(v13),是古代中東神話中的海怪,「扶助拉哈伯的」指海怪的黨羽,連他們都要在神面前低頭,人更應當如此(v14)。

在神擊打約伯的過程中,約伯無法提出任何辯駁。因為就算他認為自己「有義」,也就是他認為自己沒有犯什麼罪,但是仍然無法憑著自己的「有義」來向神辯白:「誰敢問他,你作什麼?」、「我雖有義,也不回答」、「我怎敢回答他,怎敢選擇言語與他辯論呢?」畢竟人有限的義在完全的神面前,又算得了什麼,豈不是都像是「污穢的衣服」(賽64:6)所以約伯仰望的不是自己的有義,而是祈求神的施恩憐憫。但即便如此,約伯仍還是持續遭到神的擊打:「我若呼籲,他應允我;我仍不信他真聽我的聲音。」

v17「無故地加增我的損傷。」約伯雖然承認上帝有主權可以取回一切的賜福:「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也不願意承認是自己犯了什麼罪使上帝因此審判他,所以約伯只承認上帝的攻擊是「無故」的,沒有原因的,也不明白為什麼。這一點,約伯是正確的,因為上帝也如此對撒但說:「你雖激動我攻擊他,無故地毀滅他,他仍然持守他的純正。」(2:3)當然,就人有限的理性來看,上帝是「無故的」,但是在神永恆的智慧與旨意來看,上帝所做的一切都是「與我們有益的」,只是我們目前不一定能夠明白。

(2)v17~20約伯想到上帝如何「雷霆萬鈞」般地擊打他:「用暴風折斷我,無故地加增我的損傷。」、「我就是喘一口氣,他都不容,倒使我滿心苦惱。」但是他又沒有辦法抗拒神的力量,也沒有辦法在神面前為自己申訴:「若論力量,他真有能力!若論審判,他說誰能將我傳來呢?」(v19)。v20「我雖有義,自己的口要定我為有罪;我雖完全,我口必顯我為彎曲。」《串珠聖經註釋》─ 「約伯雖無辜,但卻被神強逼認罪。」《聖經精讀本》─「當敬畏讚美神時他自信自己是敬虔人,然而,一旦落到抱怨神的光景,便必然會預感到神的責備,最終在神的絕對主權面前發現自己原是軟弱的罪人。我們也是通過患難,重新省察自己的信仰,並決心活出新的生命。」

v21~24約伯一方面表明他無辜,一方面也表達出他的失望。他不得不向神傾訴,求神顧念他,但又面對現實的景況,似乎看不見公義,對於一切的患難無法解釋。
v21「我本完全,不顧自己,我厭惡我的性命。」不顧自己,直譯為「我不理解自己。」《串珠聖經註釋》─意即他寧死也不願蒙上不白之冤。

v22「善惡無分,都是一樣,所以我說:完全人和惡人他都滅絕。」《啟導本約伯記註釋》─從約伯現在受苦的經歷看,神仿佛不同于他原來體驗到的那一位,而是善惡不分的神,蒙蔽世上法官的臉,不能作出公正審判。神何以有此不同,約伯深感迷茫。

v22~24《串珠聖經註釋》─善人惡人同樣滅絕,社會被惡人所控制,法庭上毫無正義,這些都顯示那位掌握一切的神的不善。

 

4.今天的回應
約伯對神的認識,有極其正確的一面,但也有不完全的一面。正確的方面,約伯承認神是一切賜福與審判的「源頭」,所以約伯的焦點永遠都是直接找上帝,而不是針對撒但;約伯尊重神有絕對的主權,可以憑己意賞善罰惡,他也不因此離棄神,選擇即使不能明白,仍然願意信靠到底。但是約伯錯誤的方面,就人有限的理性與認知,上帝的作為已經徹底顛覆了他對神的認識,讓他感到無所適從。身心靈痛苦的煎熬,加上面對這一位似乎是他已經不再認識的神,約伯不敢離棄,但又不知如面對,只好求死,或是求神顯現對他說話。約伯開始懷疑上帝是否真的全然公平公義,還是變成失控的隨己意任意而行?其實約伯的優點我們還真的是沒有多少,但是約伯的懷疑我們倒是天天在犯。透過約伯的經歷,我們不需每個人都受到這麼大的痛苦,卻可以學習到約伯好不容易才學到的功課,我們一方面感謝約伯,但更重要的是學到功課,不要讓這麼大的恩典白白流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