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伯記  11:12 ~ 20

11:12 空虛的人卻毫無知識;人生在世好像野驢的駒子。

11:13 你若將心安正,又向主舉手;

11:14 你手裏若有罪孽,就當遠遠地除掉,也不容非義住在你帳棚之中。

11:15 那時,你必仰起臉來毫無斑點;你也必堅固,無所懼怕。

11:16 你必忘記你的苦楚,就是想起也如流過去的水一樣。

11:17 你在世的日子要比正午更明,雖有黑暗仍像早晨。

11:18 你因有指望就必穩固,也必四圍巡查,坦然安息。

11:19 你躺臥,無人驚嚇,且有許多人向你求恩。

11:20 但惡人的眼目必要失明。他們無路可逃;他們的指望就是氣絕。

 

 

 

1.經文3遍

 

2.今天默想經文
伯11:17 你在世的日子要比正午更明,雖有黑暗仍像早晨。
11:18 你因有指望就必穩固,也必四圍巡查,坦然安息。

 

3.默想分享
(1)v12「空虛的人卻毫無知識;人生在世好像野驢的駒子。」這節不易解釋,有不同的版本。有一種譯法是:「當驢駒子生而為人的時候,愚人也將得著智慧」(英文ESV譯本),這是針對約伯所說的「野驢有草豈能叫喚」(6:5),諷刺他就像那野驢一樣愚不可及。另一種看法,「空虛的人」是指頭腦空洞的人,他的虛妄是無可救藥的。「野驢的駒子」是一個格言,這種牲畜只有野性,沒有頭腦。如果加以馴養,就會成為聽話的野驢,還可成為有用,不會變為完全無用。瑣法似乎在問約伯,到底是野驢?還是可教之子?因為就算是無知的人,也可能透過學習,得著智慧,他意思是勸勉約伯,雖然看似沒有指望,但是透過經歷學習可得智慧,所以不要放棄,仍要堅持到底。

v13~20瑣法在今天經文中的講話,就像有人打靶,雖然彈彈都是實彈,卻沒有一發射中目標的。不是彈藥有問題,而是誤將靶心看錯了目標。瑣法的每一句話,單獨來看好像是對的,但他卻用錯了對象,他的成見就是「約伯一定是犯了什麼罪,才會讓公義的上帝出手對付他。」,所以他一心要定約伯有罪,要勸(逼)約伯認罪:

一、「將心安正,又向主舉手」(v13),就是將心轉向神,謙卑悔改,保持動機的純正與內心清潔。
二、「你手裏若有罪孽,就當遠遠地除掉,也不容非義住在你帳棚之中。」(v14)三個朋友都是一樣的,力勸約伯要「悔改」,離棄罪惡與不義。

v15~20瑣法提出保證,他認為約伯只要願意悔改之後,必重新得到神的祝福:仰起臉來毫無斑點、堅固無所懼怕、忘記苦楚如流過去的水一樣、在世的日子要比正午更明、雖有黑暗仍像早晨、因有指望就必穩固,也必四圍巡查坦然安息、躺臥無人驚嚇,且有許多人向你求恩。(v15~19)但是若不肯悔改,瑣法用v20來警告約伯:「但惡人的眼目必要失明。他們無路可逃;他們的指望就是氣絕。」(v20)

看完這段,我也很驚訝這三位朋友的神學觀,他們對神對人的認識,竟然是如此單純又膚淺,真的以為人生只有「是和非、黑和白,善惡分明,行善一定有善報、作惡一定有惡報」。他們面對約伯的處境,就只有一個答案,悔改必得祝福,甚至「畫了許多的大餅」來支持自己的論點。這就好像有公司培訓業務新人:「只要肯努力工作一定會成功,賺大錢、開跑車、住豪宅、抱得美人歸…。」然後遇到賺不到錢的業務,只有單一答案:「一定是你不夠努力」。努力看似對的,但是人生並不是單純一項努力這麼簡單,而是有許多複雜的因素組合起來的。上帝是「因材施教、循循善誘」,整本聖經都可以見證神對每一個人的帶領是如此的不同,特別受苦不一定是犯罪,有可能是為義受逼迫、或是經歷試驗熬煉、或是受到別人的牽連連累、或甚至像約伯這種好像是「無故」的受苦(其實在神都有美意)…。瑣法的講論,顯得相當幼稚又膚淺,甚至「沒有輔導,反而越扶越倒」。我們讀經的人,要能分辨察驗。

 

4.今天的回應
前幾天受邀赴中興大學團契分享「什麼是家教會?」讓許多參與的同學眼睛一亮,看見我們這麼多年用另一種「隨走隨傳」的方式,帶領多人信主受洗,甚至是全家得救的;如今也開始培訓門徒,讓更多的人起來服事自己的家庭職場學校,這種「非傳統式」的觀念與作法,給同學不少的震動與省思。原來「教會」與「教堂」不同;傳福音不是只有「邀人進教堂」這種單一的方式;原來服事不只是在教堂內部,更包括了我們整個人的生命態度;原來福音的目標不只是叫人信主受洗,更是生命成長活出基督…。過去我的信仰就像瑣法一樣,單純又霸道,有關信仰的解釋一切都是牧師說了算,服事一定要在教堂裏…。後來眼界被神開闊,我們才能出去拯救這麼多是無法進教堂的靈魂。求主挪去我們信仰中的「帕子」,不叫宗教與傳統侷限了真理的自由,因為真理是叫人得自由的,叫人親近神的,而不是成為神人中間的攔阻,服事主變成在攔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