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伯記  13:20 ~ 28

13:20 惟有兩件不要向我施行,我就不躲開你的面:

13:21 就是把你的手縮回,遠離我身;又不使你的驚惶威嚇我。

13:22 這樣,你呼叫,我就回答;或是讓我說話,你回答我。

13:23 我的罪孽和罪過有多少呢?求你叫我知道我的過犯與罪愆。

13:24 你為何掩面、拿我當仇敵呢?

13:25 你要驚動被風吹的葉子嗎?要追趕枯乾的碎秸嗎?

13:26 你按罪狀刑罰我,又使我擔當幼年的罪孽;

13:27 也把我的腳上了木狗,並窺察我一切的道路,為我的腳掌劃定界限。

13:28 我已經像滅絕的爛物,像蟲蛀的衣裳。

 

 

 

1.經文3遍

 

2.今天默想經文
伯13:20 惟有兩件不要向我施行,我就不躲開你的面:
13:21 就是把你的手縮回,遠離我身;又不使你的驚惶威嚇我。

 

3.默想分享
(1)約伯現在想要和上帝說話,但又害怕面對上帝,這是因為上帝毀滅性的攻擊對他打擊太大,超過他所能承擔,也越過他的理性範圍,使他已經不再認識這位他過去一直專心敬拜事奉的上帝了。約伯三友所認識的上帝是一般人都喜歡的上帝形象,就是賞善罰惡,簡單又易掌握。但是約伯所認識的上帝,則更加全面,特別包括一般人所不太熟悉,或不喜歡的一面,也是心裏故意不想要面對的一面,就是上帝在世上好像也有不這麼公平、公義、與超過人所能理解掌握的一面。就像神在世上賜福給罪人,義人反而受苦。約伯的朋友限制了對神的經歷與認識,只講「上帝易懂又討人喜歡的一面」,但這樣做卻無助於服事神與安慰人,不但不能叫人生命受安慰,更不能叫人生命長大成熟,變得專以自我為中心。約伯如今面對了上帝「奧秘又超越」,不為人知的一面,只是這個打擊太大,包括身體上的折磨,與精神上的恐懼。因此當約伯想要與上帝說話申訴的時候,他求神把這二件事挪走,使他可以有勇氣與力量面對神:一、「就是把你的手縮回,遠離我身。」,這是身體上的痛苦;二、「不使你的驚惶威嚇我。」這是精神上的驚惶威嚇(v21)。

v22「這樣,你呼叫,我就回答;或是讓我說話,你回答我。」神呼叫與我回答,或是我說話與神回答,都是「雙向的」溝通交流。我們也實在經驗到,有時候世人再多的安慰,比不上聖靈感動的一句話;如今約伯最大的痛苦,就是神伸手毀滅,卻不再說話了。神不說話,又讓三個小學生等級的學生要來教導大學生應該怎麼做,引發約伯更多的忿怒與血氣。不管如何,約伯還是一直求上帝對他說話。

(2)v23~26面對上帝無情嚴厲的攻擊,約伯陷入二難之間。一方面約伯基本上覺得自己沒有什麼錯,因為他已經極力地活出「完全正直、遠離惡事」的生活方式,就連上帝都認證過了。但另一方面,又有誰能保證自己在神面前是完全沒有過失的人:「誰能知道自己的錯失呢?」我們自己的錯在哪裡?看到自己是罪人嗎?「求你叫我知道我的過犯與罪愆」你叫我知道。你光照我,我才能知道、才能認罪、才能走得對、才能對你口服心服。所以約伯用:「我的罪孽和罪過有多少呢?」、「求你叫我知道我的過犯與罪愆。」約伯實在不清楚,上帝攻擊他,到底是自己犯了什麼樣的罪孽、罪過、過犯、罪愆,以致於上帝如此待他?他要上帝直接告訴他,是不是他「幼年的罪孽」,因為約伯不明白除了刑罰罪惡之外,上帝到底出於什麼理由對待他?

v25~28康來昌牧師:「我已經是這麼薄弱了,你還要來吹?還要來追趕我?把我當死囚。我實在不覺得我有什麼錯。也許小時候犯了一些錯誤:多吃了一些餅乾、捏了鄰居一下等等,你讓我擔當幼年的罪孽,那很不相稱;那是很少很少的,你為什麼把他想成這麼多?我已經像滅絕的爛物,像蟲蛀的衣裳;我被你整得已經成這樣了,這與我的罪相當嗎?」

 

4.今天的回應
今天的經文中,每一節經文幾乎都有著「祢」和「我」,約伯想要與神面對面,為自己伸冤辯屈訴訟,雖然他知道很難,因為他所面對的是上帝,但他仍然忍不住所受著痛苦與冤屈,盡力放手一博。約伯這時候整個重心已經不是放在苦難身上了,而是他想要「答案」,也想要「跟神的關係」,這種苦比外面或身體的苦還要更苦。反省我自己,恐怕在乎的是我自己,而不是與神之間的關係,甚至也不是我有沒有得罪神的地方?約伯此時雖然軟弱,卻是仍然堅持要尋求倚靠神,他是真正勇敢的人,值得我們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