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伯記  14:13 ~ 22

14:13 惟願你把我藏在陰間,存於隱密處,等你的忿怒過去;願你為我定了日期,記念我。

14:14 人若死了豈能再活呢?我只要在我一切爭戰的日子,等我被釋放(或譯:改變)的時候來到。

14:15 你呼叫,我便回答;你手所做的,你必羨慕。

14:16 但如今你數點我的腳步,豈不窺察我的罪過嗎?

14:17 我的過犯被你封在囊中,也縫嚴了我的罪孽。

14:18 山崩變為無有;磐石挪開原處。

14:19 水流消磨石頭,所流溢的洗去地上的塵土;你也照樣滅絕人的指望。

14:20 你攻擊人常常得勝,使他去世;你改變他的容貌,叫他往而不回。

14:21 他兒子得尊榮,他也不知道,降為卑,他也不覺得。

14:22 但知身上疼痛,心中悲哀。

 

 

1.經文3遍

 

2.今天默想經文
伯14:13 惟願你把我藏在陰間,存於隱密處,等你的忿怒過去;願你為我定了日期,記念我。
14:14 人若死了豈能再活呢?我只要在我一切爭戰的日子,等我被釋放(或譯:改變)的時候來到。

 

3.默想分享
(1)v13~17約伯突發奇想,求神把他藏在死人的國度,等神的忿怒過去,他就像服兵役的人渴望得釋放一般。他盼望可以再活,回應神的呼叫,神也會喜悅他所作的約伯。那時,神計算約伯的腳步,但不再注意他的罪惡,並把他的罪惡封住,縫嚴關住了。

v13~14約伯相信神的忿怒只是「暫時的」,神的慈愛乃是一生之久。但在這暫時卻強烈的暴風雨裏,約伯渴望尋得藏匿之所,等候災難過去,他便想到「陰間」。他禱告求神把他帶到陰間躲藏,將來有一天再釋放他。當然,這是約伯的突發奇想,給他帶來一點亮光與盼望。

v15「你呼叫,我便回答;你手所做的,你必羨慕。」康來昌牧師:「你應該喜歡、羨慕你手所做的,因為你做得這麼好。赦免他吧,放過他吧,不要用嚴厲的杖盯著他。用慈愛呼叫他,他就回答了,你就會喜悅了。我們是不是也有這樣的心?有的時候求上帝鬆一下、鬆一點吧。其實上帝鬆、緊都剛剛好的,我們信靠祂,就知道祂的帶領是美好的。」

(2)v16~17 「但如今你數點我的腳步,豈不窺察我的罪過嗎?我的過犯被你封在囊中,也縫嚴了我的罪孽。」康牧師:「但現在,你在追究、在步步為營、在明察秋毫,你現在這樣叫我活不下去。你算得好仔細!一個個都要算!」

v18~22約伯再次跌進絕望中,因為他想到人在神面前是如此的軟弱無力,倘如人若死亡,也表示他將與這個現實的世界隔絕了。v18~19約伯想到二個例子,看見有他心裏有很多沈重、也很動人的字眼:山崩變為無有;磐石也挪開;水磨去石頭,經年累月;逝者如斯,一直過去、過去。「所流溢的洗去地上的塵土」,連塵土都被去,人的指望也沒有了。v20「你攻擊人常常得勝,使他去世;你改變他的容貌,叫他往而不回。」人在世上一切所仰賴的,全要歸於神的幫助,神的恩典與憐憫。但如今神要攻擊一個人,那麼他還能有什麼指望嗎?

v21~22約伯此時心目中的死亡,不像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是「歸到他列祖那裡」(創25:8、17;35:29),而是與家人的隔離(v21),目前他只知道為自己「身上疼痛,心中悲哀」(v22)。

 

 

4.今天的回應
約伯在這一章中,結束了他與三位朋友第一回合的辯論(總共有三回合)。擷取一段網路資料:「神使用第一個工具以利法,使約伯在痛苦消沉之中(6:11~13),重新鼓起勇氣(6:10) 轉向神(7:11、17~21)。神又使用第二個工具比勒達,啟發約伯對神的公義和主權(9:22~24)進行更全面、深刻的思考,思想神對生命的旨意到底是什麼(10:8~13),祂為什麼既「創造」(10:8)、又「毀滅」(10:8),並且「久有此意」(10:13)?神也使用第三個工具瑣法,刺激約伯通過對生命(14:1~6)與死亡(14:7~12)的思考,轉而仰望救贖(14:13~17)」

世人在痛苦中,看不見任何意義、盼望,心中只剩抱怨、苦毒或是恨意,想要尋求解決或是放棄…。但是基督徒知道,苦難一直是整本聖經中一個奧秘的存在,有一些基督徒想要否定或消滅苦難,但這是自欺欺人。重點是我們能不能從苦難中學到真實的益處,正如大衛所宣告的:「我受苦是與我有益,為要使我學習你的律例。」(詩119:71),或是彼得說的:「基督既在肉身受苦,你們也當將這樣的心志作為兵器,因為在肉身受過苦的,就已經與罪斷絕了。」(彼前4:1)苦難是一個過程,是一個工具,是一個「僕人」,最終的果子,就是我們被煉淨的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