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伯記  24:1 ~ 25

24:1 全能者既定期罰惡,為何不使認識他的人看見那日子呢?

24:2 有人挪移地界,搶奪群畜而牧養。

24:3 他們拉去孤兒的驢,強取寡婦的牛為當頭。

24:4 他們使窮人離開正道;世上的貧民盡都隱藏。

24:5 這些貧窮人如同野驢出到曠野,殷勤尋找食物;他們靠著野地給兒女糊口,

24:6 收割別人田間的禾稼,摘取惡人餘剩的葡萄,

24:7 終夜赤身無衣,天氣寒冷毫無遮蓋,

24:8 在山上被大雨淋濕,因沒有避身之處就挨近磐石。

24:9 又有人從母懷中搶奪孤兒,強取窮人的衣服為當頭,

24:10 使人赤身無衣,到處流行,且因飢餓扛抬禾捆,

24:11 在那些人的圍牆內造油,醡酒,自己還口渴。

24:12 在多民的城內有人唉哼,受傷的人哀號; 神卻不理會那惡人的愚妄。

24:13 又有人背棄光明,不認識光明的道,不住在光明的路上。

24:14 殺人的黎明起來,殺害困苦窮乏人,夜間又作盜賊。

24:15 姦夫等候黃昏,說:必無眼能見我,就把臉蒙蔽。

24:16 盜賊黑夜挖窟窿;白日躲藏,並不認識光明。

24:17 他們看早晨如幽暗,因為他們曉得幽暗的驚駭。

24:18 這些惡人猶如浮萍快快飄去。他們所得的分在世上被咒詛;他們不得再走葡萄園的路。

24:19 乾旱炎熱消沒雪水;陰間也如此消沒犯罪之輩。

24:20 懷他的母(原文是胎)要忘記他;蟲子要吃他,覺得甘甜;他不再被人記念。不義的人必如樹折斷。

24:21 他惡待(或譯:他吞滅)不懷孕不生養的婦人,不善待寡婦。

24:22 然而 神用能力保全有勢力的人;那性命難保的人仍然興起。

24:23  神使他們安穩,他們就有所倚靠; 神的眼目也看顧他們的道路。

24:24 他們被高舉,不過片時就沒有了;他們降為卑,被除滅,與眾人一樣,又如穀穗被割。

24:25 若不是這樣,誰能證實我是說謊的,將我的言語駁為虛空呢?

 

 

 

1.經文3遍

 

2.今天默想經文
伯24:18 這些惡人猶如浮萍快快飄去。他們所得的分在世上被咒詛;他們不得再走葡萄園的路。
24:19 乾旱炎熱消沒雪水;陰間也如此消沒犯罪之輩。

 

3.默想分享
(1)v1約伯從自己的遭遇,轉向關注周圍的世界,約伯詢問:神為何不訂定一個時間來審問一切恃強淩弱的人,刑罰罪人,為正直的人伸冤?神一定已經定了這個審判的日子,但為什麼不讓正直人知道?─《啟導本約伯記註釋》

v2~12描述了當時社會上種種惡人當道、社會不公、窮人受欺的悲慘光景。v2~4窮人受惡者欺淩壓迫,包括被惡人挪移地界、侵佔產業、無路可走;v5~8描述窮人的慘狀:困苦流離、食不得飽、無衣蔽體、居無定所;v9可能指把兒女當作抵押品,或以兒女為奴償還債務;v11可能是窮人苦工進到惡人的圍牆內造油,醡酒作苦工,卻什麼也得不著。v12這些受苦的人唉哼哀號,但上帝卻不理會,好像並沒有做什麼事。約伯三個朋友為了維持上帝的公義,誣告約伯是這樣的不義;約伯為了申自己的冤,也誣告上帝也是這樣。

v13~17本節開始新的一段,約伯又指另外一批惡人。他提到殺人的兇手(v14)、姦夫(v15)和盜賊(v16),他們的罪行都是在黑暗的掩蓋下滋生。他們「不認識光明的道」,不但反對白晝,也反對理性,良心和律法的光。他們不接受任何道德上的約束。──《SDA聖經注釋》他們所行的,都是神賜給以色列人的律法所嚴令禁止的。既然如此,神為什麼不立刻施行報應呢?(v1)

(2)從v18開始約伯好像又轉到認同朋友的論點,就是同意惡人雖然興旺,但神會繩之於法。這與前半段的論述相反,所以有學者懷疑是版本抄寫錯誤,這段並非出自約伯之手?或是其他的問題,為何看來有些矛盾?我們不清楚。但也有學者認為並沒有什麼矛盾,就是約伯還是有信仰、還是知道神賞善罰惡、很公平、這些惡人會怎麼樣,但他看到還是有太多的情形,神保守了這些惡人。我們的答案總是:在這世間,神也會有有限度的審判、也有有限度的祝福。當然有限度仍然是公平的,只是我們看不出來、看不清楚,而一定有把一切都得直的最後的審判。(參康來昌牧師)

v22~24《聖經精讀本》─ 本文表明惡人發旺也只有在神的認可和主權之下才有可能成為事實,強調了神對人類歷史的絕對主權。惡人的亨通取決於神的護理,這句話決不意味著神積極地認可或幫助惡人的行為,而是強調了在遭遇苦難與得享亨通的這一點上,惡人與義人毫無區別。

v25《SDA聖經注釋》─約伯要他的朋友駁斥他的看法。他覺得自己有人生實際經驗的依據,是他們無法反駁的。

 

4.今天的回應
太11:6「主說:『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為什麼我們會因主跌倒?就像耶穌曾對吃餅得飽的群眾說過:「不要為那必壞的食物勞力,要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勞力…」,結果所有的群眾「一哄而散」,只留下了12個門徒。耶穌問他們是否也要離去?彼得說了一句亙古名言:「在祢有永生之道,我們還跟從誰呢?」上帝在我們身上所做的工作,是「永生之道」,是存到永恆的基業。為這個緣故,神會在我們生命中作許多「打掉重練」、「塑造生命」的功課,就像在約伯身上的經歷,許多人不明白,就會「跌倒、離棄、不信了」。但是明白真理的人,就會「忍耐到底」,好像農夫忍耐等候地裏的出產一樣。神並不是迎合世人的需求,講我們喜歡聽的,做我們喜歡的事,而是為了永恆的生命,我們必須信靠忍耐。只是神的智慧:「父阿,天地的主,我感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因為「在天國的,正是這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