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伯記  27:1 ~ 12

27:1 約伯接著說:

27:2  神奪去我的理,全能者使我心中愁苦。我指著永生的 神起誓:

27:3 我的生命尚在我裏面; 神所賜呼吸之氣仍在我的鼻孔內。

27:4 我的嘴決不說非義之言;我的舌也不說詭詐之語。

27:5 我斷不以你們為是;我至死必不以自己為不正!

27:6 我持定我的義,必不放鬆;在世的日子,我心必不責備我。

27:7 願我的仇敵如惡人一樣;願那起來攻擊我的,如不義之人一般。

27:8 不敬虔的人雖然得利, 神奪取其命的時候還有甚麼指望呢?

27:9 患難臨到他, 神豈能聽他的呼求?

27:10 他豈以全能者為樂,隨時求告 神呢?

27:11  神的作為,我要指教你們;全能者所行的,我也不隱瞞。

27:12 你們自己也都見過,為何全然變為虛妄呢?

 

 

1.經文3遍

 

2.今天默想經文
伯27:6 我持定我的義,必不放鬆;在世的日子,我心必不責備我。

 

3.默想分享
經文背景:本章分為三個部分。一v1~6約伯為自己的正直辯護,以及他決心忠心到底;v7~12他責備他的對手;v13~23回到神如何對待惡人的話題,承認他們終必受到懲罰和滅亡。

(1)v1~6本章相當於約伯在神法庭上的宣誓,神是法官,而三位朋友就是控告他的「仇敵」(v7)。約伯首先起誓自己絕不說謊(v4)、他堅定自己的立場,持定他的義,斷然否認自己有罪(v5~6)。約伯相信他的受苦並不是因為生活上有什麼「隱藏之罪」帶來的結果,而是從神而來。同時他也確信,有一天神會把事情顯明。既然約伯與人辯論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他就只能對神起誓、死不認罪:「我斷不以你們為是;我至死必不以自己為不正」(v5)。

7~12約伯論及他的仇敵與攻擊他的人(v7),一般認為這仇敵是指他的三個朋友,因為他們根本不像朋友,盡說一些虛妄的話(v12)來攻擊他,卻沒有提供任何安慰或指引。雖然雙方都把臨到約伯的苦難看成是神的作為,但是雙方對此事的解釋完全不同,約伯甚至求神懲罰他們因誣告所應得的罪,可見他心中的忿怒不平,願他的仇敵,也就是攻擊他的朋友,如惡人遭報(v8~10)。他要對他的朋友們指教全能者的作為(v11),但他又質疑,這些朋友不是都看見過全能者的作為嗎?為何還會說這樣空虛的話?(v12)

 

4.今天的回應
聖經忠實的呈現人「真實的一面」,不管是大衛,或是約伯,神並沒有「美化」他們,而是真實反映了人的光景。其實約伯在約伯記一章之前,一直是一個「人生勝利組」,不管在任何一方面,都是幾近完美,更是世人汲汲營營追求的「成功典範」,包括今天的基督徒,不也是在追求「約伯成功的人生」嗎?敬虔屬靈、財富地位、家庭幸福、健康長壽、公義正直、非凡的影響力…。但是世人所追求的,卻非神所看重的,神更看重的,是「不斷開發、塑造人屬靈的生命」,使之越加貴重,如精金一般。約伯在痛苦中,與大衛在苦難中,傾心吐意,同時也把 「自義」的渣滓傾吐出來,讓神用試煉的烈火可以煉淨,成為更加完全的器皿。這個完全不是外面的,而是我們裏面「屬靈的生命」。神在我們生命中的工程,是一生的,使我們「追求完全,像天父完全一樣。