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伯記  16:1 ~ 17

16:1 約伯回答說:

16:2 這樣的話我聽了許多;你們安慰人,反叫人愁煩。

16:3 虛空的言語有窮盡嗎?有甚麼話惹動你回答呢?

16:4 我也能說你們那樣的話;你們若處在我的境遇,我也會聯絡言語攻擊你們,又能向你們搖頭。

16:5 但我必用口堅固你們,用嘴消解你們的憂愁。

16:6 我雖說話,憂愁仍不得消解;我雖停住不說,憂愁就離開我嗎?

16:7 但現在 神使我困倦,使親友遠離我,

16:8 又抓住我,作見證攻擊我;我身體的枯瘦也當面見證我的不是。

16:9 主發怒撕裂我,逼迫我,向我切齒;我的敵人怒目看我。

16:10 他們向我開口,打我的臉羞辱我,聚會攻擊我。

16:11  神把我交給不敬虔的人,把我扔到惡人的手中。

16:12 我素來安逸,他折斷我,掐住我的頸項,把我摔碎,又立我為他的箭靶子。

16:13 他的弓箭手四面圍繞我;他破裂我的肺腑,並不留情,把我的膽傾倒在地上,

16:14 將我破裂又破裂,如同勇士向我直闖。

16:15 我縫麻布在我皮膚上,把我的角放在塵土中。

16:16 我的臉因哭泣發紫,在我的眼皮上有死蔭。

16:17 我的手中卻無強暴;我的祈禱也是清潔。

 

 

 

1.經文3遍

 

2.今天默想經文
伯16:4 我也能說你們那樣的話;你們若處在我的境遇,我也會聯絡言語攻擊你們,又能向你們搖頭。
16:5 但我必用口堅固你們,用嘴消解你們的憂愁。

 

3.默想分享
(1)v1~6約伯再一次發言反駁以利法,整個約伯記就是在這樣「你來我往、針鋒相對」中進行,可惜的是話語雖多卻是無益。突顯人的自以為是,自以為有愛心,自以為知識淵博,卻沒有與神與人之間正確的關係,也沒有內在成熟的屬靈生命。約伯指出朋友的發言:
一、一再的重複,老生常談,但是不但沒有安慰,反而令人愁煩;(v1)
二、以利法曾指責約伯滿腹空話(15:2~3),約伯反駁他才是「虛空的言語」(v3)。話語雖多,像是很有學問,但卻是像風一樣,全是空話,還不如不要說話好了。

三、v4~6約伯勸他們設身處地,要有同理心。如果今天角色互換、易地而處,他們會有什麼感覺?如果約伯換成他們,肯定比他們做的更好!約伯在這裡特別講到說:你說要罵罵人,我也可以罵,像你們一樣,不過如果是你們生病了,我會用口堅固你們、我會用嘴來消解你們的憂愁;就是我會做得比你們好。v5按和合本的譯法,約伯表示自己會比三友做得更好,使患難的朋友得堅固;但本節可視作譏諷語(和合本的「但」字應略去),意即約伯也可以說說無關痛癢的話去安慰朋友。但他不會這樣,約伯實際上是說,“如果我是你們,我就不會像你們那樣。我會安慰你們,鼓勵你們。” ──《SDA聖經注釋》v6不管約伯說話或不說話,都無法解決他的憂愁,因為他唯一的指望在乎神。

v7~17約伯反駁以利法的發言,開始又轉向強烈的訴苦,列舉自己所受到的苦難。v7~8他把所有的矛頭指向神:
一、神使我困倦(v7)
二、神使親友離棄我(v7)
三、神抓住我、攻擊我的身體(v8)
四、神發怒撕裂我、逼迫我、向我切齒(v9)
五、神把我交給不敬虔的人(包括這三個朋友)與仇敵,扔到惡人手中(v11),使仇敵怒目看我,打我的臉、開口羞辱我、聚會(聚會原指軍隊集結)攻擊我(v10)
六、神折斷我,掐住我的頸項,把我摔碎,立我為箭靶子(v12)
七、神的弓箭手四面圍繞我,破裂我的肺腑,把我的膽(喻身體的要害)傾到在地上(v13)
八、神將我破裂又破裂,如同被勇士直闖(v14)

(2)結果是:
一、我縫麻布在皮膚上,把角(象徵力量)放在塵土中(v15)
二、我的臉因哭泣發緊,眼皮上有死蔭(v16)

約伯提出上帝對他的各樣傷害,包括身體上的痛苦、精神上受羞辱、人際關係破壞。上帝像兇猛的野獸,毫不留情、極盡能事地攻擊約伯。v17「我的手中卻無強暴;我的祈禱也是清潔。」約伯並非否定自己是罪人,而是指他確信自己這次受苦不是因為犯罪,所以無故受苦才使他越發困惑(19:6)康來昌牧師:「約伯把上帝對他的攻擊講得是非常的強烈,把自己的無辜也講得非常強烈;就是他有膽子這樣講。各位,千萬千萬要記得,這是上帝在撒旦面前為他作見證,現在又攻擊約伯,約伯的身體就是一個見證約伯不是,那叫約伯多痛苦?你自己知道我好,卻攻擊得這麼嚴重;又好像讓我和所有人都知道我真的不好一樣。但我的祈禱是清潔的,我手中沒有強暴。我還是要誠實的說,我是無辜的,最起碼比較、相對而言,我是無辜的。」

 

4.今天的回應
今天世人面對問題的二個極端反應:一個是完全壓抑,閉口不說(很容易生病);一個是不斷找人訴苦,結果引發傳舌,也容易污穢眾人。約伯不管怎樣,他相信一切都是「出於上帝的手」,我們說過這是正確的神學,即使今天很多基督徒故意想要幫神說好話,就像三個朋友一樣,反而被神責備。約伯好像也用強烈的口吻來指責上帝,恐怕今天很多教會也會反對,認為不應該抱怨,只應該感恩讚美!但是對一個遭遇重大艱難痛苦的人,我還是認為像約伯這樣向神傾心吐意,仍是正確的,不管好壞向神傾訴,比起壓抑不說或到處找人亂講,要好得多了。約伯的重點,不是在「心高氣傲的責備上帝」,而是在於「發洩痛苦」與「求神解答、求神安慰」,其實約伯最大的指望,就是求神說話,使他心得安慰。世人再多的話語,比不上神說的一句話。包括我,我們面對問題的反應,往往不如約伯,不是壓抑、或是到處亂講,或是驕傲的責怪上帝…,約伯有值得我們效法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