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伯記  21:17 ~ 34

21:17 惡人的燈何嘗熄滅?患難何嘗臨到他們呢? 神何嘗發怒,向他們分散災禍呢?

21:18 他們何嘗像風前的碎秸,如暴風颳去的糠秕呢?

21:19 你們說: 神為惡人的兒女積蓄罪孽;我說:不如本人受報,好使他親自知道。

21:20 願他親眼看見自己敗亡,親自飲全能者的忿怒。

21:21 他的歲月既盡,他還顧他本家嗎?

21:22  神既審判那在高位的,誰能將知識教訓他呢?

21:23 有人至死身體強壯,盡得平靖安逸;

21:24 他的奶桶充滿,他的骨髓滋潤。

21:25 有人至死心中痛苦,終身未嘗福樂的滋味;

21:26 他們一樣躺臥在塵土中,都被蟲子遮蓋。

21:27 我知道你們的意思,並誣害我的計謀。

21:28 你們說:霸者的房屋在哪裏?惡人住過的帳棚在哪裏?

21:29 你們豈沒有詢問過路的人嗎?不知道他們所引的證據嗎?

21:30 就是惡人在禍患的日子得存留,在發怒的日子得逃脫。

21:31 他所行的,有誰當面給他說明?他所做的,有誰報應他呢?

21:32 然而他要被抬到塋地;並有人看守墳墓。

21:33 他要以谷中的土塊為甘甜;在他以先去的無數,在他以後去的更多。

21:34 你們對答的話中既都錯謬,怎麼徒然安慰我呢?

 

 

 

1.經文3遍

 

2.今天默想經文
伯21: 22 神既審判那在高位的,誰能將知識教訓他呢?
21:34 你們對答的話中既都錯謬,怎麼徒然安慰我呢?

 

3.默想分享
(1)v17~26約伯也不是說好人總是受苦、惡人總是亨通,而是說「不一定」。三位朋友肯定認為義人總是亨通,而惡人總是失敗,但約伯卻看到人的禍福與善惡沒有直接的關係,人生的情況比這更加複雜。比勒達說:「惡人的亮光必要熄滅」(18:5);而約伯則反駁:「惡人的燈何嘗熄滅」(v17)?

v19~21以利法與瑣法都說惡人作惡,會禍及子孫(5:4、20:10),但約伯並不贊同。他認為神若要刑罰,必是直接的,沒有必要是間接的,使兒女受累。因為惡人必須受神懲治,才能彰顯神的公義。但若神的刑罰延遲,禍及子孫,惡人死後才會報應,那有什麼益處呢?惡人根本不會在乎後代遭報(v21)。

v22「神既審判那在高位的,誰能將知識教訓他呢?」本節的意思可能是:神的智慧高深莫測,人若用道德因果律來解釋神的作為,實屬不智。《SDA聖經注釋》─約伯指出神旨意的高深莫測,人類不可能測透和改變神的旨意,這句感慨意味深長。

v23~26惡人可能「至死身體強壯,盡得平靖安逸」(v23),義人也可能「至死心中痛苦,終身未嘗福樂的滋味」(v25);而義人和惡人最後又同樣難逃一死,死亡對每個人的判決都是一樣的(v26):「智慧人和愚昧人一樣,永遠無人紀念,因為日後都被忘記;可歎智慧人死亡,與愚昧人無異」(傳二16)。所以約伯認為人生最後的結局,不是按照善與惡來區分,因為無論是善人惡人,一生安樂或一生憂患,最終人人皆有一死,無人能夠幸免或逃逸,死亡對每個人都是平等的(v26)。

(2)v27~30約伯知道三個朋友不會接受約伯的看法,而會繼續固執己見的要誣害他,定意控訴約伯是惡人,所以才會受苦。約伯舉個例子,例如朋友們會故意刁難問他:「霸者的房屋在哪裏?惡人住過的帳棚在哪裏?」(v28)v29約伯要朋友們詢問見多識廣的過路人是否同意他的看法,因為約伯相信這些人會證實許多義人受苦,惡人興旺的事,就像是:「惡人在禍患的日子得存留,在發怒的日子得逃脫。」

v31指的是那些惡人生前並沒有遭到報應,而這顯然是神允許發生的。這又是為什麼呢?比勒達曾斷言惡人的紀念「在地上必然滅亡;他的名字在街上也不存留」(18:17),但約伯卻看見惡人「要被抬到塋地;並有人看守墳墓」(v32),死後備極哀榮,送殯行列浩浩蕩蕩。「以穀中的土塊為甘甜」(v33節),比喻安然去世。「在他以先去的無數,在他以後去的更多」,指惡人的善終鼓勵更多人的效法,使人更加諂媚惡人,遮眼不看他們的罪孽。

v34「你們對答的話中既都錯謬,怎麼徒然安慰我呢?」約伯的結論是:你們三位朋友的話「都有錯謬」。這不是因為他們的知識不夠,而是因為他們的偏見,使他們成了「編造謊言的,都是無用的醫生」(13:4)。「怎麼徒然安慰我呢」原意是「一口氣(指朋友所談的都是空話)怎能安慰我呢?」

 

4.今天的回應
Blessed  to be a blessing!我們需要先被神祝福,才能成為神手中的器皿,成為祝福別人的導管。一個得勝的人,才能帶領別人經歷得勝;一個連自己都被捆綁虜掠的人,又憑什麼幫助別人得勝?要服事神服事人,倚靠的不是單純頭腦的知識,而是對神親身的經歷帶來生命的突破與成長。這些原則,我們從約伯和三個朋友身上看到更完全的印證。我過去生命沒有經歷破碎之前,服事人都是倚靠宗教律法與知識,結果曾被人當面責備:「你們傳道人都是活在天上,不知民間疾苦。」直到自己經歷許多生活上的艱難與生命上的破碎,加上默想經文帶給自己生命的幫助改變,我才能「重新按著聖靈與真理」來服事,才能稍微被神使用。約伯三友空有理論,沒有生命的經歷,倒不如約伯經歷人生的破碎,反而直到今天,成千上萬的人從約伯身上得到了安慰、鼓勵與力量。分享「煉我愈精」的禱告,成為我們的勉勵:
(一)
你若不壓橄欖成渣,它就不能成油;
你若不煉哪撻成膏,它就不流芬芳;
你若不投葡萄入酢,它就不能變成酒;
主,我這人是否也要受你許可的創傷?

(二)
你是否要鼓我心絃,發出你的音樂?
是否要使音樂甘甜,須有你愛來苦虐?
是否當我下倒之時,纔能謝「愛」的心?
我是不怕任何損失,若你讓我來相親。

(三)
主,我慚愧,因我感覺總是保留自己;
雖我也曾受你雕削,我卻感覺受強逼。
主,你能否照你喜樂,沒有顧忌去行,
不顧我的感覺如何,只是要求你歡欣?

(四)
如果你我所有苦樂不能完全相同,
要你喜樂,須我負軛,我就願意多苦痛。
主,我全心求你喜悅,不惜任何代價;
你若喜悅,並得榮耀,我背任何十字架。

(五)
我要讚美,再要讚美,讚美何等甘甜;
雖我邊讚美邊流淚,甘甜比前更加添。
能有甚麼比你更好?比你喜悅可寶?
主,我只有一個禱告:你能加增,我減少。

副歌:
每次的打擊,都是真利益;
如果你收去的東西,你以自己來代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