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伯記  23:1 ~ 17

23:1 約伯回答說:

23:2 如今我的哀告還算為悖逆;我的責罰比我的唉哼還重。

23:3 惟願我能知道在哪裏可以尋見 神,能到他的臺前,

23:4 我就在他面前將我的案件陳明,滿口辯白。

23:5 我必知道他回答我的言語,明白他向我所說的話。

23:6 他豈用大能與我爭辯嗎?必不這樣!他必理會我。

23:7 在他那裏正直人可以與他辯論;這樣,我必永遠脫離那審判我的。

23:8 只是,我往前行,他不在那裏,往後退,也不能見他。

23:9 他在左邊行事,我卻不能看見,在右邊隱藏,我也不能見他。

23:10 然而他知道我所行的路;他試煉我之後,我必如精金。

23:11 我腳追隨他的步履;我謹守他的道,並不偏離。

23:12 他嘴唇的命令,我未曾背棄;我看重他口中的言語,過於我需用的飲食。

23:13 只是他心志已定,誰能使他轉意呢?他心裏所願的,就行出來。

23:14 他向我所定的,就必做成;這類的事他還有許多。

23:15 所以我在他面前驚惶;我思念這事便懼怕他。

23:16  神使我喪膽;全能者使我驚惶。

23:17 我的恐懼不是因為黑暗,也不是因為幽暗蒙蔽我的臉。

 

 

 

1.經文3遍

 

2.今天默想經文
伯23:10 然而他知道我所行的路;他試煉我之後,我必如精金。
23:11 我腳追隨他的步履;我謹守他的道,並不偏離。
23:12 他嘴唇的命令,我未曾背棄;我看重他口中的言語,過於我需用的飲食。

 

3.默想分享
(1)v1~7約伯對以利法的最後一次回應與前兩次不同,這次完全是獨白,而不是反駁,本章幾乎每句都充滿了「我」。以利法的漂亮話(22:21~30)雖然是老生常談,但卻幫助約伯厘清了思路,並以一篇獨白表達出來。約伯根本不會用違心認罪來交換「平安、福氣」(22:21);相反,他一定要「在祂面前將我的案件陳明,滿口辯白」(v4),因為他越來越確信「在祂那裡正直人可以與祂辯論」(v7),因此不住地鼓勵自己:「不要怕、不要怕、不要怕」—他不再害怕無法與神對話(9:14~20、32),而且確信自己「必知道祂回答我的言語,明白祂向我所說的話」(v5);他也不再害怕神會用「驚惶威嚇」(9:34;13:21)自己,而是相信「祂豈用大能與我爭辯嗎」(v6);他更不害怕自己會被定罪,因為他始終堅信自己「沒有違棄那聖者的言語」(6:10),確信「必永遠脫離那審判我的」(v7)。(參『聖經綜合解讀』)

v8~9約伯多麼希望可以求告神,但神顯然向他隱藏起來,使約伯無法找到神。神向人的隱藏,是一種熬煉、忍耐與試驗,因為一個人看不到盼望,是更苦的事。

(2)v10「然而他知道我所行的路;他試煉我之後,我必如精金。」約伯的話語裏面有時候因為受苦而有很多的情緒反應,但也有聖靈充滿的時候,就像這句話一樣。約伯在聖靈的啟示裏面,相信他一直都在神的手中,神也一直掌管他的每一個腳步與命運。至於發生這一切的事,都是「試煉、試驗」,目的是「使約伯的生命成為精金」。羅8:28~29「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使他兒子在許多弟兄中作長子。」、雅1:2~4「你們落在百般試煉中,都要以為大喜樂;因為知道你們的信心經過試驗,就生忍耐。但忍耐也當成功,使你們成全、完備,毫無缺欠。」苦難不是目的,而是手段,是過程,神的目標,永遠都是我們被塑造有一個成熟的生命。

v11~12約伯聲稱自己一直遵守神的律法,跟以利法的指控相反:「我腳追隨他的步履;我謹守他的道,並不偏離。他嘴唇的命令,我未曾背棄;我看重他口中的言語,過於我需用的飲食。」而約伯的見證是真實的,因為上帝印證這一切,不像以利法是蓄意毀謗。

v13~17康來昌牧師:「雖然我這麼看重、這麼遵行祂的話,祂定意要罰我,我有什麼辦法?因此我就更怕了;如果我這麼遵行祂的話,祂還讓我受這麼多的苦,神使我喪膽、全能者使我驚惶。我的恐懼不是因為黑暗,也不是因為幽暗蒙蔽我的臉,是因為神直接的在攻擊我。也許我們生活中也常常有這樣的艱難,但讓我們不要灰心,繼續的持守。」

 

4.今天的回應
信仰的道路,絕不是一條「以自我為中心」的道路,而是放下自己,完全「以神為中心」的屬靈天路。許多基督徒不明白這一點,所以與神的關係始終處在「霧裏看花」、「似即若離」的光景,始終處在「屬靈巨嬰」的可憐光景。這是因為人不明白,人的老我罪性,在信主之後並未離開,而是需要經歷「試驗熬煉」,在上帝的打碎重塑中,才能不斷的「長大成熟」,越像基督。約伯難能可貴的地方,除了他堅決不肯離棄神;在聖靈的感動中,他仍然相信:「然而他知道我所行的路;他試煉我之後,我必如精金。」、「我腳追隨他的步履;我謹守他的道,並不偏離。」、「他嘴唇的命令,我未曾背棄;我看重他口中的言語,過於我需用的飲食。」即使過程中仍有苦難與艱難,但是信心的道路,支持我們「忍耐到底,終必得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