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伯記  3:11 ~ 26

3:11 我為何不出母胎而死?為何不出母腹絕氣?

3:12 為何有膝接收我?為何有奶哺養我?

3:13 不然,我就早已躺臥安睡,

3:14 和地上為自己重造荒邱的君王、謀士,

3:15 或與有金子、將銀子裝滿了房屋的王子一同安息;

3:16 或像隱而未現、不到期而落的胎,歸於無有,如同未見光的嬰孩。

3:17 在那裏惡人止息攪擾,困乏人得享安息,

3:18 被囚的人同得安逸,不聽見督工的聲音。

3:19 大小都在那裏;奴僕脫離主人的轄制。

3:20 受患難的人為何有光賜給他呢?心中愁苦的人為何有生命賜給他呢?

3:21 他們切望死,卻不得死;求死,勝於求隱藏的珍寶。

3:22 他們尋見墳墓就快樂,極其歡喜。

3:23 人的道路既然遮隱, 神又把他四面圍困,為何有光賜給他呢?

3:24 我未曾吃飯就發出歎息;我唉哼的聲音湧出如水。

3:25 因我所恐懼的臨到我身,我所懼怕的迎我而來。

3:26 我不得安逸,不得平靜,也不得安息,卻有患難來到。

 

 

 

1.經文3遍

 

2.今天默想經文
伯3:25 因我所恐懼的臨到我身,我所懼怕的迎我而來。
3:26 我不得安逸,不得平靜,也不得安息,卻有患難來到。

 

3.默想分享
(1)約伯因為實在太苦,一心求死。在3:1~10中,他用了11次的「願」來強烈表達期望自己不曾活在世上;又在3:11~26中用了7次的「為何」,來「問天」,其實就是暗暗責問上帝,為什麼要讓自己活著?為什麼受那麼大的痛苦,卻仍然要活着?
—為何不出母胎而死?
—為何不出母腹絕氣?
—為何有膝接收我?
—為何有奶哺養我?
—受患難的人為何有光賜給他呢?
—心中愁苦的人為何有生命賜給他呢
—人的道路既然遮隱,神又把他四面圍困,為何有光賜給他呢?

約伯在極深的痛苦中,視死亡為大解脫;因為死亡沒有階級之分,也沒有利害衝突,如「君王、謀士、王子、流產之胎、夭折之嬰、惡人、囚犯、督工、大人、小孩、奴僕」等皆要面前死亡。約伯渴望得著「安息」,他以為只要一死,就能夠脫離轄制,得享安息。

(2)v20~26約伯從咒詛生辰至恨惡誕生,現今他轉而渴望自己快快死去,因為生命對他已經成為難負的重軛,已經不值得留戀,因他實在太痛苦了。甚至他因為絕望無解,開始對神流露出不滿但又極其無奈,只能透過言語發洩心中苦情,暗暗指望上帝能夠給他答案。
—受患難的人為何有光賜給他呢?
—心中愁苦的人為何有生命賜給他呢?
—神又把他四面圍困,為何有光賜給他呢?

這幾節經文,都在質問上帝,為什麼受苦的人卻仍有生命與光賜給他們?卻不讓他們求死呢?v23是約伯在哀歌中第一次提到神。在撒但的眼中,神是「四面圈上籬笆圍護」(1:10)約伯,但在受苦的約伯眼中,自己卻是被神「四面圍困」(v23)卻找不到出路。約伯的兒女們一下子都死光了,卻留下約伯不想活卻又死不了?上帝豈非故意?約伯心中實在痛苦無解,發出吶喊質問:神似乎太作弄他了。

v25「因我所恐懼的臨到我身,我所懼怕的迎我而來。」這句話的解釋,我們不知道是不是約伯在說他心裏擔心因為自己做的不夠好,就會遭遇逼迫、災難、疾病、痛苦…,臨到他的家人或自己身上。正因為如此,約伯一生活著「戰戰兢兢」,討好上帝,好確保他的家庭安眉居無虞。甚至他不斷為自己的兒女們獻祭守望,深怕兒女得罪神而遭禍。如果真是這樣,那約伯可能就更嘔了,因為他這麼竭力保守靈性與道德,在神與人面前「無可指摘」,勝過超過世上眾人,卻仍無故遭大劫難,甚至比其他人更甚?什麼是「我所恐懼的」、「我所懼怕的」?可能就是害怕他和家人離棄神、遠離神,而遭到禍患。但為什麼他如此盡心竭力,卻仍會遭遇他所恐懼害怕之事?約伯不明白二次的「天庭會議」,也不清楚上帝與撒但把他當作賭注。對約伯而言,他的努力最後沒有果效,他最擔心的家人、財產、健康,卻又一一失去,他心中繼續活在恐懼害怕之中,沒有安息,因為他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做了?所努力的一切都失去了意義。

 

4.今天的回應
包括我自己,我實在不知道有那一個人,不是像約伯一樣,盡心努力想要追求更好的表現,能夠給自己與家人,帶來平安幸福的日子?只是我們可能永遠無法達到約伯的高標準。但就算約伯表現如此完美,卻仍遭受這種不可思議理由的苦難?這就挑戰我們每一個人,為什麼要信主?為什麼要活在世上?我們生存最重要的意義是什麼?只是追求在世上有良好的道德、財富、健康、幸福、兒女…嗎?這豈不是人生最大的目標嗎?約伯記顯然告訴我們在今生之外,更重要的還有永恆的目標,就是「神的國與神的義」。保羅的一生,我們看見他和西拉即使在監獄之中,仍然敬拜讚美神,就已經是超越生死苦難了。讀聖經,要調整我們基督徒的人生觀與價值觀,向神對齊,追求永恆不能朽壞的榮耀冠冕,保羅說的,除此之外,他都視為糞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