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伯記  10:1 ~ 12

10:1 我厭煩我的性命,必由著自己述說我的哀情;因心裡苦惱,我要說話,

10:2 對 神說:不要定我有罪,要指示我,你為何與我爭辯?

10:3 你手所造的,你又欺壓,又藐視,卻光照惡人的計謀。這事你以為美嗎?

10:4 你的眼豈是肉眼?你查看豈像人查看嗎?

10:5 你的日子豈像人的日子,你的年歲豈像人的年歲,

10:6 就追問我的罪孽,尋察我的罪過嗎?

10:7 其實,你知道我沒有罪惡,並沒有能救我脫離你手的。

10:8 你的手創造我,造就我的四肢百體,你還要毀滅我。

10:9 求你記念─製造我如摶泥一般,你還要使我歸於塵土嗎?

10:10 你不是倒出我來好像奶,使我凝結如同奶餅嗎?

10:11 你以皮和肉為衣給我穿上,用骨與筋把我全體聯絡。

10:12 你將生命和慈愛賜給我;你也眷顧保全我的心靈。

 

 

 

1.經文3遍

 

2.今天默想經文
伯10:11 你以皮和肉為衣給我穿上,用骨與筋把我全體聯絡。
10:12 你將生命和慈愛賜給我;你也眷顧保全我的心靈。

 

3.默想分享
(1)v1「我厭煩我的性命,必由著自己述說我的哀情;因心裡苦惱,我要說話。」約伯從一開始消極的求死,現在開始轉向神禱告,卻有越來越激烈的感覺。他不像之前那般的隱忍,開始對神控訴,因為傷痛太大已經無法壓抑,需要有一個出口。先前的經文約伯知道這一切的源頭來自於上帝,但是神不是人,不可能與人站在同等的地位參加訴訟,也不會有一個中間的仲裁者在神人中間判斷,所以唯一的出路,仍必須回到神的面前。其實這就是約伯的信心,也是大衛的信心、耶穌的信心、門徒的信心…。信心就是我們即使遭遇又大又難,無法理解或接受之事,卻不會棄絕神,像曠野中的以色列人一樣敵擋神、試探神;而是「死纏爛打」似地來到神的面前,不斷呼求神,尋求神的面,直到神給答案,或是賜力量能夠面對為止。魔鬼對約伯的試探,就是他以為約伯受不了之後就會「離棄神」,但沒想到約伯的選擇是縱使他不明白,縱使痛苦,但他不離棄神,選擇一再回到神的面前,尋求他想要的答案。過程之中即使出現錯誤或對神認識不清之處,但上帝紀念約伯的信心,這也是我們同樣需要效法的榜樣。

9:29「我必被你定為有罪」,v2卻說:「不要定我有罪」。在第九章中,約伯與神爭辯,但現在卻說:「你為何與我爭辯?」(v2)這裏面我們看見約伯在痛苦中產生的矛盾掙扎。在約伯的觀念裏面,他認為神在「敵擋他」,以他為仇敵,但他實在不清楚他何竟落此地步,因為他自認是正直無罪的,神為何如此待他?

(2)v3約伯提出一連串他想不通的問題,感覺好像也是在控訴上帝:「你為什麼又欺壓、又藐視你手所造的?你為什麼光照、幫助惡人的計謀?你覺得這樣好嗎?」v4神的眼目不應該像世人一樣,是有限的,但為什麼在約伯的身上,神的眼光好像出了問題?把他當作惡人懲治?v5~6神永恆存在的,不像人的壽命有限,但是為何未察明真相之前,急於裁決,對付約伯:「就追問我的罪孽,尋察我的罪過嗎?」然後約伯陷入了一個死胡同:「其實,你知道我沒有罪惡」,但是,「並沒有能救我脫離你手的。」約伯有限的理性,不能明白,神為何這樣對待他?

v8~13的每一句都充滿了「祢」,也充滿了「我」。這個「我」在「祢」的眼中到底有什麼意義?生命的目的到底是什麼?神的「創造」難道只是為了「毀滅」嗎?約伯完全想不明白。v8~9約伯納悶神親手造了自己,好像藝術家手中的傑作一樣,但為何如今要親手毀滅?v10~11約伯回顧自己的生命之始,思想是神在母腹中造了約伯,賜給他生命與慈愛,並眷顧保護他(v12)。約伯認為神的行為前後不一,自相矛盾,於是對神說:「求祢記念」。約伯心裏的渴望,是求神記念過去如何創造與眷顧約伯,停止現今的毀滅行為。

 

4.今天的回應
約伯從人的角度出發,他說的話其實都是非常真實有理的,即使我們今天讀聖經,也好像上帝真的是做錯了!但當人從自我中心轉向以神為中心的時候,就是聖經要啟示我們「屬靈的眼光」來看萬事萬物,我們必須謙卑學會一件事情:神是造物主宰,祂是窯匠,神與人本來就不是一個「對等」的關係,神所做的一切,不必向人報備,不必等人理解,祂有「完全的主權」,能夠憑己意行作萬事。但是神的屬性,是完全聖潔、公義、慈愛、信實、智慧…,而這一切,我們無法完全體會、明白,但要謙卑領受。要做到這一點,除非我們天天捨己,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尊主為大,無條件順服,否則我們無法信靠到底。神的考驗,說穿了,就是要對付我們的生命,治死人的老我。我們不是要覺得合理或可信才開始信靠神,而是在我們無法理解之處,仍然選擇信靠到底!這樣的信仰,這樣的福音,究竟還有多少人能夠堅持到最後?難怪主耶穌說:「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太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